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荡荡的山洞里,只剩下黑绝与[阿飞]面面相觑,内心均颇不是个滋味儿。

  黑绝的内心是苦闷的:“我苦心编写的剧本,还没正式展开,就已经开始有渐渐失控的迹象了。”

  [阿飞]的内心是无能狂躁的:“我兢兢业业扮演着[宇智波·斑],还远未到摘取胜利果实的时候,身份就被拆穿了,那我这面具以后还用戴么?”

  幕后黑手行业内卷:人员减1!

  [阿飞]顺利从幕后黑手的行列中被提前....淘汰!

  “长门没有追究我的身份问题?”[阿飞]指甲习惯性刮擦着面具,他还是不舍得摘掉,或许还能有一丝丝回转的余地,他既希望于黑绝编故事的能力。

  毕竟,他也没承认自己的身份,也许黑绝有弥补挽救的措施,[阿飞]心有不甘。

  “这说明他心里已经有确切答案了!”黑绝迎上[阿飞]希冀的目光,心底暗骂一声蠢货,面上却安慰道,“不过,你喜欢的话也可以继续戴着面具!”

  宇智波的尊严与脸面不容被刺激,黑绝生怕把[阿飞]刺激出个好歹,语气颇为婉转。

  “唔,也好!”[阿飞]失落的点点头,现在唯一能令他安慰的就是手臂上缠裹的索链,那冰冷结实的钢铁触感,能让他感受到自己体内蕴含的强大力量,等有一天,他开发出体内的潜力,拥有全方位超越宇智波·斑的力量时,他再亲手摘掉这张面具好了。

  虽然,这有些掩耳盗铃,但这就是[阿飞]的骄傲与偏执!

  “一个月后荡平草忍村,我要狠狠出掉这口恶气!”[阿飞]狞声对黑绝说道,同时大力挥舞手中的索链,将空气抽得噼啪作响。

  黑绝深有同感,但内心有一丝隐忧,以对方那位幕后黑手的阴险,狡诈,虚伪,卑鄙,无耻,狠毒,不当人....不可能料想不到晓组织之后会采取报复吧!

  一个月后?

  就怕护庭十三番已经提前转移了,放弃这个据点,留给晓组织的只是一个空壳子了;

  亦或者,那里会挖下一个更大的陷阱,在等待着晓组织的到来?

  黑绝认为大概率是前者,但,黑绝与[阿飞]才刚摆脱组织叛徒内鬼的嫌疑,刚才实在不适宜催促[佩恩]早点行动,而[阿飞]脱掉了[宇智波·斑]的身份,在[佩恩]那里说话的分量怕是也近乎被腰斩掉。

  现阶段的晓组织已经隐约有点把持操控不住了,必须要尽快把宇智波鼬,干柿鬼鲛,西索,等私下招揽的自己人安插入晓组织了。

  是的,黑绝被迫降低了标准,把西索也纳入了[自己人]的范畴!

  至于后者,是陷阱的可能性,黑绝认为不大,除非,护庭十三番彻底失了智,狂妄自大的认为,他们能够将倾巢出动的晓组织一网打尽。

  那就是护庭十三番自取灭亡了!

  呵~

  黑绝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如果这个画面真能成真,那他这一个月做梦,怕是每晚都能笑醒过来。

  “雾隐村那边也不能放松!”黑绝眼睛忽然一亮,既然预判到草忍村之后,可能就是个空壳转移,那...雾隐村那面出现状况的概率就直线上升了!

  你以为我猜不到,你们会转移?想不到吧,其实我连你们要转移去哪里都已经预料到了!

  黑绝忽然发出阴险瘆人的笑声,看得[阿飞]一阵莫名其妙。

  “你在笑什么?”[阿飞]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迫不及待的想看到一个月后的场景!”黑绝大有深意地瞥了一眼[阿飞],除非[阿飞]让自己解剖,否则他是不会再向[阿飞]泄露这种高度机密的。

  “是啊,我也很迫不及待!”[阿飞]咬牙切齿。

  短暂的沉默。

  “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阿飞]又问道。

  黑绝想了想,脸色缓缓变得阴沉,“先去一趟木叶,我怀疑那批白绝也出状况了。”

  “....”[阿飞]面色凝重,内心想的则是可以顺路去给野原琳的墓上换束小黄花。

  ......

  同一时间。

  阴风细雨的鬼灯城内。

  顶层,大平层环绕式书房内,书架上的新添加的剧本数量明显又扩充了,甚至除了主要的剧本外,上面还多了一些主要人物的小传或者番外。

  这些人物传记或者番外故事,有些是已经发生的真实故事,而有些则是...关乎未来的虚构杜撰?

  谁知道呢?

  反正,

  辉夜奈见每次一有灵感,就会为这些人物传记添加一点素材,将他们的故事润色的更跌宕起伏,也将他们的灵魂润色的更丰满....然后,他就会感觉这些人物变得更加有血有肉了呢!

  “让世界更精彩,让人物更丰满,让灵魂更....”辉夜奈见秉承着这个核心理念,一直在创作导演着故事。

  他放下笔,活动一下筋骨,看着窗外幽暗静谧的夜色,嘴角悄悄的翘起一丝弧度,“还不够,远远不够呢,要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精彩,我还有更多点点滴滴的事情需要筹备,唔....任重而道远啊!”

  他转身走向书架,指尖在一个个书皮封面上摩挲。

  那封面上的标题如下,

  《[阿飞]传记:当我摘下面具时,我就是宇智波·斑》

  《黑绝救母记:为什么我一错再错?》

  《猿飞日斩活久见:这真是史上最难带的一届忍界了,最难火影的血泪史》

  《旗木卡卡卡西的爱恨情仇:我的眼瞎了!》

  《日向斑的逆袭:誓死追随蓝染惣右介》

  《宇智波佐助复仇记:我愚蠢的哥哥啊,我终于不做人了...》

  《大蛇丸的路:??》

  ....

  指尖一路向左摩挲,忽然停顿在某一本封面上,将其抽拽而出,那是一个特别的精装封面,封面上绘制着一只蛤蟆的图样——《忍界预言家:我在睡梦中直播忍界的未来?》

  辉夜奈见将这本传记抽出来,随手翻开,扫了两眼又合上,然后喃喃自语道,“倒是差点忘记了,忍界还有这么个幕后黑手呢!”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该对这群蛤蟆下手了,是不是有点残忍了?哎,罢了,都是为了忍界未来的安定,毕竟,忍界的未来只允许有一个官方解释的版本啊!”

  辉夜奈见抽出这本书,转身推门朝屋外走去....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