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第105章 审讯,死神?

小说: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作者:坟头老树 更新时间:2021-07-16 12:32: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木叶。

  今夜一堆人永眠,还活着的却无人可眠。

  审讯室内。

  赤木森和猿飞日斩又一次“会晤”了,距离上一次私密交谈才过去短短半天,依旧是一间紧闭的屋子,只有他们两...1.5个[人]。

  赤木森赤裸着上半身,脊背胸口缠裹一圈绷带,一道触目惊心的疤口在绷带下面,不时的在1号的挤压控制下溢出点血。

  “西索他就是个疯子啊,我怎么可能知道他想干什么,我差点就死在他手里了!”赤木森咬牙切齿的向猿飞日斩控诉着西索的暴行,和自己的险死还生。

  因为情绪过于激动愤怒,扯动的伤口把后背的绷带都润得鲜红。

  “志村团藏被西索杀了,他为什么要杀团藏?”猿飞日斩一口一口的嘬着烟斗,脸上的皱纹挤成了一团疙瘩。

  “团藏死了?”赤木森嘴巴张开o型,咽了口吐沫道:“我不知道,就像我不明白他为何要杀我一样。”

  猿飞日斩沉默,换了一个问题继续问道:“极乐之匣的许愿传说为什么是假的?草忍村为何要欺骗木叶?”

  “草忍村没有欺骗木叶啊,这一切我们原本是打算瞒着木叶做的,是你们想办法从西索那里打听来的啊。”赤木森很愤慨,且憋屈的吞吐道:“我没骗你,我最后告诉过你,极乐之匣有另一个版本的传说的!”

  “....”猿飞日斩差点把烟斗嘴给咬碎。

  是的,

  你好像是这么说过,

  我....!

  赤木森咽口吐沫,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猿飞日斩那张老脸,生怕对方一口气堵在嗓子眼儿,背过气去。

  “鬼的传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猿飞日斩把烟斗从嘴边拿开,嘴里吐出几块碎渣,现在已经可以确认鬼成真了,他不得不信了,他想从赤木森口中听到更多的跟鬼有关的内容。

  赤木森迎上猿飞日斩要杀人的目光,硬着头皮道:“草忍村高层间世代流传着极乐之匣的传说,所有人都相信打开极乐之匣就能够许愿,只有少数人知道,极乐之匣还有另一个版本的传说,但也从来没有人相信,只当这是个谣传,我其实也没有相信过。”

  “怎么谣传的?”猿飞日斩一字一顿。

  “极乐之匣是封印鬼的,千万不要打开!”赤木森回答道。

  “没了?”猿飞日斩恨极,如果当初,赤木森这么告诫,那他还会....打开啊!

  “因为是谣传,所以没人信,也就渐渐的没人说了,就是这一句,哦,对了,谣传中封印鬼的是死神。”

  赤木森仔细的回忆着说道,

  “对,原话连起来是,死神把鬼封印到极乐之匣里了,人类千万不要打开!”

  鬼,

  死神,

  人类!

  短短一句话里包含三个物种,两个都不是人....吃过一次亏的猿飞日斩,这一回不敢再不当回事,他得细细品。

  因为鬼出现了,所以先暂且假设这句话是真实的,那么,鬼和人指代现在都很清楚,唯独死神又是什么?

  白衣、青面、卷舌、短匕!

  尸鬼封尽!

  猿飞日斩脑海中浮出死神的面孔,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如果是这死神曾经将鬼封印入极乐之匣的,那现在,鬼舞辻无惨和自己理应都化作死神肚腹中的口粮了。

  结果是,自己年轻了10岁,鬼舞辻无惨大摇大摆的离开了,离开前还阴阳怪气的嘲讽轻蔑,他当时怎么说的来着?

  “你管这东西叫死神?我怕你死后的灵魂会被镇压在忏罪宫里,生生世世不得超生啊!”

  “人类,你的创意表演胆大妄为取悦了我!”

  “居落于天之顶端的死神何时理会过云端之下的挣扎,何况区区人类的乞求!”

  一句句鬼鬼语从猿飞日斩脑海中掠过,他当时完全听不懂,但此刻联想到赤木森口中的这句话,他顿时福至心灵,智慧在脑浆中翻滚沸腾:“不是尸鬼封禁的死神,鬼舞辻无惨口中提到的死神和赤木森这句话里的死神,才是同一个!”

  线索对上突然间对上了!

  猿飞日斩陷入头脑风暴,内心则掀起惊涛骇浪,有种恐怖的猜想在他心中若隐若现,但他却无比的抗拒自己继续深挖思考下去,他害怕自己忍学构建的世界观会彻底崩溃掉。

  赤木森闭上嘴巴,他从猿飞日斩身上嗅到了抑制不住的杀意,三代目火影现在对自己动了强烈的杀机。

  “他是信了我的话,所以要杀自己;还是没信我的话,才要杀自己?”赤木森感觉脑子有点不够用。

  猿飞日斩大有深意的看着赤木森,眼中的杀意越来越强烈,但最后,他没有选择动手,而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因为,

  西索那个疯子还活在外面,草忍村来的其他几个忍者,也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唯一被他们活捉控制的竟然是草忍村的领导人。

  猿飞日斩脑子内疯狂转动,他深呼出一口气,心里有了决断,转身离开审讯室。

  一墙之隔的另一间屋子,隔着单透的镜子观察着审讯室内的藤谷走出来,他身后还跟着几名根部的审讯专家。

  “怎么样?”猿飞日斩问道。

  为了消除赤木森的警惕,他们没有进入审讯室内给赤木森压力,而是隔着镜子默默的观察着赤木森。

  “心脏跳动的频率,查克拉的波动,以及面部表情的变化来看,他应该没有说谎。”几名根部成员得出的统一结论。

  “这些都可以伪装,最好的办法还是直接对他的大脑直接搜窥!”藤谷冷声提议道。

  有一些忍术是可以直接窥视脑内记忆的,缺陷就是搜窥之后的人很可能就变成疯子和痴呆了。

  “不,这样就足够了,木叶和草忍村都是鬼事件的知情者和受害者,应当结成盟友,互相帮助以应对未来忍界的变化。”猿飞日斩看了一眼藤谷,将这位冷酷且办事利索的根部干部记住了。

  “那其他的那些忍村成员要怎么处理?”一名根部成员问道。

  “还有多少人活着?”

  “24人,大部分在那些怪物的攻击中都丧生了,只有砂隐村的四人完好,其他小忍村或多或少都有死伤成员。”

  “他们对整件事并不全然知情,只按照他们自己看见的很可能会在心里编排出各种关于木叶的阴谋论,如果放任他们离开,忍界之后很可能会陷入各种版本的谣传,不利于忍界的和谐和稳定!”猿飞日斩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只有砂隐村同为五大国,是木叶可以信赖的盟友。”

  “我明白了,根部会处理好这件事的。”藤谷领会了猿飞日斩的暗示,转身快步带着一群根部成员朝外面走去。

  ps:想要一只鬼,可以....嘿嘿嘿,码字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