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第91章 不可匹敌的

小说: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作者:坟头老树 更新时间:2021-07-16 12:32: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冷白纤细的手臂猝然绷紧,凸起的肌肉诡异扭曲,像是缠绕的弹簧在收扯挤压,又像是钢筋绞索在回勒旋转。

  一条条,一根根,宛如恐怖的巨蟒在吞吐着力量!

  两张卡牌 装备的叠加下,[义骸 鬼躯]具有高达66点的力量属性,加持上着肌肉非人的操纵蓄力,鬼知道这一拳砸下去,究竟能爆发出多么骇人的破坏力。

  “从未目睹过天空之人也敢妄称回天?!!”

  淡漠的声音透过回天,恍如天空卷惊雷,日向日足就看见眼前的查克拉圆罩好像被震出水波荡漾,无形透明的[天]荡起一层层的涟漪波纹。

  随后,这波纹瞬间扩散,轰隆隆,回音好似怒海潮涌,惊雷霹雳,连绵不绝,一道道裂痕浮现,就恍若他支起的[天]在崩碎。

  一只恐怖扭曲的手掌拍碎天落入下来,五指重重的按入日向日足的胸膛,速度之快宛如一道黑色的闪电。

  噗的一声破响!

  日向日足胸前溅起大片的血液,肋骨一片片凹裂,紧接着,整具身体四面开花,炸裂崩碎的血肉一下就飞散在空中,恍似一阵血雾乍起乍落,把四周躲闪不及的忍者也一并笼罩进去。

  炸碎的肌肉,骨块,旋转喷溅成扇形的区域,然后便是连续的噗噗噗的声音,几个忍者被打成筛子,破洞窟窿状的尸体倒飞出去,撞在四紫炎阵上,被烧成灰烬。

  速度太快!

  恍如刹那被皮筋抽拽百米突进!

  力量太凶残!

  号称绝对防御的回天一触即溃,连尸体都炸成渣滓了!

  旗木卡卡西猛的收住脚步,心脏坠沉至底谷,鬼魅的速度 凶残的力量 恐怖的再生力 层出不穷的诡异能力,这就是鬼吗?

  怎么感觉跟外面那些畸形丑陋庞大的怪物,完全不是同一个物种啊!

  “我如果打中她,她可以再生复原,但,若是她打中我一下....”旗木卡卡西看着那滩炸碎的血泥,喉结不自觉的上下蠕动了下。

  被四紫炎阵罩的忍者面色剧变,不约而同的抽身暴退,躲到角落,尽可能的远离中间那个沐浴在血雾中的鬼。

  猿飞日斩眉头越锁越紧,鬼的可怕超出他的想象,而且这显露的还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原想拿人命来填死鬼的打算似乎行不通,日向日足都一个照面就尸骨无存了,剩下的那些忍者,无论是根部暗部还是外村来的,剩下的人中又有几个人的实力能强过日向家的族长的?

  鬼舞辻无惨面无表情的扫过躲远的忍者,对于这群有幸目睹鬼降临的第一目击者,她会仁慈的留他们一条活命的。

  当然,

  对外的理由得稍作加工!

  “这个燃烧的方阵,是你们给自己钉好的棺材么?”鬼舞辻无惨美眸扫过四紫炎阵,认真道:“太简陋了,如果你们想要棺材,我可以把这个破匣子留给你们。”

  猿飞日斩狞着眉头,心中不得不下了一个沉重的决定,他举手对封印班比出一个手势。

  四紫炎阵消散撤掉。

  “木叶便犯下的错误,理当由木叶来承担,这只鬼就由我猿飞日斩重新封印,你们都躲远一点!”

  猿飞日斩眼睛死死的锁定住鬼舞辻无惨,苍老的声音回荡着已然存有一丝死志了,

  “卡卡西,若是我不幸战死,就令长老团传回自来也继承火影的位置!”

  卡卡西满脸震惊,还想说什么,却看猿飞日斩眉头重新舒展,脸上紧皱的褶子又松垮下来,露出往日里的平静沧桑道,

  “树叶飞舞之处,火亦生生不息....这句话我念了一辈子,临到头却终于有机会自己来践行了,可这机会却也是我一时贪念酿成的苦果,好在,我还可以用生命挽回这个错误!”

  卡卡西似乎听明白了什么,他欲言又止的咬了咬牙,转身从头顶的窟窿跳出去,只站在窟窿边缘低头往里小心的观望。

  阴暗铺满残渣血肉的破房间,头顶是断茬的树根从窟窿里吊着,断截的水管参差不齐,锈黑的水滴顺着管子滴淌落下。

  滴!

  嗒!

  猿飞日斩身子朝前压低,后腿猛地一蹬,整个人近乎贴地一窜而起,人就到了十几米外,紧跟着双脚踏地,两条腿肌肉绷紧涨破裤腿露出青筋暴凸的血管,整个人飞扑如电,出现在鬼舞辻无惨一步之距。

  他脚下急停腾空,躲开一条匹练抽射来的镰刀,身体在空间瞬间化作三道,同时飞速结印,手指连成残影。

  火遁·豪火龙之术!

  雷遁·轰雷!

  水遁·水龙弹!

  火龙咆哮气浪蒸腾扑咬而至,雷电锐利化枪直捅胸膛,水龙冰冽如刀割裂喉咙。

  三轮杀机同步而现,瞬发毕至,笼罩住鬼舞辻无惨的周身要害,好似下一秒就要将其活生生撕碎掉。

  “敢冲到跟前杀我,人类,你想过自己要怎么死么?”

  鬼舞辻无惨轻笑,站在原地不动,胸膛肩膀突兀变形裂扯,张牙舞爪的镰刀轮转如风,瞬间将火龙扯成碎片火苗,同时一道道无形的念气随着镰刀的舞动,画作一张分割的网将水龙罩住凌迟成残渣。

  鬼舞辻无惨胸膛更是突兀间绽放出一朵骨花挡住雷枪,然后恍如食人花般朝前吞咬。

  火苗,水花,雷光环绕在鬼舞辻无惨四周,安静的垂落向地面,眼前的三道猿飞日斩被咬撕碎变作白雾。

  地面炸开,一只手破土而出,狠狠攥住鬼舞辻无惨的右脚踝,将其一把拉拽向地里。

  4周地面化作泥沼翻滚成浪盖涌过来,同时一根粗长的棍子挟着泥浆悍然怼向鬼舞辻无惨的下巴。

  “玩泥不脏么?嗯?”

  鬼舞辻无惨脸色微变,眉头浮出一抹怒意,脚底朝下狠狠一跺,泥沼地面荡出剧烈的波纹,顿时像是浪涌退潮一般朝后翻砸坠去。

  沛然的灵压从鬼舞辻无惨身上涌出来,这灵压被鬼气晕染出阴森的黑色,随着他朝前一指。

  破道四·白雷!

  明明应是白色的了雷束却映出墨汁般的黑色,化成一束从指尖射出,重重的点在那根捣来的棍子上。

  沛然的巨力撞在棍子上,刺目的电弧像是无数黑蛇嘶鸣着缠绕上棍子,疯狂的咬噬向持棍的手.....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