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为什么吃掉同类的心脏能够使我变强?””宇智波佐助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但内心是有一丝疑惑的。

  有过惨痛被欺骗的经历,宇智波佐助成长了,他认为自己不再是个轻易上当的少年了,有些问题必须刨根问底,搞个明白才能安心。五里,不教,

  “马吃草就能膘肥壮硕跑的更快,鸟吃虫便能长出羽翼飞得更高,而我们也一样!”

  5号当然不会承认是自己贪馋,他冷森森的解释道,

  “当你被鬼舞辻无惨大人选中,将我寄生于你心脏共生一体时,你便初步脱离了人类种的低级范畴。”

  “我们狩猎人类,食用他们最鲜美的部分,既是汲取强大的营养,也是磨砺杀戮的技艺!”

  “猎食,强大;强大,猎食....不停的循环,直到我们彻底开发出这具身体的极限,我们才有资格得到另外半颗种子,届时彻底脱离人类的桎梏,成为真正高于人类的物种鬼!”

  5号给宇智波佐助勾绘出了一幅宏远的蓝图,他甚至悄然间用我们取代了你的概念。

  “那就开始吧,从今晚....”宇智波佐助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对村子里的人展开狩猎。

  “可以,今夜正是个好时间!”5号晃动着狰狞的触手,锋利的刀刃灵巧的旋转开门把手。

  “首先是选定目标么?”宇智波佐助望着天空那轮血月,嗅着空气中弥散不尽的血腥味儿,他希冀这份散不开的血色能扩散向整个木叶。

  “不,首先是学会伪装隐藏自己,弱小时不当暴露自己的恨,只在猎杀的瞬间露出残忍的獠牙!”

  5号收缩肉筋镰刀,伪装回一只人畜无害的手臂,声音淡淡的回响在宇智波佐助的脑海,

  “我可以帮你控制表情,但你眼瞳中的杀意你需要自己控制!”5号当即接管了身体面部肌肉的控制,“开始我们的首场猎杀吧,今夜会很漫长的....”

  宇智波佐助走入进血月黑夜里!

  .....

  你达成了成就:摆布命运的幕后黑手!

  摆布命运的幕后黑手:在命运的舞台上,那些被你赋予力量的,都是你所挑中的棋子,从接受你馈赠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往后余生的命运,就注定被你所操弄!

  ps:一切命运的馈赠,都暗中被你标了价码!

  获得成就点2000!

  黑夜还在继续....

  宽敞的街道中央,一道阴影逐渐显现出轮廓!

  那是一道深邃漆黑的长袍,长袍上印着血色燃烧的祥云,行走之间,仿若一片片红云在黑夜中蠕动。

  黑袍下隐藏着身形,脸上则带着一张森白色的,螺旋纹回转的面具,看上去就不似一个好人!

  回旋的纹路中心露出一颗瞳孔,瞳孔中是黑白分明的眼球,但眨眼之间就好像贴上了一层美瞳,化作了一颗红黑相间的万花筒。

  “我是阿飞”辉夜奈见显露出身形衣装,双眼俏皮的眨了眨,“美中不足的是,眼瞳只能拟态出写轮眼的形状图案,但并不具备写轮眼本身的力量!”

  辉夜奈见表示不是非常满意,完全拟态的能力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可惜他的能力都比较怠惰,不懂得自主修炼进化。

  辉夜奈见从口袋里掏出笔记本,翻开,里面提前规划好了,他前往木叶需要做的事情!

  1.把白绝的尸体送抵木叶,让猿飞日斩签收。

  2.帮助蓝染惣右介扩大知名度,替他从木叶拐带一名狂热粉,拯救一个迷茫的灵魂,提前为他日后的出场搭建戏台班子。

  3.为天命之子宇智波佐助规划新的人生路线,为他植入了一个人生导师,帮助他更快的缩短和宇智波鼬的距离,为将来成为十二鬼月的候选者铺垫好基础。

  4.以辉夜奈见的身份接触漩涡鸣人,继续加深和漩涡鸣人的友谊情结?x

  辉夜奈见掏出笔,果断把第4条给划掉了。

  5.扮演阿飞!

