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心间杂音,心率不齐,心肌缺血,乃至胸闷心悸,都是心脏病的表现症状....但这些伴随深作蛤蟆漫长岁月的慢性病症,在最近通通痊愈了!

  蛤蟆也有心脏病?

  还痊愈了!

  头顶白毛白眉的绿皮蛤蟆深作,周身裹着漆黑的风衣,站在妙木山的入口,巴掌大小的身体蹲坐着,富有智慧的黄色眼瞳中浮出一丝淡淡的疑惑。

  “最近食量上涨,睡眠也变好,体表汗腺排液都通透了,就感觉身体重返青春了似的,这是因为....”

  深作蛤蟆原本想询问大蛤蟆仙人,奈何大蛤蟆仙人从前段时间开始,就一直陷入深度沉睡,怎么也唤不醒,要不是看其呼吸中还在吐鼻涕泡,它差点就下令妙木山可以准备丧事了。

  大蛤蟆仙人是妙木山蛤蟆的祖宗,寿龄高达千岁以上,是忍界的活化石,少年时曾与六道仙人一起并肩作战,将世界从一个黑暗的年代拯救出来,如今,却也垂垂老矣,大部分时间都在深度睡眠。

  但这睡眠可与人类不同,大蛤蟆仙人在睡梦中,是偶尔能窥见一些未来的片断,做出模糊而神秘的预的。

  所以,大蛤蟆仙人又有[预家]的称号!

  最近一次的预是——忍界将迎来前所未有的变局,或者走向前所未有的和平,或者彻底堕入永恒的深渊,而能够决定这一切的就是....救世主!

  深作蛤蟆思想微微开小差,然后又回归自身,它苦思冥想了好几天,终于谨慎的得出来一个严肃的结论,

  “是我的仙术突破瓶颈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开始反哺自身了啊!”

  深作蛤蟆喜极而泣,它看着妙木山入口巨大而庞然的迷宫,这是一座古老存在的庞大迷宫,里面弥漫着仙术查克拉的气息,巨树和藤蔓都被滋润生长出诡异的活性,像是食人花一样渴食鲜血和肉类,生长在迷宫中的动物也都体型怪异狰狞,算是达到通灵兽的级别,会将闯入进迷宫的人类捕食吃掉。

  而更可怕的是,弥漫在迷宫中的仙术查克拉,带有强烈的辐射性,进入其中的人类若是不能抵抗或适应,身体就会发生畸变异化,最后丧失神志,变成点缀迷宫的一团肉瘤。

  永远的活着,

  也永远的死着!

  这就是妙木山的试炼,唯有通过迷宫试炼的人类,才有资格进入妙木山的蛤蟆圣地,来请教问题或习练仙术。

  这座迷宫,是一道阻绝世界与妙木山的巨大屏障,像是一座高墙世界外面的纷扰,战乱,死亡,混乱全部隔绝掉,千年来,妙木山一直维持着宁静与平和。

  深作蛤蟆就是主持妙木山试炼的,数百年来,他见过许多强大的忍者死在迷宫中,变成反哺迷宫的肉瘤养分,近百年来,能够通往妙木山试炼的只有自来也,亦或者说,自来也是唯一一个妙木山圣地允许通过的人类。

  这内里的深层含义是因为:

  大蛤蟆仙人预中的救世主会与自来也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而未来那场前所未有的变革将是将席卷整个忍界,甚至连妙木山也无法置身事外,所以....自来也早年间被准许通过试炼,传授其仙术,以希冀以其为纽带,自来也能够在某一天,将预中的救世主带到大蛤蟆仙人的面前。

  当然,这中间也少不得自来也本身的努力,尤其是他身上那种简单而纯粹的赤子之心,这在人类这种喜好自相残杀的阴暗族群里,可真是太罕见了,一眼就被大蛤蟆仙人相中了!

  无关善恶,

  这是妙木山圣地超然的处世智慧!

  本来处在食物链底端的蛤蟆,却生存繁衍了千年后,被冠上[仙人]的招牌,这背后隐藏的布局和智慧可绝不简单!

  否则,

  一群蛤蟆活得安宁自在,又为什么要不辞劳苦的操心人类的生死存亡,总不可能是跨物种的友谊吧,这中间可是有着不可逾越的生殖隔离啊!

  “最近很无聊啊!”

  “已经很久没有人来妙木山试炼了,贪婪的人类终于知道放弃了么?”

  深作蛤蟆通过望远镜之术,观察着试炼迷宫中的动态,数着那些丑陋的肉瘤,已经好久没有数量的增长了。

  那些肉瘤虽然看似恐怖丑陋,但实际都是强大忍者的[尸体],甚至都不算死去,只是换了一种生命形态,对无法承受仙术查克拉的生物而沾染剧毒,但对于能够修炼仙术查克拉的蛤蟆而,实则是一种能量密度极高的固态食材,能够帮助它们加快修炼仙术的进度,甚至,一定幅度的延寿。

  妙木山圣地的蛤蟆,能够突破物种的限制,诞生智慧,体型变异,生化出这种奇奇怪怪的能力,有很大一部分与那些肉瘤有深层关系。

  深作蛤蟆一边想着妙木山的秘辛,一边吐舌从肉瘤上撕扯掉一块,被舌头一卷吞入腹中,顿时就感觉体内的心脏跳动的更蓬勃有力了,一种富含韵律的波动在胸腔内起伏,似乎是体内的心脏在滋补中,正在向着更高级的形态进化。

  深作蛤蟆跳跃而起,躺在黏糊糊的肉瘤上,蹲坐着仰头望向头顶的月亮,森白冷厉的月光从巨树缝隙中落淌下来,沐洒在它绿色的皮肤上。

  忽然,

  一个渺小的黑点出现在月轮上,然后,黑点逐渐变大,很快就变成一片巨大的阴影!

  “什么东西?”

  蛤蟆深作昏黄的瞳仁被阴影覆满,两腮微鼓,满脸震惊,有生物从顶空飞掠过了试炼迷宫,这算不算作弊?

  胸口的心脏因为震惊都在剧烈跳动,蛤蟆深作仰头看着从天而降的阴影,恍似遮天蔽月般的庞大身躯,浑身长满金属似的鱼鳞,蜿蜒粗壮的脖颈,一颗狰狞巨大的头颅缓缓的压抚下来,强烈的风压席卷将周围的树木灌丛压断,一对冷酷的没有丝毫情感色泽的巨大瞳孔正环扫向四周。

  一只大脚狠狠踩碎肉瘤降落而下,庞然的羽翼铺展开,锋利的翼钩如伸展的铡刀,切豆腐般将拥堵的巨树拦腰斩断。

  蛤蟆深作心惊肉跳,恐怖席卷的风压,让其不受控制的倒飞出去,宛如断线的风筝般好一阵才控制好重心,踩在一截断树枝丫上。

  从未见过的庞大生物!!!

  然后,

  匍匐展翼盖向地面的身躯上,有几道迎风伫立的[人]型生物,黑白相间的衣袍猎猎舞动,浑身散发着恐怖而危险的气息,恍似随天而落的神祇降临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