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世界遍地疮痍,路尽皆是血色!

  猩红!

  惨烈!

  死亡!

  地面像是被染砌的红毯,一具具尸骸烂骨揉碎成颜料浸润在红毯上,肉泞的红毯一路从地面蜿蜒向天空。

  大地碎裂崩坏,一块脱离的陆地悬浮在天空,上下颠倒倒挂着,那里似乎嵌入着一座诡异的城!

  城,

  错乱着空间格局,无数的回廊旋梯在转动,眼花缭乱,令人目眩神迷,恍若一座空间,被无限折叠的城!

  有阴森可怖的鬼在城内走动,而人则被圈禁在逼仄的房间里有若牲畜食粮,成罐的冰镇鲜血被送出来,摆上宴会的餐桌上。

  宴会上端坐的都是戴着精致花纹的鬼月面具的鬼,视野拉近,能够看见那张餐桌无比的巨大,一只巨大的蛤蟆被剥皮洗净,正架在火上烧烤着,泛出滋油的白烟。

  这是未来?

  那只蛤蟆是....

  大蛤蟆仙人心头悚然,它看着墙上悬挂的破损镜子,浮出更多的水汽遮蔽视线,它死死瞪大眼睛,近乎趴在那镜面上往里瞅。

  环坐在圆桌旁的鬼似乎隐有所感,其中主座上,戴着礼帽扎着领结的鬼忽然睁开血色的双眸,嘴角咧开露出嗜血的狞笑,目光直勾勾的望过来。

  他在看我?

  不可能!

  悬挂在墙壁两侧的倏然间都被染成血色,墙壁顿时化作活物的肠道,蠕动着将镜子吞噬入肉,并朝着大蛤蟆仙人吞没过来。

  大蛤蟆仙人连忙跳跃弹出走廊,回到起始点,冷汗涔涔的看着眼前这条食人的鬼道。

  这个未来不太美妙啊!

  得选另一条!

  大蛤蟆仙人毫不犹豫的否决这个未来,转身走入另一条枝蔓通道,同样是阴暗森森的长廊,两侧墙壁上挂着破碎缺损的镜子。

  他继续看去!

  这里的未来,应该会好一些吧!

  实际是:

  大地裂陷,天空撕裂,一道巨大狰狞的裂口横贯天际,就像是天空被一柄刀割开,在往外流淌幽暗森森的黑血。

  天在流血!

  那淌出的血泛着阴冷,暴虐,扭曲的气息,大片腐烂的肉斑从后面哗哗的淌落向地面。

  仔细看,拉近距离,瞪大眼睛!

  不是血!

  不是肉块!

  是....

  那漆黑的血不是血,是缭绕的黑气弥漫;那腐烂的肉斑同样不是肉,是无数狰狞畸形的怪物,在争先恐后的从里面爬出来。

  黑气是陌生扭曲的能量在渗透侵蚀这个世界;怪物则似天外来客的降临,带着阴影庞然的身躯融入进夜幕,只有一张张森白的面具和空洞的眸子在看向地面。

  地面上却是一片静悄悄的死寂!

  没有人,

  没有畜,

  更没有蛤蟆与昆虫!

  这是一个天空裂开,地面死去的世界!

  那怪物是什么?

  鬼好歹还是[人]型,这玩意儿怎么只剩一张面具脸?

  大蛤蟆仙人心塞,它想知道这个未来的真相,于是,它不死心的将眼珠子抵在镜子上,黏糊糊的眼瞳晶状体都贴在镜子上,感受着镜面传递来的冰冷阴森。

  视线透过镜子,艰难的穿透天空的伤口,进入到天穹的背面,那是一片虚无的幽暗。

  无数恐怖畸形的怪物,在虚无中飘荡游动,阴影相互重叠着,而在虚无的深处却有广袤的真空。

  像是一个环形的封闭的水晶球,巨大的隔绝着幽暗,里面飘浮着虚幻的蓝天白云,世界的中心则是一座屹立的宫殿。

  ——虚夜宫!

  宫殿巍峨,内部深邃,宛如一座巨大的迷宫,在最深处的宫殿,有一张长桌,长桌两侧坐着一道道模糊而恐怖的身影。

  那些身影成[人]型,却绝非人,哪怕隔着镜子窥探未来,大蛤蟆仙人也能感到眼瞳在刺痛,灵魂恍若被刀割凌迟般剧痛。

  可怕的杀气!

  简直像是能够穿溯时间,杀死旧时的窥探!

  大蛤蟆仙人心惊肉跳,要知道这可是在梦境中,而且是在窥探未来的梦境,竟都让自己仿佛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这种恐怖的怪物!

  这里的忍界没有未来啊!

  大蛤蟆仙人嘴唇发苦,它甚至不需要在这个未来中搜寻自己,它抬离眼珠子就要退出这条通道。

  忽地,

  它动作僵住,眼珠子瞪大滚圆,惊恐的血丝密布缠绕,它看见那长桌主座上,一道身影突兀从模糊的水汽中显露出真容。

  是那种纤毫毕现,每一块皮肤的纹理都清晰可见,就像是遮蔽未来的迷雾被驱散,隔绝镜子的水汽被擦拭。

  一尘如洗,干净得让大蛤蟆仙人不寒而栗!

  不是自己擦掉的!

  我没有这个能力!

  是镜子里的人擦拭掉的!

  ....

  大蛤蟆仙人肝胆欲裂,他不知道眼前这种该如何解释,只觉得头皮发麻,全身每一块疙瘩毒泡都在冒寒气。

  眼瞳贴触在镜片上,像是被黏住了移不开,森冽的刺痛感扎入眼仁,侵蚀入灵魂,仿佛有一个声音正在穿透遥远的时空,在自己的灵魂中呢喃:

  “太迟了!”

  “你已经看见了我!”

  “那么不管你接下来是贸然的离开,或者谨慎的离开,亦或者当做这一切从未发生的离开!”

  “所有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这不是在宣告未来!”

  “知道吗?”

  “当你窥探见我的时候,未来就将无可更改,未来就已经来临了!”

  语气温柔而冷漠,每一个字都像冰冷的刀锋在剜入脑海,铭刻在灵魂中,大蛤蟆仙人惊骇欲绝,死命的拽扯眼球从镜子上脱离。

  咯嘣咔嚓!

  镜子碎裂,一块碎角被拽扯下来,黏在眼球上,然后就融化做一滩冰冷的液体渗裹入眼球,溢入晶状体,侵入意识和灵魂中。

  和那个声音,那个身影,那个清晰的面容一起烙印在大蛤蟆仙人的眼球上。

  它看见了未来,

  从未如此清晰的窥探见过未来!

  那是一张带着温柔的虚伪面孔,一副黑边框的眼镜遮蔽着冷漠的眸子,嘴角在正对着镜子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弧度....

  他是谁?

  他说未来已至!

  ps:有点卡文,蓝染惣右介的描写费老鼻子劲儿了,那种轻描淡写的动作,表情,还有装逼的诗意的富含哲理的台词,老考究了!

  我替蓝染惣右介求个月票和打赏。

  碎裂吧,镜花水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