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婴儿的啼哭在回荡,狰狞诡异的节肢身躯凭空出现,巨大的婴儿脸睁着青白色的瞳孔注视住蛤蟆文太。

  脖颈下围卷的红巾拂动,突兀间,一根根颀长锋利的刀刃悍然刺出,挡住劈砍的大刀,更多狰狞的刀刃密密麻麻的穿过刀刃,直刺向蛤蟆文太的身体。

  噗嗤嗤!

  鲜血飙溅狂洒,巨型红蛤蟆文太全身肌肉绷紧,骇然的看着眼前刀化的狰狞怪物,胸口,臂膀,被割裂数道巨大的沟口,溢出滚烫的鲜血,像是小瀑布一样往外淌。

  蛤蟆文太绷着肌肉一点点朝后拔离开荆棘刀墙,叼着烟斗的唇发出乌黑色在颤抖。

  “哦,体型庞大带来的旺盛生命力,真不错,让我有一点点想把你解剖了的念头了,不过在此之前,你得先把路让开!”

  涅茧利脚下踩动飞镰脚,身形浮空,空气中连出一连串爆响,他瞬间出现在蛤蟆文太的耳边,轻声呢喃的同时,全身浮出无数的虫子,那些虫子化作黑潮扑涌向蛤蟆文太,同时他抬手间细碎的颗粒渣滓和寄坏虫融为一体洒落而下。

  “你是什么人?”蛤蟆文太扭头张口,巨型的水球从嘴中喷出,旋转的水涡像是一颗沉重的铁炮弹当头砸向涅茧利。

  “护庭十三番十二番队队长涅茧利!”涅茧利脚下一点,飞镰脚撕断空气,瞬间将其拉扯向后百米。

  同时,

  疋杀地藏飞身横至,无数的刀锋从肢体关节处穿扎而出,像是游动的舞蹈,铁炮似沉重的水弹被无数刀锋切碎成块,迸溅着坠向地面砸烂成泼溅的水花。

  涅茧利回身,黑白色面具在月光下显得尤为妖异,面具下的复眼转动着观察蛤蟆文太伤口处被水弹砸碎的虫尸,而在虫尸上则覆盖着白白一层诡异的肉沫。

  “炸!”

  接连的爆炸声中,蛤蟆文太浑身的伤口皮肉绽裂,血肉爆裂,血肉模糊的内脏和森森白骨裸露出来,散发出一股焦糊味儿。

  烟斗脱嘴掉落砸在地上,蛤蟆文太庞大的身躯重重的朝侧栽倒,甚至连爆炸的剂量角度都是经过涅茧利精心调配计算的,蛤蟆文太恰好栽砸在一侧的山体崖壁上,给蓝染惣右介的直行让开一条血染的道路。

  刺目的白光射穿飓风,笔直延伸的刀刃如电似光,卷沙动尘的飓风瞬间静止,中间似乎洞穿了一条真空通道。

  不,

  不是真空通道,

  而是一柄洞碎空间的神枪,笔直的洞穿百米,凌冽的刀刃径直延伸,钉碎飓风;又似一条百米巨蟒,绷直蛇躯径直横穿捣穿飓风,蛇头阴狠的咬噬在蛤蟆健的身上。

  胸口被洞穿拳头大小的窟窿,毫无阻碍的扎透后背而出,顺势将背上的盾牌锅盖扎穿洞。

  “刀?”

  蛤蟆健瞪大蛤蟆眼,下一瞬就看见,这刀瞬间回缩至百米外,化作市丸银手中的一柄短巧小刀,正平稳的遥遥指向自己。

  直到此刻,刀穿贯口的血洞,鲜血才后知后觉的喷射而出,从胸口喷射,从背后锅盖窟窿喷射,像是两条笔直的血箭。

  蛤蟆健死死盯住百米距离的市丸银,余光又瞥向从身后越过市丸银,闲庭信步般往前走来的蓝染惣右介。

  蓝染惣右介不发一,脚下步速不变,只是往前走着,古朴黑色的镜框下遮掩着晦暗的脸颊,看不清面容。

  “你们是什么人?”蛤蟆健猛然从身后举起锅盖挡在胸前,单手挥举鱼叉旋转优先刺向走来的蓝染惣右介。

  “护庭十三番三番队队长市丸银!”

  市丸银眼神眯成缝隙,浑身爆发出凛冽恐怖的杀意,声音如毒蛇噬心般阴寒刺骨:“蛤蟆的脏血不可以溅洒到....”

  话音未落,

  无数的寒芒陡绽,像是无数璀璨的星点在黑夜中绽放,又像是竖洒的暴雨被垂直翻折,横向淹没自己的身前和背后。

  神枪枪纱雨!

  枪雨成帘,蛤蟆健眼睛被寒芒亮瞎,笨重的身体根本来不及动弹,刹那间,倾泄的暴雨覆盖全身,锅盖盾牌像纸糊的般洞穿无数颗窟窿,鲜血喷射刺出,蛤蟆健的身体笔直的朝后栽倒。

  锅盖中喷射的鲜血像是泉柱浴洒,在月光下映成一朵盛开的红花,而直到此刻,蛤蟆健仿若才感受到,神经传来的刺痛如血潮蔓延全身,余光中蓝染惣右介从他身侧走过,喷洒的血泉尚在空中,还未来得及落地,溅洒向那身黑白色的长袍。

  蛤蟆健无力的瞪着眼睛,那道身影从身旁走过,自始至终没有抬过一下头,但他终于看清,那古朴的黑边框眼镜下是一个温柔的似有似无的笑意。

  那人,

  在笑,

  温柔的笑!

  蛤蟆健不寒而栗,毛骨悚然,刚才那人说是什么来着?护庭十三番?蛤蟆健看着蓝染惣右介擦身而过的身影,眼睛缓缓的闭阖上。

  蓝染惣右介继续朝前走着,步伐平缓而坚定,衣衫白净,不染尘埃,黑色边框的眼镜下一对眸子温柔的注视着被晕染成红色的地面。

  头顶,

  焦油沸火铺盖而下,像是一汪倒扣而下的火海,热风涌荡呜咽,行进向上的阶梯道路似乎被火隔绝,且快速的倒蔓延伸过来。

  黑夜亮如白昼,热风如烈阳烤炙。

  蓝染惣右介继续朝前走着,黑死牟亦步亦趋的跟着,同时撑开一把黑伞遮在蓝染惣右介头顶,他今天的作用就是来撑伞,顺便代表鬼部门来观演学习,阿散井恋次倒是跃跃欲试,但今天显然也没有给他预留太多的戏份。

  “你来?还是我来?”

  朽木白哉很有贵族风范,绅士的谦让了一下,问了一句一旁的卯之花烈,然后了然,嘴里神速般念出咏唱文:“天之骄子,铁筑的城墙,龙行,狮吼,虎啸,狼奔,在崩塌之前截断天地,缚道之八十一断空!”

  头顶的空气震荡扭曲,涌荡的灵压被他单手凝聚,化作一道断墙,恍似在炙热沸腾的火海中横切开一道天堑。

  沸火盈反烧焦崖体,却难有一丝火星溅落,明明只隔着一层透明,却好天空被断层裂开。

  火焰焚烧冒烟,空气炙热成扭曲,断空纹丝不动,然后,朽木白哉抽刀出鞘,反手松开,刀刃垂直坠落向地面,

  “散落吧,千本樱景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