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而更幸运的是,我们恰好可以让这些美以更精彩的方式,在这个世界呈现出来!”

  辉夜奈见是发自真心的感慨,有一种崇高的使命感,这应该就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意义吧!

  导演与世界的羁绊?

  ——让世界更精彩!

  “能够跟随在会长身后,目睹和见证这个世界的美,也是我等的荣幸!”众[人]互相对视一眼,发自内心的异口同声道。

  幕帘上的美好正在众[人]的见证下播放着....

  “还记得我曾经告诉过你么?”

  “活着本身没有任何意义,不过继续活下去,也许会碰到有意思的人和有意思的事,就好像你遇到那朵花,而我遇到你!”

  大蛇丸看着挣扎彷徨的君麻吕,那张英俊冷酷的面容上布满扭曲的血丝,眉心两点殷红如血,一道竖裂之痕散发着邪恶的气息,他毫无顾忌的朝君麻吕走去,同样英俊冷酷的面孔勾出邪异的弧度,

  “君麻吕!”

  “鲜血是否就是你如今生存下去的意义?”

  “回答我!!!”

  大蛇丸从袖口中伸出惨白的胳膊,漆黑的指甲对着胳膊轻轻一划,就拉出一道鲜血淋漓的口子,他抬起来横举放在君麻吕的鼻口之间,任由鲜血的芬芳刺激着君麻吕。

  君麻吕挣扎着张开嘴,森白整齐的牙齿透着冰冷,丑陋而贪婪的口水顺着唇角淌落成晶莹的线珠,

  “鲜血!”

  “不!”

  “我是君麻吕,我是君麻吕,我是君麻吕啊….我活下去的意义只有一个,就是成为大蛇丸大人的容器!”

  君麻吕从喉咙中发出嘶嚎,他嗅着鼻息间的血液芬芳,舌头似乎已经品尝到了垂涎的血液,于是他嘶嚎着一口将自己的舌头咬断,任由喷涌的鲜血在口腔中流转,涌荡的血腥味儿弥漫在唇齿间。

  那是属于他自己的血!

  他就算喝干自己的血,也绝不会让牙齿沾到大蛇丸大人的血,因为对于君麻吕,大蛇丸大人才是他存在的唯一意义和全部价值。

  君麻吕记起来了,记起来夜色下的那个漆黑色的手杖,仿若用鲜血割裂成两截的手杖,还有那张精致邪异的脸。

  鬼舞辻无惨!

  是这个名字,把自己变成了鬼!

  “大蛇丸大人,我被变成鬼了!”

  君麻吕凭借强大的意志,抑制住内心对鲜血的渴望,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大蛇,张开满是鲜血的嘴唇,内里断截的舌头已经重新生长完好,兴奋而笃定道,

  “我可能无法成为大蛇丸大人的容器了,但大蛇丸大人可以解剖研究我,这具身体里或许藏着,大蛇丸大人希望窥探到的通向永生的秘密!”

  红莲在背后看着头皮发麻,饶是身体已经得到了某种她不理解的奇怪改造,已经不惧寒热,但她依旧感觉到脊背上爬满寒意催生的鸡皮疙瘩。

  大蛇丸伸出舌头轻轻舔舐掉胳膊上淌出的血,苍白的脸孔印着被鲜血染红的唇,他发出嘶哑而病态的笑,然后缓缓转身看向身后的红莲阴仄仄道:“你觉得我应该解剖君麻吕么?”

  红莲站在原地如遭雷亟,半晌,才硬着头皮结巴道:“大蛇丸大人,其实我的身体也....”

  红莲最终也决定向大蛇丸大人坦白,自己的身躯在昨夜被那个[鬼]男侵犯的可耻回忆!

  墙壁上贴着的细菌无声无息的坏死,化成一块真正死寂的墙皮,悄然间脱落掉在黑暗的地上。

  森林中的树荫下,吊挂的幕帘在风中垂落,化成斑驳碎裂的菌毯,融入进泥泞的地面,四周观看的人影早已消失无踪....

  卡卡西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出现在一个陌生禁闭的房间里,但自己好像被区别对待了。

  为什么我浑身肌无力,被锁链缠锁靠在冰冷的铁门上,而同样是木叶出来的藤谷,则很贴心的被提供了一把椅子舒服的坐着,手脚似乎也没有得到限制,手里还端着一杯热腾腾的茶。

  “你终于醒了!”藤谷的生物钟告诉自己,外面天都应该已经黑了,卡卡西竟然才醒过来。

  “这是哪里?”卡卡西皱眉问道。

  “我猜是大蛇丸的某处秘密基地。”藤谷很平静的回答道。

  “….”卡卡西回忆起昏迷前的一幕幕,尤其回忆起大蛇丸的花式操作,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

  大蛇丸突然开团!

  大蛇丸使用大蛇流替身术遁出了战场!

  大蛇丸把昏迷的自己绑回了他的秘密基地!

  可能是被注入了高剂量麻醉的后遗症,卡卡西感觉脑子有些不够用,他感觉自己昏迷时,可能错过了许多重要的片断。

  戴着面具的药师兜推门走进来,他看了一眼醒过来的卡卡西,不由分说的便掏出针管插入卡卡西的脖颈,重新补了一剂麻醉。

  “….”卡卡西死死瞪大眼睛,试图将这个戴面具男人的身形轮廓牢牢记在心里,心里面则是默默问候了大蛇丸十八辈祖宗。

  因为藤谷的嘴巴已经被撬开,木叶所掌握的关于[鬼]一些机密情报,药师兜都已经知悉了,所以卡卡西这块硬骨头就没必要啃了,可以让他从头睡到尾的离开音忍村。

  就当是做了一场噩梦吧!

  梦醒来的时候,他就应该回到温暖的木叶里了。

  “我送你们离开。”药师兜召出两条巨蟒,一条将昏厥的卡卡西再度吞入腹囊,另一条则将平静着并不反抗的藤谷同样吞入肚腹中。

  “记住我们的交易!”藤谷被巨蟒吞入前,冲药师兜冷冷的说了一句。

  “当然,藤谷部长!”自以为勾引出藤谷深藏于心底的野望的药师兜笑着回应。

  “又是一个认不清自己能力的蠢物!”药师兜在心底冷笑,操控着两条巨蟒借着夜色离开音忍村的地界。

  平躺在蛇腹中的藤谷嘴角同样咧开阴险的弧度:“一切都在遵照奈见会长的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这条蛇终究是吞下了所有的毒饵,嘿~希望他有朝一日知道真相的时候,能够承受的住吧!”

  两条巨蟒在地上游动的轨迹看似是被药师兜操纵着,但实际上,早有[人]提前为这条蜿蜒的轨迹规划好了一切….

  一切奈见会长在暗中给予的馈赠,都早已给未来标好了价格!

  ——忍界之暗·藤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