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倒踩在天坑窟窿的西索斜倚着,薄唇轻抿勾出似笑非笑的弧度,一根手指缠绕的线吊挂住滴血的脑袋。

  “不要被愤怒冲昏头脑呦,往那里看!”

  西索好心的提醒猿飞日斩,小拇指俏皮的勾指向那圈漩涡。

  话音落下,

  仿佛是为了验证西索的话语,漩涡中一道道人影冲出来,乱糟糟的重复着同一个意思:“鬼要出来了!”

  “嘿~”

  西索倚在半空朝底下的观众鞠躬谢幕,身体弯曲成弓形倒扯着上空拉拽,眨眼间就消失在猿飞日斩的视线里。

  窟窿状的天坑之上,大批忍者飞奔而至,却见一道妖娆的人影腾空跃出,身形鬼魅宛如吐丝吊悬的蜘蛛从眼前一晃而过。

  “西索!”

  卡卡西眼尖,当即指认出那是西索,同时瞥见对方指尖竟吊着颗狰狞的人头,那人头好似牵拉的风筝随着西索的摇摆在空中左晃右荡。

  人头的面孔很眼熟,少了圈绷带,少了颗眼珠子,但的确是志村团藏无疑。

  “西索手里的人头是团藏!”

  卡卡西震惊,他可算明白刚才为何一直瞅不到团藏的身影了,然后他从巨大的窟窿里往根部底端眺望,当即就看见穿着作战服的火影大人就在底端,正如临大敌的看向跟前的一个破碎匣子。

  而匣子周围则是零散的肢体残骸,粘稠的血液凝固成黑色,在地上绘出死亡的图案,阐述着刚才在此间发生的残忍。

  这下面又发生了什么?

  卡卡西没有选择去追击西索,而是尽快往下跑去火影身前,迈特凯则收到卡卡西的眼色单人追击向西索。

  “火影大人这里究竟是....”

  卡卡西扫过地上的残尸断臂,周围一个个根部与暗部尽管竭力抑制着喘息,但,他们的呼吸都透出难掩的惊恐与愤怒。

  “别说话!”猿飞日斩脸上没有往日的慈善,声音冰冷的像刀茬子,溢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盯着漩涡中探出的一只纤细的手掌。

  苍白色泛着冰冷的手指缓缓的伸出来,拉住漩涡的侧缘朝旁边猛然一扯,“嘶啦”宛如布帛被撕裂的声音中,漩涡裂开一道触目惊心的口子,裹满鲜血的足衣迈步而出,踩在了现世的血毯上。

  “空气的味道都变了,少了些我熟悉和喜欢的味道,唔....还有那股我厌恶的气息似乎也变得稀薄了!”

  “怎么说呢?”

  “我有点迫不及待的想把这个世界改造回我熟悉的样子!”

  冷幽的声音像一洌冰水浇灌过心田,让每一个听到声音的人都不自觉的感到身体在冒着寒意。

  “这里发生了什么,她是谁?”某外村忍者出声询问,打断了鬼舞辻无惨的出场白。

  “我不喜欢有人打断我说话!”

  鬼舞辻无惨声音没有一丝波澜,但身形却骤然消失出现在那名忍者身后,手指变形成一柄镰刀,从左至右切割断后者的脖颈。

  尸体笔直的朝前栽倒,一颗人头平平的端在镰刀上,无知的眼睛甚至还惊悚的上下颤动了两下,才完全死掉。

  “人活在世上,应该懂得遵循礼貌和规矩,不然顶上的脑袋还不如拿来当花盆种栽植物!”

  鬼舞辻无惨眼神淡漠,话里的含义却叫人不寒而栗,她一抖手,漆黑的镰刀便甩掉血液重新变成干净冷白的手。

  周遭一圈的忍者瞬间后撤着散开,惊疑不定的看着她那只手,后脊背一阵往外冒寒气。

  那只手,

  什么鬼玩意儿?

  血继限界?

  旗木卡卡西悚然的盯着鬼舞辻无惨,对方身上的气息给他一种极为阴冷的感觉,就好似面对的不是一个活人,而是一具行走在人间的尸体。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疑问,但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整件事情说来话长,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联手将她重新封印回极乐之匣中!”

  猿飞日斩在脑海中组织了一下语句,朝后来赶到的忍者说道。

  “封印班,动手!”猿飞日斩余光扫过已经抵达的封印班冷喝一声。

  “四紫炎阵·封!”

  东西南北四角出现的封印班忍者联手结印摁在地面,紫色的火焰从地上浮现,液体一样连绵成四方镜子,将整个空旷碎裂的房间都笼罩在其中。

  “只有杀了她,或者封印她回极乐之匣,四紫炎阵才会解封!”

  猿飞日斩对着所有被笼罩在其中的忍者狞声道,

  “打开极乐之匣是志村团藏犯下的错误,但他已经死了,我身为火影,必须替他挽回这个错误!”

  “.....”头颅迎风吹的志村团藏哑口无。

  “她是何人?”卡卡西一头雾水,猿飞日斩话语的信息量太大。

  “她不是人!”猿飞日斩一字一顿道:“她是鬼,封印在极乐之匣里的鬼,她是鬼舞辻无惨!”

  对于鬼舞辻无惨,猿飞日斩知道的也就这么点信息,他全都说出来了。

  现场哗然,一众忍者感觉跟听了个天方夜谭的故事似的,脑子都宕机了,如果不是说话的人是火影,刚才整个木叶又到处都是狰狞的怪物作为铺垫,现在到处还都弥漫着血腥味,他们指不定要哄堂大笑,以为木叶在编故事呢。

  “她的确不是人!”

  日向日足走出来,白眼一圈血管狰狞,他声音带着一丝颤动:“那具看起来像是人类的皮囊下面是迥异于人的构造,里面有7颗心脏,5颗大脑!”

  7颗心脏!

  5颗大脑!

  这....绝逼不是人类啊!

  “你们想要重新封印我?”鬼舞辻无惨忽然轻笑一声,“哪怕过了1千年,人类还是从来认不清自己啊!”

  她身上陡然爆发出阴森恐怖的气息,头顶的木簪崩碎,黑色的长发无风自动,丝丝缕缕的黑气从体内渗透而出,阴森的鬼气混合着死神的灵压交融成一种诡异的,恍如实质的阴影在他身后浮现出来。

  阴影像是黑色的火焰般在焚烧,又像是无数鬼魂在其中挣扎着扭曲,一颗又一颗血液沉淀凝固的眼珠子从那里正怨毒的看向所有人。

  然后,

  猛然间全部盯住日向日足,“你刚才是用这双眼珠子在偷窥我?”

  日向日足浑身僵在原地,顿时感觉从身体到灵魂都被冻结住了似的,无尽的恶寒像是潮水般淹没掉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