  辉夜奈见此刻正在进行这一项,这巴掌大小的忍界里幕后黑手太多了,内卷损耗严重,辉夜奈见认为有必要将一些滥竽充数的不合格竞争者,提前剔除出行业队伍,提升一下行业内的平均水平。

  阿飞的智商不适合做幕后黑手,在台前活跃,调整气氛比较符合他的能力水平。

  当然,

  迫使辉夜奈见做出这个决定的诱因是白绝都从地底包围草忍村了,那他作为草忍村真正的幕后黑手,可不能一点礼数都不懂,起码的回礼还是要的。

  6.从木叶取回一件收藏品!...

  黑夜奈见看向最后一条,手中轻轻转着笔,提前在上面打了个勾,他上一次来木叶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提前锁定好了这件藏品,连位置都已经探查清楚了,但他没有取走。

  因为,

  鬼舞辻无惨不屑于觊觎人类的东西,

  但,

  阿飞就不一样了!

  其实,

  辉夜奈见脑袋里有好几颗备用的脑子,他完全可以学涅茧利用某份备用脑袋来写日记备忘录,但他还是喜欢字写在纸上的仪式感!

  夜色中,

  阿飞毫不隐藏自己的身形,他一手摊开小本子,一手转笔在本子上写写,脚下很稳的一步步朝火影大楼的位置走去。

  火影大楼门口的几名工具人守卫,就惊愕的看见,一道全身遮藏住的鬼祟身形,正一边低头写字,一边笔直的朝他们走过来。

  身形鬼祟,形迹可疑,还透着股目中无人的嚣张,那画面当真是说不出的诡异。

  “站住,什么人?”

  守卫的暗部出声厉喝,一只手拨拉开腰间的工具包,攥住苦无刀柄。

  “我进去拿点东西就走,麻烦别挡路!”阿飞用最礼貌的词汇,说着最嚣张的挑衅。

  同时,

  阿飞在黑暗中缓缓抬头露出招牌写轮眼,黑底红云的长袍无风自动,一股邪恶恐怖的气息从他身上爆发出来。

  “写轮眼?”

  暗部悚然心惊,以为戴着螺旋纹面具的男人是宇智波鼬,两柄苦无当即脱手而出射向对面。

  同时另一名暗部连忙拉响警报,刺耳的警报声撕裂静谧的黑暗,这是经历鬼事件后,木叶升级的安防系统。

  霎时,

  一个个被惊醒的木叶忍者跳窗而出,从各个街道汇聚向火影大楼。

  “本来你们不用死的,活着不好么?”

  阿飞随手弹飞苦无,脚下不动,身形瞬间朝前狂飙突进。

  空气呼啸,两名拦路的暗部就听见空气传来丧钟鸣音的撕裂声,然后喉咙就是一凉,身前飚出一线飘红,血溅胸膛。

  两具尸体喉骨断碎,脖颈扭曲成怪异的形状,表情定格在惊恐的形状。

  “那么,就感受痛苦吧!”

  阿飞迈过尸体,站在火影大楼门口,慢悠悠的转身看向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的木叶忍者,在他脚下,一圈圈血液涌动诡异的从地底溢出,无声无息的快速扩散,在地上勾勒出一块血腥的祭图。

  这祭图在地上蠕动呼吸,空气中浮出肉眼可见的血幕,某种令人颤栗的恐怖气息在其中酝酿着。

  有忍者冲了进去,也有忍者察觉到不对,停在祭图之外在谨慎的观察。

  阿飞并不在意,他漠然的看着那些冲入进血祭中的忍者,让面具上那颗诡异的万花筒暴露在所有人的视野中,接着转身走进火影大楼,身形步伐连成一串鬼魅的残影,从楼梯上一晃而过。

  轰!

  火影办公室的门炸碎。

  辉夜奈见环视一圈,走到最里面上锁的柜子蛮横的拽开,抓向安静躺在其中的封印卷轴。

  “放下!”

  一名速度极快的暗部破窗而入,双手结印合十,地面顿时炸开道道土刺,翻滚着刺射向辉夜奈见。

  “你听到过血液绽放荆棘的声音吗?”

  辉夜奈见瞥了眼从门外同样追来的忍者,螺旋纹面具下传出阴森的戏谑,他抬脚崩碎攒射的土刺,浑身轻飘飘的踩在窗户边忍者的胸膛。

  后者胸膛凹陷炸碎,整个人倒飞而出。

  火影大楼外面,血祭图外,匆忙赶至的自来也和卡卡西站在祭图边缘,抬眼朝天空望去。

  就看见一身尖锐的声响从顶头传来。

  “嗖!”

  有重物在高速坠落向地面!

  一团猩红包裹的黏稠从高空坠落,那黏稠物体坠落的太快,甚至在他们的视网膜中拉出一道猩红色的虹!

