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十几个涅茧利不约而同的注视过来,黑死牟从解剖台上爬起来,6颗猩红的眼珠子同样注视过来,角落里笑眯眯的市丸银眯着眼缝看过来....那场景,真的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某些惊悚的恐怖片。

  有那么一刹那,辉夜奈见脖颈后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朽木白哉和卯之花烈不在,否则能冲淡点这实验室里的阴森味儿。

  这个点朽木白栽正在鬼灯城顶台孤独的赏月,那画面未必有什么深度含义,但异常唯美,辉夜奈见一直觉得朽木白哉冷酷森森的面容下,实际上隐藏着一种忧郁的文青范儿。

  也对,一般能把逼装的最清新脱俗的也必然带点文青病。

  卯之花烈应该已经睡下了,这个女人的生活作息规律的令人发指,像是一个行走的生物钟。

  可能就是应了那句话吧,平时越压抑束缚自己的,疯起来才越可怕!

  辉夜奈见倒还挺期待看见卯之花烈解开麻花辫,披头散发的狂态的,而且他有预感,或许很快就能见到那一幕了。

  毕竟,

  妙木山的那只大蛤蟆,据说是一只跟六道仙人同时代的老妖怪,实力的上限不好估量啊!

  辉夜奈见是不可能尊称蛤蟆预家为仙人的,他无法理解这个忍界的奇特价值观,一只口吐人的蛤蟆叫仙人?

  明明应该称作妖怪好吧!

  唔....好像忘记提副队长阿散井恋次了,算了,不提也罢。

  辉夜奈见无奈的吐了口气,脑子里发散思维,胡乱联想了一下,然后走进阴冷的实验室,随手把手里的书甩给涅茧利。

  忍界预家:我在睡梦中直播忍界的未来?

  涅茧利兴致勃勃的接过来,快速而认真的翻看着,周围的涅茧利同样探头,转动复眼观看书上的故事。

  说是故事,其实就是蛤蟆未来的既定命运。

  “一只活了上千年的蛤蟆妖怪?”涅茧利合上书,眼中露出了跃跃欲试的光芒,“会长是想让这只蛤蟆向忍界....”

  “直播未来!!!”辉夜奈见点头道,“定期向忍界直播我需要它向忍界传递的未来片断。”

  说白了,就是要把这只蛤蟆改造成一只放映机

  “如果只是篡改记忆的话不难办到,但如果要定期同步接收到奈见会长的未来片断....”涅茧利稍微沉吟一下,十几张黑白脸同时咧嘴,异口同声道,“只需要一个简单的颅内手术!”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用寄生兽来寄生控制,涅茧利研究过实验室里的这只寄生兽幼虫,很容易就得出了答案寄生兽能够直接寄生控制的宿体单位,是有一个模糊的区间值的。

  这个区间值根据宿体的质量,体积,能量强度与密度都息息相关,而存活千年的蛤蟆妖怪显然不在寄生兽可以承受的单位里。

  旁边竖着耳朵听的黑死牟,六颗眼珠子微微有些迷茫,“活了千年的蛤蟆,这是蛤蟆鬼?”

  市丸银面无表情的眯着眼,心里面则是不由自主的打起了邪念:“千年蛤蟆变成虚的话,会不会有奇效?光当放映机,会不会浪费了点....”

  “准备时间要几天?”辉夜奈见满意的拍拍涅茧利的肩膀,示意这本书就留给他好好钻研了。

  “3天!”涅茧利打了个响指,十几道影分身猝然消失回归体内。

  “很好!”辉夜奈见轻笑,露出森白整洁的牙齿,“三天后,全员出发,这次,我们以真面目降临妙木山!”

  “毕竟是护庭十三番的第1次登台正式首秀,我不希望中间出现任何的纰漏和意外,所以还需要麻烦市丸银番队长来制定计划,可以吗?”辉夜奈见语气温和的问向市丸银。

  “当然,我的荣幸!”市丸银笑眯眯的回答,他明白,这种歹毒的计划当然不能脏了奈见会长的手。

  “嗯!”辉夜奈见从袖口中到处随身携带的黑边框眼镜,轻轻的架在鼻梁上,扶正戴好才幽幽道:“那天,我就以蓝染惣右介队长的身份出场吧!”

  “.....”市丸银笑容微微一僵。

  “....”涅茧利轻笑出声。

  “.....”尚未解封的蓝染惣右介依旧安静地伫立在静灵庭的顶端,面无表情的无思无想,大概是已经习惯到麻木了吧!

  .....

  木叶。

  猿飞日斩再次驳回了自来也前往妙木山的请求,不是他不想让自来也去妙木山,实在是路途过于遥远,现在外面那么乱,村子里守备那么薄弱,他哪里敢放任自来也出远门。

  到时候,

  万一鬼来了,或者,鬼的下位组织晓来了,难道要让他一个老骨头火影顶上去么,他自己倒是死不足惜,但万一村子没了怎么办?

  “再等等吧,等到纲手回来,我就允许你去趟妙木山寻找答案。”猿飞日斩微微松了一点口,他其实也有一些疑惑需要从妙木山的大蛤蟆仙人那里得到验证和解答。

  “好吧!”自来也听闻纲手近期就会回来村子,眉头稍稍舒展,但很快又锁拧成一块疙瘩。

  自来也转身离开火影办公室。

  猿飞日斩深深嘬了一口烟斗,脸上的皱纹更深了,他现在真觉得他可能是忍界历史上活得最长,也最悲催的火影了。

  鬼!

  虚圈

  晓组织!

  层出不穷,一个个危险的生物或组织,简直如雨后春笋般往外冒,让他心累,他就想问问曾经的初代目,二代目,能有自己心累吗?

  现在的忍界,

  怕不是历史上最难带的一届?

  猿飞日斩不停地猛嘬烟斗,鼻息中吐出浓烟,脑子里已经不想再分析了,鬼这才现世多久啊,就已经有人奸组织了,而更离谱的是其中一个人奸,还是宇智波一族早早就死掉的宇智波带土。

  那个宇智波一族的吊车尾,被石头砸瘪了,送给卡卡西一颗写轮眼的宇智波带土?

  当年这事闹得沸沸扬扬,猿飞日斩对此人还是有很深印象的!

  螺旋纹面具男不是宇智波斑,这令猿飞日斩心中松了一口气;但螺旋纹面具男是宇智波带土,这就令他理解不能了!

  一个早早就死掉的人,变成了十二鬼月的候选者?

  所以,

  这个人奸如今究竟是人是鬼啊?

  人奸组织晓又在世界潜伏隐藏了多久,这个组织里都有哪些人奸,哦,对了,大蛇丸好像也有那套黑底红云的制服.....

  “不想了!”猿飞日斩脑壳疼,他摔碎烟斗,狠狞声道:“必须得想办法抓回来一个人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