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黑绝与阿飞准备找大蛇丸算账,说不得就是替组织清理门户;

  大蛇丸准备上草忍村去打个野炊,当然也可能是去送蛇羹的,当前还不太好妄下结论;

  这一切,

  辉夜奈见都毫不知情,他只是个无辜的导演,又不是操控一切的上帝,至少现在还不是,他怎么能知道外面这些人奸的恩怨情仇,更决计想不到,大蛇丸竟对草忍村起了歹意,是打算来贴面骑脸?

  辉夜奈见可当真是想不到,这人竟可以坏到这种地步,大蛇丸并不是要打击报复谁。

  假设大蛇丸是根据蛛丝马迹,如黑绝一般推导出了他的仇人藏匿在草忍村也就罢了,但他竟只是心血来潮的挑中了一个随机目标,这就令幕后黑手也防不胜防了。

  大蛇丸的仇人名单:1.朽木白哉:抢了他的无头怪,打伤了他。

  2.涅茧利:玩弄了他的红莲,还搬空了他的实验室。

  一切都与辉夜奈见无关啊

  此刻,

  一无所知的辉夜奈见正做着出门前的梳妆准备,他换上了一身黑白色的死霸装,头发染成棕色遮住额头,一对温柔的眸子隐藏在古朴的黑边框眼镜后面。

  “每一次扮演蓝染惣右介队长,内心都有一种莫名的雀跃呢!”

  辉夜奈见对着镜子里的面孔,轻轻捋了一下头发,嘴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意,似乎是说给镜子里的蓝染惣右介,又似乎是说给假扮的自己,

  “真期待那个男人解封的那一天啊,蓝染惣右介队长应该会喜欢我给他铺垫搭设的提前布置吧,唔....想想那幕场景就令人激动啊!”

  辉夜奈见蓝染惣右介认真的在头上抹了点发胶,将发型一丝不苟的固定完美,这才走到窗边推开窗户。

  外面是暗蓝色幽静的天幕,围绕在鬼灯城岛屿周遭的是礁石峭壁,和汹涌的暗潮海水,一个个激流漩涡像是在海面上无声的咆哮。

  鬼灯城底下,死霸装的裙摆在风中舞荡,白色的羽织狂舞,黑色的长袍肃杀,市丸银腰间挎短刃,浅紫色的头发微微凌乱;涅茧利戴着黑白面具,嘴角夸张的咧着;朽木白哉双手自然垂落,手中攥着一把刀;卯之花烈双眸半闭,胸前固定着两条漆黑的麻花辫。

  4位番队长头同时仰面抬头,看向顶楼的窗口,蓝染惣右介一步跨出,斜踩在窗边,阴森的狂风自下而上的拂面,宽松的披风张扬卷动,蓝染惣右介左手轻轻捏着刀柄。

  那一幕,真恍如蓝染惣右介降临现实,在夜幕高空的映衬中,俯瞰着一切。

  “感觉好像还缺了点什么!”

  蓝染惣右介俯瞰着下方,平平的抬起一只手臂,五指微微张开浮出一枚骰子。

  松手!

  骰子掉落,在空中旋转着,落地露出6颗红点。

  临行前抽个奖搏个好兆头,积攒了那么多成就点,倒是不介意稍微奢侈的浪费一下。

  当前剩余点数31427点!

  当前幸运值6倍加成中!

  三连抽!

  幸运时间消耗完毕,你抽取到了....

  轻车熟路的用幸运骰子和轮盘抽奖合成一波完美配合,又配着蓝染惣右介这张极具特殊含义的美颜,于是....

  你抽取到了死神能力高级套包斩拳走鬼:序列90以内的鬼道破、缚、回,1000年修炼剑道,白打,瞬步的经验值,以及匹配的灵压值!

  瞬间,

  一股恐怖的,如有实质的灵压从蓝染惣右介爆发出来,天穹似乎在刹那间都被撕裂开一道巨大的深沟,露出天幕背后的黑暗寂冷。

  沛然的,让人灵魂颤栗的威压弥漫在空气中,鬼灯城内的活人都突兀的感受到一股从灵魂内袭来的恐惧感,双腿阵阵发软,身体表面浮出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无端的恐惧,就恍似头顶的天穹塌裂陷落,让人惊骇欲绝。

  关押在实验室内的产出的虚,顿时匍匐在地,狰狞丑陋的身躯在不受控制的颤抖,畸形扭曲的灵魂在哀嚎。

  拥有独立房间,戴着项圈的无头怪,瑟缩在角落里,将没有脑袋的头深深藏在胸口,两截骨翼展开埋住自己。

  黑死牟脸色发白,6颗猩红旋转的写轮眼猛然停止,鬼的灵魂在不受控制的颤栗,哪怕明知那是会长,也依旧感受到空气中的恶意,就仿佛是被天敌俯瞰注视,浑身都僵硬住。

  阿散井恋次嘴巴张开成鸽子蛋形,感受到空气中粘稠的,无孔不入的,恍似深海一般灵压,感觉身体的关节不自觉的有些迟滞,心中溢出浓浓的敬畏。

  “恭喜会长的实力进一步得到解封!”

  市丸银第1个回神反应过来,有瞬间的错觉,是那个可怕的男人亲临于此了,他内心远不似脸上那般平静,他眼睛眯成一条缝隙,仰视着头顶的身影,对着那道身影,第一次单膝半跪在瓷实的地面,低下头颅。

  涅茧利不甘示弱,连忙也低下头颅,单膝跪地;朽木白哉完美的比出一个贵族的礼节手势,然后单膝半跪在地上;卯之花裂双眸睁开,恬静淡然的脸上微微浮出一抹凝重,她单膝跪地,将不知何时崩开一小截的麻花辫,重新编拢好束挂在胸前。

  虽然,

  他们在解封的同时就被赐予了完美的义骸,在灵魂中签署了效忠继任灵王的牢固契约,

  4位番队长也是如此做的,至少在行为上挑不出半点违背的差错,

  但此刻,

  于释放出了恐怖灵压的蓝染惣右介辉夜奈见而,他们才第1次真正低下了骄傲的头颅,让尊贵的膝盖落向地面,完成了某种类似于,新旧灵王接替,番队长觐见效忠的仪式感。

  “呵,意外之喜呢!”

  蓝染惣右介单手握住刀柄,消化掉脑海中凭空多出来的千年修炼的记忆,嘴角轻轻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狂暴释放的灵压顿时收敛,疯狂的灌输入手中的刀。

  不是斩魄刀镜花水月!

  而是,

  他的浅打!

  宛如一柄无底黑洞般接受着他灌输的灵压,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颤抖,似乎也是在安静的向主人回复自己与众不同的强大。

  尽管,

  主人还念不出自己的名字,

  但,

  快了,

  这一天不远了....

  蓝染惣右介浑身灵压消敛入刀,俯瞰着地面的景色,视网膜上则看向另外两个抽奖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