  轰然坠落砸碎地面,他们才看清那黏稠分明是从胸腔爆碎出的血液,那包裹物是一个全身关节血肉轰碎的残尸,一道道鲜血从尸体中炸溅,就像是一团绽放的荆棘。

  噗噗噗!

  荆棘炸溅的血肉飙飞,自来也抬手挡在脸前,手上黏住一个糊糊状的肉块。

  “你是谁?”自来也阴沉着脸盯向祭图中央的黑底红云袍。

  卡卡西同样死死地盯着那张螺旋纹面具,视线仿若要透视窥探进这张面具背后的真容。

  是他昏厥时在脑海中看见的那个身影!

  所以,

  不是幻觉是真实的人,

  但,

  眼前这人给他的感觉为何没有那种熟悉感?

  “感觉不是带土,是我想错了么?”卡卡西内心不知该喜还是悲,他长舒出一口气。

  “嘘,仔细听,要来了!”

  辉夜奈见伸出食指挡在面具前,他看着一圈射来的苦无,站在原地并不躲闪,身形在触及苦无的刹那,虚化成一团透明的阴影,阴影浮现出幽暗的光,像是一个没有实体的幽魂任由苦无从身体中穿透过去。

  轰!

  以他为中心,地面升腾起血红色的光,血腥的祭图在空气中扬动血幕,粘稠的血液从地面蠕动的血管里膨胀爆炸,接着犹如海啸般,呈波浪状疯狂的涌动。

  血液涌动的血液,无尽的鲜血从地底涌荡,推搡着,拥堵着,化作奔腾的血潮扑涌淹没祭图中的一切活人。

  “我的天!”

  冲进祭图范围里的,此刻根本来不及逃离的忍者,呼吸间,便被血幕吞噬,他们拼命的奔跑朝外挣脱,但那粘稠的血浪就仿佛泥沼般拽动着他们的身体,将他们皮表的血管拽扯撕裂,让他们的血喷洒融入进血幕里。

  整个画面血腥妖异,有一种抽象油画的立体感,仿佛涂绘在教堂顶壁上的恶魔启示录,有种让信徒顶礼膜拜的冲动!

  只可惜,

  忍者不懂信仰!

  惨叫声不绝于耳,但也不过呼吸间就戛然而止!

  血潮褪尽,血幕消散入虚无,场中央早已没了黑底红云的身影,只余下一具具横七竖八,被抽干血液浑身干瘪的坏死皮囊。

  自来也瞳孔骤缩,他看见那片笼罩的血幕,无数黏稠的血水海啸般涌动,鲸吞钻入回那道黑底红云,顺着螺旋纹的面具摄入进那颗静止诡异的万花筒写轮眼里。

  “是那颗万花筒的力量?”自来也是知道很多忍界秘辛的,对那颗眼睛里的风车图案代表的含义,他是略有所知的。

  万花筒写轮眼写轮眼的终极进化:每一颗万花筒写轮眼都会蕴藏一种诡异而恐怖的力量。

  显然眼前的面具男,那颗万花筒所具有的力量,是那种诡异的虚化,或者是吸扯血液的恐怖.....当然,这两种表现也可能是同一种能力的不同运用的表现。

  暂时,

  不得而知!

  自来也身形暴退,双手结印,地面凸拱起一道道土墙,挡住被血液扯拽喷溅的肉块残渣,将后面的木叶忍者全部护住,他则单脚一跃踩在拱墙上朝血幕里望去。

  赤色血潮涌荡在缓缓消散,黑底红云的长袍狂舞,螺旋森白的面具被血色侵蚀,顺着纹路勾勒出一道道猩红的回纹,看上去愈发的邪恶阴森。

  地面蠕动的血色祭图在溃散,仿若从未出现过,只在地面留下蛛网般的沟壑,和一句句干瘪脱水的尸体。

  自来也扫过地上的干尸,怒哼一声,脚下一踩蹬碎拱墙,整个人四肢铺张高高跃起,恍似一只腾空的蛤蟆,双腮鼓胀鼻息透出刺鼻的火油味儿,然后他张嘴喷吐。

  火遁大炎弹!

  凝练成黑油的查克拉爆裂燃烧,涌动的火焰像是癌变的肉瘤疯狂的生长膨胀,吹扯着空气发出“噼啪”的声音,沿途灼过的地面瞬间融化成焦黑色,火焰咆哮着罩向阿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