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草忍村最高领导人赤木森回来了,带着和木叶签署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得意洋洋的回来了。

  木叶以为可以通过这份条约把草忍村绑在自己的战车上,成为自己的附属村,但在赤木森看来,这条约上每一个字都代表着木叶满满的诚意,木叶这根本就是加入了草忍村的朋友圈嘛。

  辉夜奈见高度称赞了赤木森的办事能力,并为他颁发了一只小蜗牛,赤木森心满意足的返回草忍村本部,按照会长和木叶的双重指示,下达了对叛忍西索的s级通缉令。

  而且做戏要全套,草忍村当天便派出了一只追杀小分队,拿着西索的照片满世界追踪缉杀去了。

  赤木森给追杀小队下达的指示是,拿不到西索的人头就不用回村子了,这份决心值得木叶追杀宇智波鼬的小分队学习!

  鬼灯城内。

  经过一周的精挑细选,从一堆红眼珠子里挑出品相最好的6颗眼睛后,涅茧利给黑死牟完成了换眼手术。

  手术并不复杂,甚至黑死牟自己就可独立完成,但这背后透出的会长的信任,和尊重科学的仪式感,就让涅茧利非常欢喜。

  同样的,摘掉绷带后眨着六颗写轮眼的黑死牟,也从这个过程中感受到了奈见会长对自己充满人性的关怀,这是曾经的鬼舞辻无惨大人从没有给过他的温暖。

  如果有游戏面板的数据化提示,那么,涅茧利和黑死牟的忠诚度应该双双得到提升了。

  同时,

  黑死牟和涅茧利缔结下了跨越物种的信任和友谊,一个恶鬼和一个死神成为了一对好朋友,在鬼灯城内,他俩经常形影不离,出双入对,让市丸银感觉自己都被冷落了。

  涅茧利从不掩饰自己想要解剖黑死牟的念头,黑死牟非常大方的让涅茧利在自己身上变着花样的解剖实验。

  每一次解剖实验后,涅茧利脑海中奇怪的知识都得到提升,黑死牟的身体也会得到一些奇怪的开发和改造。

  各取所需,友谊的小船越来越牢固,市丸银每一次都会抽空来观看实验,而每次结束都会笑眯眯的跟黑死牟提议虚化改造。

  黑死牟每一次都断然拒绝,作为恶鬼,他最讨厌市丸银这种充满关切与善意的正派笑容,他跟这个死神不是一路[人];他还是更新喜欢和信赖涅茧利这种夸张变态的反派笑容。

  所以,黑死牟也从不在温和的卯之花烈眼前晃,那张充满母性慈爱的脸,让他浑身不自在,心里怪发毛的。

  这就是鬼灯城内每一天的日常,也是奈见会长非常喜欢的组织内部的和谐氛围。

  这段时间里辉夜奈见每天都是待在房间内完成他的剧本创作,关于忍界的后续故事,他已经从最初的19版扩充到37版了。

  埋头码字,精耕细作,在不出去表演导戏的时候,辉夜奈见表现的就像是一个勤勤恳恳且人畜无害的小编剧,这种人,谁舍得怀疑他是个幕后黑手呢?

  辉夜奈见让狱长无为把鬼灯城顶层全部扩建打通,变成了他的独立卧室和书房,宽阔的一面面墙壁上都打造了书架,书架上摆着他每一份手稿剧本,每一版都用精致的书皮封装起来,书架上面还零散的放着几张碟片,那是他的下属把他导演的一些戏份给录制下来了。

  “任重而道远啊!”

  辉夜奈见写完第三十八版剧本停笔,伸了个懒腰,看着四周成环形摆满屋子的书架,心里给自己定下了一个小目标,“等有一天把这书架上都堆满,就可以安排一场展映会,邀请忍界的某些幸运观众来参观了。”

  把第38版剧本,封订装好插入书架,辉夜奈见拿起放在门口的浅打,推开屋门朝外走去。

  顺带一提,这浅打某天晚上似乎托梦给自己,自报了姓名,但辉夜奈见全然没听清,也没记住。

  辛劳的创作完成了,辉夜奈见决定出门切换一下节奏,一个好的编剧 导演 幕后黑手=辉夜奈见,就是得学会合理的安排自己的时间分配,劳逸结合,他该出门采风了。

  目的地他7天前就定好了——音忍村!

  门口,一脸亢奋激动的涅茧利,笑眯眯的市丸银,慈笑的卯之花烈,眨着六目冷酷的黑死牟已经提前等候多时了,还有扛着摄像机的花藤悟和鬼相楠。

  “涅茧利,你手里拿着张人皮干什么?”辉夜奈见狐疑地看着涅茧利。

  “我把大蛇丸的那具遗蜕重新缝补好了,我想着到时候要拿走他那么多东西,总不好两手空空的上门拜访,得给他留下点礼物才合适。”涅茧利回答道。

  奈见会长喜欢给朋友送礼物的癖好,涅茧利已经察觉到并牢记在心里了,他提前为辉夜奈见贴心的准备好了。

  “唔....你想的很周到!”

  辉夜奈见恍然大悟,咧嘴一笑,整张脸肉眼可见的变形成鬼舞辻无惨的模样,门口跟随出发的众[人],也都早就换好了装束,从怀里掏出定制好的鬼月面具戴在了脸上。

  听,

  面具落下的声音,

  是鬼在呼吸!

  ......

  滴答...

  滴答...

  滴答...

  水滴声在阴暗的通道中回荡着,逼仄的蜿蜒向黑暗中,宛如一条巨蟒曲折的食道,阴冷而潮腻。

  几条花斑的蛇盘缩在角落吞吐着蛇信子,给这条通道更平添几分阴森,通道的尽头是一扇铁门,铁门后是一间设备齐全的实验室,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影站立着,手里正捏着一管提取的血液。

  旁边的实验台上躺着一具被开胸剖腹的尸体,4周的木架上堆满瓶瓶罐罐,那些透明的玻璃里浸泡着各种器官组织,甚至,在某些一人高矮的培养罐里有泡着半死不活的人。

  “事情怎么样了?”

  邪异惨白的脸孔,金色纵长的竖瞳跟毒蛇一样冰冷阴森,那人一边用手术刀在尸体上剖拉着,一边抬起半边眼眸看向推门而进的人,声音嘶哑的问道。

  推门而进的人戴着个兜帽,面容遮蔽在兜帽里,只有实验室的灯光在眼镜片上折射出的冷光。

  “木叶答应了大蛇丸大人的条件!”兜帽下的声音温和的回答道,“算算时间,木叶的队伍应该已经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