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这张人皮也算作黑绝取回的战利品。

  他这几天没事,就反复揣摩这字句背后透出的语境含义,试图理解,这编造的话语背后真正想要传达暗示的深意。

  第一句:

  我的时代不会就此终结,我会铭记住这份屈辱,总有一天我会回来,我不会再卑躬屈膝,乞求一个容身之所,我要铸造一个世界,一个匍匐在我脚下的世界!

  ——鬼舞辻无惨

  黑绝声音饱满富含感情色彩的背诵着第一句话,然后阴仄仄道:“这是第1句话,落款的署名就是鬼舞辻无惨,乍听起来似乎很可怕,但仔细揣摩不过是复仇者的宣誓,是一种败家之犬的自我安慰和无能狂怒!”

  晓组织的成员默不作声,也不知道是听明白了,还是阅读理解实在不过关。

  “这句话很容易引申出一个暗示,鬼曾经是在向谁卑躬屈膝,乞求一个容身之处!”黑绝冷笑一声,“答案就藏在第2句话里!”

  第二句:

  并没有人一开始就立在天上,

  不论是你或是我,就连神也是,

  但这天之王座的空窗期也要结束了,

  从今以后,由我立于顶端!

  “这句话没有落款署名,但字里行间都充斥一种胜利者的宣判,写下这句话的人在标榜为神明,不….”

  黑绝下意识瞥了一眼站在中间顶端的那对轮回眼,一字一顿道:“应该说,他甚至标榜在神明之上!”

  黑绝非常善于操弄人心,他尤其了解[佩恩]的心理活动,如果只是单纯讲鬼故事,[佩恩]很可能不会感兴趣。

  但,

  加上这句话就不同了,

  两个同样自称要与神明比肩的[人],

  又恰好都掌控着两个隐藏在水面之下的恐怖组织,

  妄图在背后操控世界的未来....

  “我严重怀疑,写下这句话的人就是将鬼舞辻无惨囚入极乐之匣的人,准确的说,是在他编造的故事里是这样的,而这个未落署名之人,应该就是真正操控护庭十三番的幕后黑手!”

  这番话,

  黑绝在内心打磨了很久了,他一边说一边盯着始终淡漠的轮回眼,他就不信背后的长门听到这番话,心里还能保持从容平静。

  行业竞争的氛围扑面袭来,就算真的是神明,也得竞争上岗了!

  甚至这第二句话完全可以当作一封向全行业发送的挑衅书,翻译过来就是:天之王座的顶端只能坐下一个位置,管你是台前傀儡,还是幕后黑手,管你扮人,扮鬼,扮神....留给你们的时间都不多了!

  佩恩转动脖子,眼神漠然的瞥向黑绝,圈圈密布的轮回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山洞内的空气似乎都变得压抑沉闷。

  “黑绝,你的建议呢?”[佩恩]伸手,印着字的人皮倒扯吸入他掌心,被其随手攥成粉碎扬洒在空气中。

  愚昧狂妄的凡人,岂敢挑衅神明?

  [佩恩]对护庭十三番的存在提起了一丝兴趣,他很想知道,写下这句话的人,未来当期直面自己这双神明的眼睛时,是否还敢口出狂!

  “铲除鬼,铲除这个组织,让世界尽快重新回归到既定的正轨,以免晓组织未来的计划受到干扰和阻碍!”黑绝说道。

  一直旁听的,戴着螺旋纹面具的[阿飞]适时插话提议道:“晓组织接下来的招新,正好就可以以猎杀鬼和护庭十三番的成员,作为加入组织的资格测试。”

  “你们的看法呢?”[佩恩]环视组织成员。

  “难得出现这么有趣的组织,真的要展开针对性的猎杀吗?感觉让他们继续存在,也许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呢?”迪达拉有些不满的抱怨,那则鬼故事编的很有艺术感,他喜欢这种有浪漫艺术气息的组织,不希望这个组织就此消亡,甚至一度产生了叛变另投的念头。

  “.....”黑绝额头青筋暴凸。

  好在其他的成员也已经习惯了迪达拉的不着调,没人会认真搭理他。

  “我没有意见,暗中操作得当的话,或许还可以拿他们的人头去各个忍村领取悬赏金。”某个扭曲的虚拟投映中传出来贪婪嘶哑的声音。

  “鬼故事的真假不论,我倒真的很对鬼的躯体感兴趣,如果能制造成傀儡....”阴森嘶哑的笑声,从某个石墩上趴伏缩拢在黑袍里的身影中传来。

  “那就如此决定下来了!”[佩恩]下达结论,然后继续问道,“大蛇丸是不是又没来开会?”

  “我通知到他了!”黑绝答复道:“大蛇丸总是以实验正处在关键阶段,缺席会议和拒绝组织派遣的任务。”

  “把那条死蛇留在组织里也只是空占位置,这次招收新成员,正好可以找人取代,把他剔除出去。”缩拢在黑袍中的身影,扬起一张狰狞可怖的面孔眼中密布着杀机。

  赤沙之蝎和大蛇丸不和,前者想把后者制造成傀儡,后者想把前者解剖研究,在组织里几乎就是公开的秘密。

  “新成员的人选,你们有推荐的目标么?”[佩恩]开展下一个话题。

  短暂的沉默。

  [阿飞]缓缓吐出一个名字:“木叶s级叛忍宇智波鼬,亲手手刃屠戮了全族,我跟他有过接触,他对于晓组织的宗旨和目标很感兴趣!”

  黑绝同样缓缓吐出一个名字:“干柿鬼鲛,雾隐村剩余的忍刀七人众之一,号称人形尾兽,实力非常强横,我可以想办法策反他加入晓组织。”

  “飞段,自称为邪神的信徒,是我在上个任务接触认识的,我推荐他加入晓组织。”角都说道。

  “还有人选么?”[佩恩]默默的记下这些名字,不置可否。

  “魔术师——西索!”

  忽地,

  三道声音异口同声的吐出同一个名字,说话的三个人分别是黑绝,[阿飞],赤砂之蝎。

  黑绝跟[阿飞]隐晦的对视一眼,不明白赤砂之蝎为何会举荐西索,而后者只是说了个名字后就不再吭声了。

  [佩恩]也没有多问,他不在乎成员之间各自的小心思,于他而,在这双轮回眼之下,没有人可以逃脱得了他的掌控。

  “鬼和护庭十三番都在哪里?”[佩恩]漠然的问道,这是本次会议的最后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涉及到如何布置新成员的测验!

  “....”黑绝额头溢出一滴冷汗。

  他最近也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但诡异的是,自从木叶一别后,护廷十三番和鬼就双双消踪匿迹,真仿若就根本不存在一般,他愣是一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