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第133章 雾隐村藏得可真深啊

小说: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作者:坟头老树 更新时间:2021-07-16 12:32: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烟雾缭绕的办公室里。

  自从身体年轻了10岁,猿飞日斩烟也抽得更狠了,毕竟肺腔已经证明过自己能行了。

  “无头鬼丢了?”猿飞日斩眉头拧成一团疙瘩,“[虚圈]的人出现了,是那个我们至今只知道半个名字的朽木?”

  “是的!”藤谷低头回答道,“我们与大蛇丸的交易在中途被截断了,[虚圈]出现了两个人,大蛇丸被朽木一刀吓退了,我们剩下的人更不是对手,最终只有我和卡卡西存活下来。”

  “卡卡西呢?”猿飞日斩问道。

  “卡卡西还在后面,我是加紧赶回来向火影大人复命的。”藤谷如实回答。

  猿飞日斩深深嘬了几口烟,没有怀疑藤谷的话,毕竟卡卡西性子怠惰,动不动就迷路迟到全木叶无人不知。

  “你跟我把整个过程详细描述一遍,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要落下。”

  猿飞日斩心里有点乱,鬼的风波还未散去,[虚圈]就突兀有人现身了,这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虚圈]现身了?

  真的是虚圈么?

  会不会是....

  [虚圈]的判定是奈良鹿久在会议上对那副画卷推断的结论,猿飞日斩内心一直藏着不同的看法,但他未曾表露,他实在没料到这个[虚圈]里的人竟现身的如此快。

  猝不及防,姑且,就先当[虚圈]处理着吧!

  应接不暇的变故让猿飞日斩心力交瘁,短短不过几天,他感觉就越发认不清这个忍界了。

  藤谷认真的,全程不做任何修饰的将那天发生的一切,用语在猿飞日斩的面前描绘出来。

  在描述到[虚圈]面对无头鬼时称作“家养恶犬”,以及他们对待忍者那种居高临下不屑一顾的态度时,猿飞日斩若有所思。

  不是对忍者不屑一顾,而是对人类有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这种语口吻和鬼舞辻无惨很像。

  这说明,

  他们和鬼一样也大概率是披着[人皮]的非人!

  然后,当藤谷描述提及那句“押囚入忏罪宫400年”时,猿飞日斩眉毛狠狠一跳,[忏罪宫]这三个字,他从给鬼舞辻无惨的口中听到过。

  当时鬼舞辻无惨对自己的原话是——我怕你死后的灵魂会被镇压在忏罪宫里,生生世世不得超生啊!

  本来,猿飞日斩是不太在意这话里的含义的,但现在他说不得,就得在夜深人静时,认真思量一下这话语里的恶毒成分了。

  藤谷最终描述的重点还是落脚在那两柄刀上。

  一柄可以化身为绵延伸缩的骷髅蛇,体型蜿蜒庞然,恍如活物般,散发出恐怖的压迫感;

  一柄可以凋零成漫天的樱花,美轮美奂,却蕴藏致命阴毒的杀机,在呼吸间将大蛇丸通灵出的万蛇消融成渣滓,逼得大蛇丸当即遁走。

  “两柄诡异恐怖的刀么!”

  猿飞日斩脸色凝重,就和鬼舞辻无惨展露出的某些能力一般,同样是他们之前从未听闻和想象过的,匪夷所思的能力。

  显然无论是[鬼],还是[虚圈],他们所使用的能力,都完全不在忍学的体系范围里。

  猿飞日斩沉吟半晌,他毕竟没有亲临现场,无法做出最直观的判断,只能尽可能依托于藤谷的感觉。

  “你觉得他们那种诡异的能力是自身的,刀只是一种施展的媒介,还是说,那两柄刀才是他们施展能力的关键?”猿飞日斩一针见血的问道。

  “也许两者都有吧!”藤谷假意思索,然后给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答案。

  猿飞日斩倒也不认为藤谷真能给出准确的答案,他只是在回想,极乐之匣开启时,那柄插在匣子里的刀了。

  也许,

  那柄刀里藏有一些答案?

  而那柄刀现在在西索手里!

  猿飞日斩眼眸中闪过一丝凌厉的杀机,他盯住藤谷问道:“还有呢?根部与大蛇丸的交易彻底失败了么?”

  “并不算彻底失败!”藤谷沉声回答:“我擅自做主答应了大蛇丸,会重新挑选时间地点,将封印班看管的一只无理智的鬼送到大蛇丸手里,条件还与之前协商的一样。”

  在木叶那晚捕捉的鬼里,最有价值的自然是无头怪,然后剩余的是那些毫无理智的虚。

  当然,

  现阶段,在木叶的眼中他们都被一视同仁称作[鬼]。

  猿飞日斩没有责罚藤谷的擅自做主,作为根部的继任者,这点机变的权力还是要准许的。

  “另外大蛇丸给了我一条很重要的情报。”

  藤谷朝前走两步,压低嗓音道,

  “雾隐村似乎在开发一种禁忌的研究,被称作[虚化],而这种[虚化]制造出的产物,似乎和鬼在某些地方有相似之处。”

  “.....”大蛇丸全然不知情!

  消息太过震惊,猿飞日斩猛然站起来,来回在屋子里踱步,心里面掀起惊涛骇浪。

  雾隐村制造出了与鬼相似的产物?

  这是否说明,

  雾隐村也接触过鬼,而且时间要早于木叶,所以他们才在进行相关的研究,那会是从什么时间开始的?

  会不会就是从血雾之里的封锁开始的,雾隐村是在借此掩人耳目?

  猿飞日斩心头浮出一连串的疑问,各种恐怖的阴谋论在他脑海中编织,他震惊了:“雾隐村保密做的好啊,竟然都已经搞出研究成果了,真的是...居心叵测,鬼这么重大的情报,雾隐村怎么可以瞒着整个忍界那么久?”

  “如果不是雾隐村隐瞒,木叶又怎么可能会一点提防都没有的打开极乐之匣,还把鬼舞辻无惨给解封放出来了。”

  “雾隐村这是害了全忍界啊!”

  猿飞日斩气的牙根痒痒,如果大蛇丸的这条情报被确认属实,那,雾隐村就是忍界的罪人。

  “尽快确认这条情报的真假,并且要想办法渗透,潜入进血雾之里,找到可能与[鬼]相关的一切情报证据,摸清楚雾隐村的真实现状。”猿飞日斩冷声下达命令。

  藤谷连连点头,替根部接下了这个棘手且艰巨的任务。

  之后,

  为了应对忍界愈发纷杂的局势,猿飞日斩和藤谷仔细探讨了一下根部人才扩充的计划,表示会从村子里各个家族征兆一些精英人才补充进根部,这等同于变相扩大了根部的权利,也是猿飞日斩习惯性的向根部掺沙子的举动。

  猿飞日斩倒不是担心,藤谷会脱离自己的掌控,不是每一个根部首领都叫志村团藏,这只是他作为政治生物的一种本能防范。

  藤谷心中窃喜,面不改色的全程答应接收。

  最后,

  藤谷跟猿飞日斩随口提了一句,他怀疑大蛇丸可能加入了某个隐蔽的组织,理由是,大蛇丸与根部接头时的服装打扮很有定制的感觉。

  这个怀疑理由过于扯淡,猿飞日斩没有太放在心上,只是被灌了一次耳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