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要怎么做?”[阿飞]问道。

  “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要是被护庭十三番察觉到给掐断了就不好了,暂时先不要打草惊蛇,我已经派出大批白绝将草忍村从地底包围了!”黑绝发出阴仄仄的笑声。

  对于护庭十三番这个组织的作风,黑绝在脑海中也逐渐勾出了认知轮廓。

  该组织但凡现身,就是要搞大事件、大场面,台前搅弄风云,恍似要让整个世界都围着他们翩翩起舞;而该组织一旦隐匿,就是在策划大阴谋,大谎,幕后沉寂消失,似乎要让整个世界都难以窥寻到他们的踪迹。

  一前一后,

  就像是天空的正反两面,

  动时掀起惊雷暴雨,让天地变色;静时却又苍蓝静谧,寂静的融入进世界,任谁也很难将这二者联系成一物!

  但黑绝知道,护庭十三番要的恐怕不只是搅风弄雨,他们编造神话传说,创造物种,这是妄想将天穹给整张换掉啊!

  必须要将他们给揪出来铲除掉!

  黑绝眼中露出早已在暗中看穿一切的睿智,他已经抓住了护庭十三番不小心露出的小尾巴,现在要做的就是耐心的等待,顺藤摸瓜把护庭十三番从藏身之处给一把拽扯抖落在阳光之下。

  论及藏,

  这忍界有哪种生物能是白绝的对手,

  黑绝对他麾下的万千白绝抱以绝对的信心!

  .....

  大有问题的草忍村。

  一颗森白凝聚的眼球镶嵌在镜子里,镜子上黏满厚重的菌毯,将整个村子的地上地下都映照的一清二楚。

  地面上每条街道,每个角落的墙体上,都好似因为湿润的空气,长出了[苔藓]类的植物,一块块斑驳分散在草忍村,甚至还顽强的钻入进地底里,那是涅茧利制造的菌毯监视器。

  这面嵌入白眼的镜子,则是他租借给赤木森的,报酬则是地上这一具具光秃发白的尸体。

  此刻,

  漆黑的地底无声的游动着白色的蜉蝣生物,一截截扭曲怪状的猪笼草趁着夜色悄然浮出地面。

  猪笼草诡异的张开,钻出来一颗白秃秃的脑袋和身躯,猪笼草顶穿泥土上黏连块苔藓,掉落沾在头皮上。

  “探查草忍村的异常?!”

  白绝·303已经连续探察草忍村很多天了,在他看来,草忍村内最大的异常就是——今年村子里的猪笼草格外茂盛。

  往年时节,

  草忍村这种落魄的只能缅怀历史荣光的小忍村,哪里会生长这么多猪笼草,黑绝脑子是不是抽筋了,竟然派遣那么多的白绝潜伏入草忍村的地底。

  简直离谱!

  原本宽敞可供遨游的地底,现在就挤满了惨白的影子,关键是还一个个都长得差不多。

  白绝·303擦掉头上的苔藓,抬眼就远处的墙根也有一截猪笼草正在冒头,一个蠕动的白色身躯爬了出来,露出了一个光秃秃的似曾相识的脑袋。

  像是照镜子一样,两个白绝挥手打招呼。

  然后,

  一只鞋底从天而降像是踏碎豆腐一样,白秃秃的脑袋轰然炸碎,稀泥似的血浆碎肉爆溅了一地。

  白绝·303僵硬的转动脖子,就看见自己脖颈处缠上了一把锋利的镰刀,镰刀后连着恐怖的肉筋,肉筋背后则是拉丝状的肩膀,肩膀上一颗脑袋正龇着牙挤出冰冷瘆人的冷笑。

  “没有感觉到有活人接近啊?”

  白绝·303费解,他确定自己没有感知到有活人在这附近,才敢大胆的从地底探出头颅的。

  哧!

  鲜血沿着脖颈浮出一圈血线,脑袋骨碌碌一滚摔落在地上,花藤悟捡起脑袋和断截的尸体冲着一旁搞得血肉模糊的鬼相楠冷声道:“不要弄得这么脏,清理起来很费劲儿的。”

  “有什么关系?叫1号让人来清扫就可以了。”鬼相楠捡起残破的尸体,手掌精准的插入尸体的胸膛,内里传来磨牙咀嚼的声音。

  花藤悟则抑制住内心进食的冲动,将断头的尸体用针线缝合好,在地上随意的拖着。

  这具尸体,将连同堆在停尸间里那十几具白绝尸体,一半要押送回鬼灯城里的实验室,向涅茧利番队长支付租金报酬;另一半则要运送向木叶隐村,作为草忍村送给木叶的礼物。

  一堆长相基本雷同,恍似复制分裂一般的尸体,突然摆在火影的面前,一定会非常震撼吧。

  然后,

  草忍村最高领导人赤木森,就可以忧心忡忡的汇报草忍村的现状,将遭受某个恐怖组织威胁的情况一并传达上去,并顺理成章的请求木叶派出一队武力进驻保护草忍村了吧。

  同时,

  也加深了两村之间的信赖和友谊,为将来更进一步的合作奠定下坚实的基础,完美!

  ......

  外面是艳阳高照,蛇肚里是黏黏糊糊的,阴飕飕的凉意带着股腥臭味儿,卡卡西转醒过来,用苦无从里面割裂开蛇腹,骨碌一下爬了出去。

  血液和苦胆汁水混着黏液糊着全身,卡卡西好一阵干呕,狼狈的看着被剖腹的巨蟒尸体。

  死了已经有一阵儿!

  “不是死于内部剖腹?!”卡卡西狐疑地看向旁边,不远处果然还躺着一具蟒尸,肚腹被拉开巨长的口子,里面的黏膜都被暴晒脱干了。

  “是藤谷!”

  卡卡西脑补出一幅画面,大概半日前,藤谷早于自己从蛇腹中醒来,同样剖裂开蛇肚爬出来,然后将运载自己的这条巨蟒给钉死在地上,然后就放任自己在蟒尸里继续沉睡着....

  “他就不担心自己在死蛇尸体里给憋死了么?”卡卡西面罩都是苦腥味儿,脸色铁青发黑。

  这是同村忍者能干出来的事儿,藤谷不当人啊!

  卡卡西肺腔都快气炸了,他猜得出来藤谷这么做的用意,无非就是先一步返回木叶,向火影汇报和解释此次的任务。

  “呦,这不是卡卡西么,看起来在人生的道路上又迷路了么?”

  略显轻佻的调侃声从身后传来,穿着茶色服红外褂,脚踩木屐,头顶戴着“油”字护额,一头森白乱发男人脸上风尘仆仆,嘴角勾着一抹粗犷的笑意。

  卡卡西猛然转身,看向身后的男人,眉角顿时舒展,木叶三忍之一的自来也终于要回村了。

  “要新版的《亲热天堂》么,能帮助你在迷途中找到前进的方向,噢哈哈哈!”自来也结印张口喷出清水,冲刷干净卡卡西身上的脏污,顺手将一本精壮的签名书塞进后者怀里。

  “卡卡西,不要阴丧着脸,能从蛇腹中爬出来,也是一件人生路上的趣事啊!”自来也哈哈大笑,豪放的笑声驱散了空气中一切的阴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