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将人类转化为鬼!

  只需要一滴血。

  这是何等恐怖的能力啊,简直像是可以无限增殖的细菌或病毒,只需要一个最开始的源头,就可以,或者说有可能把整个世界都改造为鬼的国度!

  大蛇丸暗自心悸,好在鬼似乎没有这种疯狂的打算,可能是存在某种制约和限制,亦或者是种族的优越感,再或者如君麻吕所,绝大多数的人类都是无法承受鬼血的改造的。

  那么,

  按照这个逻辑来逆推,是不是可以推导得出一个猜测——所有的鬼,其实最初都来源于最初的第一个。

  结合君麻吕和木叶那边的情报对应分析,这个最初的鬼应该就是,从极乐之匣里解封跑出来的那个——鬼舞辻无惨!

  以上,

  其实都不是大蛇丸最感兴趣的内容,最令他心动的是隐藏在这些信息背后的一条暗线。

  即:

  最初的那个鬼,究竟从何而来?

  鬼是自然诞生的物种?

  还是,人造后天的变异产物?

  如果说世界上所有的鬼,其实都来源于同一个,翻译过来也就是说,所谓鬼的物种,其实根本就是鬼舞辻无惨自己创造的后裔族群,他是最初的鬼,也才是真正唯一的鬼!

  一个鬼,就创造和代表一个物种?

  这符合规律逻辑么?

  大蛇丸深深的思考着,他甚至不用忍学来探讨鬼的存在,而是尽可能跳出忍学的框架,用一种严谨,缜密的逻辑来思考,还原这一切最初的样貌!

  大蛇丸倾向于后一种可能性:鬼是人造的后天变异产物,也就是说,最初的鬼是由第一个自我转化的人变成的,那第一个人就是——鬼舞辻无惨!!!

  大蛇丸感觉自己可能无限接近了真相。

  “那么,鬼舞辻无惨是如何从人变成鬼的呢?”大蛇丸想要窥见的是这个奥秘。

  这个奥秘通向永生!

  大蛇丸在鬼的身上看到了这种可能性,如果能刨除掉阳光致死的弱点,那么,鬼就是他梦寐以求的永生模板!

  当然,

  不是成为鬼舞辻无惨的附庸,变成失去自己意志和自由的傀儡,而是….

  成为一个能够行走在阳光下的,同样最初的鬼!

  大蛇丸在实验日志上新写下了两个研究课题,《阳光致死性的原理和消除办法》,《人与鬼的最初转化》。

  思绪稍微飘的有些遥远了,大蛇丸按捺住心中的亢奋,不管如何,他至少从鬼的身上已经看到了永生的方向。

  想要实现这两个课题,一是靠实验研究功来攻克其中的难关;还有一种则是,直接从鬼舞辻无惨口中的得到答案。

  大蛇丸舔舔干涩的嘴唇,实验室被鬼洗劫一空的抑郁颓丧似乎都一扫而空了,毕竟,对方也绝对不可能料到,被其转化为鬼的君麻吕,竟然能够恢复人性和理智,从而将许多关于鬼的机密泄露给了自己!

  至于鬼舞辻无惨为什么要转化君麻吕!

  大蛇丸倒没有怀疑太多,这就和他在雾隐村相中君麻吕捡回来是一个道理,区别只在于,他是把君麻吕带在身边,悉心培养;而对方似乎是选择随意放养的方式,等待君麻吕成长到足够的高度才召唤回身边。

  这说明鬼血的束缚奴役,可能远比自己想象的更牢固,而君麻吕能够挣脱,就更加难能可贵,也必然是超乎鬼舞辻无惨的预料;

  另一方面则同样说明,鬼舞辻无惨的残忍和随性,转化君麻吕成为鬼可能只是对方一个随意的举动,对方全然不在意被自己转化后的鬼,之后会面对什么处境,是否能够安然的活下去。

  生与死,

  都不在鬼舞辻无惨的考量范围内,

  活着成长下去,才有可能在未来被他重新注意到,从而召唤回自己的身边;而死了,则更无需在意,不过是浪费了一滴血而已。

  自负,残忍,随性,高傲….大蛇丸在脑海中给素昧谋面的鬼舞辻无惨贴上一连串的负面标签。

  “还剩下两个疑惑则是,鬼为什么要搬空自己的实验室,鬼也搞科学研究么,他们想研究什么?”

  大蛇丸原本想不明白这个问题,毕竟鬼搞科研,说出去就很违和,但他现在似乎就有些了悟了,既然最初的鬼很可能也是由人转变来的,而且又有着阳光致死这一恐怖的缺陷,那么鬼搞研究的目的也就很明晰了。

  鬼舞辻无惨必然也不甘心于只能行走在夜色中吧。

  无论多么恐怖诡异的生物,一旦畏惧阳光,那么可以用来制约和杀死他的手段就太多了。

  毕竟,

  太阳永恒悬挂在天空啊,每天俯照的范围和时间都是那么令鬼绝望!

  大蛇丸眼瞳露出阴森的光芒,鼻音嘶哑,从喉咙中发出病态的笑声,现在的自己恐怕是整个忍间唯一知悉鬼存在致命弱点的活人。

  一座实验室。

  换来一个绝密的独家情报,再附送一个变成鬼的君麻吕!

  血赚不亏!

  大蛇丸脑子疯狂的转动着:“那个叫黑死牟的鬼请求鬼舞辻无惨转化君麻吕,是期望君麻吕能够成长为十二鬼月的候补。”

  十二鬼月,根据从藤谷那里挖来的情报,大蛇丸能够推断出这应当是能够贴近鬼舞辻无惨,直接受其支配和控制的12名鬼。

  如果能够帮助君麻吕成长到那个高度,不是成为十二鬼月的候选者,而是直接取代其中的一个鬼月,从而渐渐得到鬼舞辻无惨的信任和器重。

  大蛇丸心中隐隐浮现出,一个针对[鬼舞辻无惨]的庞大计划的雏形,若是能够做到那一步的话,那或许距离他新课题的实现也就不远了吧。

  这个计划很庞大,也很复杂,但若是能够成功,那惊人的回报…大蛇丸光是想想,吐出的呼吸都变得炙热急促了。

  这个计划得慢慢的构想和施行,在此之前,大蛇丸需要搞清楚另一件事情,关于自己的遗蜕为什么会被鬼带来自己的实验室?

  那件遗蜕他自己检查过,有缝补和改装过的痕迹,明显是被拿去做过什么事情。

  但送还回来的时候又给复原了,这就很令人心里瘆得慌啊!

  鬼对自己的遗蜕究竟做了什么?

  一具遗蜕,

  能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