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匹练的红光闪耀,漆黑的刀身与森白的刀刃参差呈锯齿状,诡异的甩动如鞭,就像是一条狰狞的蜈蚣,又如一条扭曲的蛇,猝然间割裂狂风,锯齿刀刃嗜血的啃噬掉一块块新鲜的血肉。

  苦无被刀刃绞碎,扑杀而至的根部成员呈扇形倒飞而出,一个个胸口衣服碎裂血肉模糊,白森森的骨头和撕裂的肉口狰狞骇人。

  阿散井恋次并非嗜杀之[人],他只是封印在时间的长河中太久了,久到魂魄中的霉味儿需要用鲜血来洗刷。

  蛇尾丸在咆哮!

  熟悉而陌生的呼吸,熟悉而陌生的身体,熟悉而陌生的世界,一切都不一样了,但鲜血弥漫在空气中的味道,还是一样的!

  阿散井恋次放肆的大笑,疯狂的舞动着蛇尾丸,节肢一样绵延的刀身在空中咆哮,刀刃延伸的索链在空中摆动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

  一地重伤的根部成员骇然的看着空中不断伸缩蜿蜒的刀,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奇诡的刀,就仿佛真的是一条蛇被那人挥舞着择人而噬。

  瞬间,

  根部一回合就被清场。

  暗部从树林里激射奔跃而出,挡住阿散井恋次的刀....旗木卡卡西双手攥着苦无,苦无上电弧嘶鸣,他头皮发麻的死死盯住半空中盘旋舞动的刀。

  像是回应卡卡西的祈祷一般,根部与大蛇丸的交易真的出现意外了,但他内心没有丝毫高兴,反而狠狠的坠沉入谷底。

  蜿蜒如活物狰狞的刀,盘旋在头顶,给他带来极度危险的感觉,但更令他骇然失色的是另一道踩在蛇躯之上,漠然安静的身影。

  “是那副画卷上的[人],那13道身影中的那个!!!”

  卡卡西有幸也参与了木叶高层的会议,虽然他全程没说过话,但,那副画卷里的内容他是仔细看过的。

  那画卷里的内容是无头怪最深处的记忆,而那个[人]则是,无头怪记深处最恐惧的....朽木!

  卡卡西只知道这半个名字!

  “竟然出现了?”卡卡西内心掀起惊涛骇浪,“画卷中的人,不,应该说无头怪记忆中的人出现了!”

  以一种让卡卡西猝不及防,但又似乎合乎情理的方式,降临到了他眼前的现实里。

  猝不及防是因为,事先无声无息,木叶还没有给那卷画的内容彻底下定论,更无从得知去哪里寻找对方,而对方就突然出现了;

  合乎情理是因为,那画卷是无头怪的记忆,那[人]因无头怪而来,现身于此本就是应有之理啊!

  “这东西伤了木叶很多人的性命,我虽然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但你们如此不由分说的就要将其抢走,未免太霸道了些吧?”

  卡卡西内心万分忌惮警惕,虽然是质问的话语,但明显能听出话里的示弱和企图讲道理。

  强者是不会指摘弱者霸道的!

  这是弱者独有的权力!

  朽木白哉漠然的瞥了一眼卡卡西,眼神冰冷彻骨,四目对视的瞬间,卡卡西就感觉整个人的躯壳似乎被看透了似的,那目光直窥灵魂,让自己的灵魂都差点被冻结。

  冷,

  刺入灵魂的冷!

  “你的眼神告诉我,你见过我?”

  虽然是疑惑的语句,但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笃定,旗木卡卡西遍体生寒,就在他心头警钟大作,仿佛嗅到了死亡拂过耳鬓的呼吸声时,朽木白哉的收回了视线,表情淡然,似乎对这个问题并不追究和好奇。

  同样,

  旗木卡卡西也没有从朽木白哉口中得到任何的回答和情报,这是一个绝对寡,孤高,冷漠之[人]!

  如果,对方那张人皮底下真的是人的话!

  朽木白哉冷眼看向无头怪,戴着白色指套的手掌对准过去,恐怖的灵压凝聚成束,化作一道道雷束刺穿无头怪的身体。

  无头怪惨嚎,身体被洞穿出千疮百孔,内里镶嵌的钢钉崩碎弹落出去,它一边吃痛嚎叫,一边不敢怒也不敢的等待身体重新愈合,老老实实的爬起来,朝朽木白哉身后走去。

  “雷?”

  旗木卡卡西嗅着空气中焦灼的味道,远处的树木,崖壁都被洞穿出黑孔,他再看向自己手里鸟雀嘶鸣一般的电弧,喉结下意识的蠕动,咽了口吐沫。

  “抢走?”

  阿散井恋次嗤笑一声,手腕轻轻一抖,蛇尾丸咆哮着朝卡卡西当头砸下,卡卡西连忙躲开,地面被钩出一道道深浅不一的口子,碎石崩溅。

  “本就是朽木队长豢养的恶犬,跑出去犯了错,自然要捉拿回去教训,可轮不到一群愚蠢的现世之人来....”

  “恋次!”

  阿散井恋次还欲再说,被朽木白哉冷声制止,后者尴尬的挠下头,手腕一扬,蛇尾丸宛如巨蟒抬头,狰狞的节节刀刃对准卡卡西等暗部。

  “让开,这是最后一次警告!”阿散井恋次杀气腾腾的说道。

  “木叶已经把货给我了,这东西现在可是属于我的,我可是对它很感兴趣,没打算让给任何人!”

  阴森嘶哑的声音插入进来,在旁听了一阵的大蛇丸饶有兴致的舔舔嘴唇,他看得出来卡卡西对这两位不速之客颇为忌惮,这中间似乎藏着一些他不清楚的隐秘。

  大蛇丸表示很感兴趣!

  隐秘勾起了他的好奇,而无头怪更是他已经收下货的实验素材,谁也甭想拿走!

  不止如此,

  那两人若是与这[鬼]有相关联系,那说不得也得把这两人一并留下来才好!

  大蛇丸很贪心也很自信,人心不足蛇吞象,他就是那条蛇本蛇!

  大蛇丸阴森冷笑,双手猛然结印按压在地面,汹涌澎湃的查克拉涌动钻入地面,地面宛如泥浆般蠕动翻滚,一条条粗壮毒蟒破土而出,蛇身冲天直立,密密麻麻的像是无数矛刺扎向朽木白哉,无数蛇头疯狂的吞吐剧毒的蛇信子,腥臭的毒牙咬噬向朽木白哉的全身各处。

  朽木白哉虽然一直未曾出手,但大蛇丸几乎不假思索,就锁定朽木白栽才是更危险的那个人物。

  他来解决朽木白哉,那个看似凶残挥刀杂耍似的家伙交给卡卡西,事后,他可以分一个活口让卡卡西带回木叶。

  大蛇丸动手的瞬间给了卡卡西一个眼神意会,后者狠狠的咬牙,他没得选,悍然扑杀向阿散井恋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