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不知道自己算是逃过一劫,更不知道为眼前的逃过这劫,将来需要支付何等昂贵代价的大蛇丸,心满意足的带着数量不菲的活体回到了音忍村。

  那是活体吗?

  那是一本本[利滚利]的高利贷啊!

  有些人活着,

  却已经死了!

  出入口的大门碎断,木梁上挂着两节烧焦的死蛇尸体,蛇信子被从嘴里拽出来长长一截,吊坠在空气里随风摆荡着。

  音忍村的牌匾倒插在地上,从中劈断,上面印着一个鞋印子,视线从门往里看,是一片废墟残骸。

  房屋倾塌焚毁,道路地面炸碎,一地的破碎尸体暴露在地上,被苍蝇蚊虫寄生,白色肥腻的蛆虫在里面扎堆结窝。

  “我的音忍村没了?”大蛇丸踩在一片废墟上,眼神阴翳,脑内迷茫,我辛辛苦苦建立的音忍村怎么就变成一片残骸了?

  难道,

  被自己一语成谶,

  又一次被鬼覆灭了?

  “音忍村,就这?”赤木森眼睛诡异的转了一圈,有一种强烈的上当受骗感。

  “看尸体的腐烂程度,死亡时间怕是在半月前,就是我们前脚刚离开,村子就遭受袭击了。”红莲翻了翻尸体,脸色古怪的对大蛇丸说道。

  “谁,出来!”君麻吕眸子一凝,看向一片屋墙背后。

  “是大蛇丸大人回来了!”脸上密布漆黑咒印,身体诡异变形,似人非人的几道身形从屋墙后面走出来。

  接着,

  咒印消退,诡异的身体形态重回人型,显露出音忍四小众的原貌,连忙快步奔跑过来。

  “村子里发生什么事情?鬼又来了?”大蛇丸阴着脸寒声问道。

  “不是鬼,是....”左近组织语句,将那天发生的血腥惨案,原原本本的描绘给大蛇丸。

  据其交代,袭击者一个全身漆黑头顶猪笼草,另一个戴着螺旋纹面具挥舞索链,且同时身穿与大蛇丸同款的黑底红云袍。

  “[阿飞],黑绝?”大蛇丸愣住,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黑底红云袍,满脑子雾水。

  “他们为什么要袭击音忍村?”大蛇丸问道。

  左近停顿一下,咬牙狞声道:“那个戴面具的声称是大蛇丸大人您背叛了组织,向外泄露了组织情报,他们是来绞杀叛徒,清理门户的!”

  “....”大蛇丸完全听不懂,这简直就是血口喷人啊。

  虽然他最近的确有退组的打算,但,毕竟还未付诸行动彻底离职,凭什么就先一步被组织清算了?

  还是说,

  那几次缺席的内部会议,我是错过了些什么关键内容么!

  算了,

  没什么好说的了,杀我人毁我基业,我与晓组织不共戴天!

  大蛇丸三分心虚七分愤慨,这笔账他先暂且记下来,以后有机会再去找晓组织讨要。

  ......

  杀人毁村的[阿飞]与黑绝回到了那个山洞里。

  “可惜,晚了一步,没能逮到那条阴滑的毒蛇,让他提前一步给逃了!”[阿飞]声音森寒刺骨。

  他们在毁掉音忍村的同时,从那些死去的音忍身上拷问得到了一条情报,关乎大蛇丸离去前的动向。

  大蛇丸是去了草忍村!

  这下,

  实锤了!

  大蛇丸不仅背叛了组织,还与隐匿在草忍村的护庭十三番有关联,否则,不足以解释,大蛇丸为何会在如此紧要的关头,悄悄潜去草忍村,而且还三番两次不参加组织内部的会议。

  巧合?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巧合!

  这分明是做鬼心虚了啊!

  “大蛇丸藏进草忍村也好,正好时间一到,就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黑绝同样阴仄仄的说道。

  大蛇丸根本不知道,他一不小心就被两个敌对的幕后组织,三位幕后黑手都记录在了小本本上。

  忍界目前,有此殊荣的唯有大蛇丸一人!

  “还有10天!”[阿飞]话锋忽地一转,“晓组织要集结出发,我们要把西索,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鲛都引入进来。”

  “分头行动!”黑绝点头道。

  话音落下。

  地面化作黑泥陷落,空气中的漩涡吞没[阿飞],山洞中只回荡着两人阴森森的冷笑。

  这一次晓组织集结,倾巢而出,护庭十三番大难临头,断无幸理!

  .....

  四天后,血雾之里。

  白色的雾霾中,一并斩首大刀无声的挥动,斩断一颗人头,人头落地的瞬间被靴子狠狠踩碎,爆溅的脑浆和血液染红裤腿。

  “最近,试图潜入血雾之里的外村忍者变多了啊!”再不斩转身,小眼睛森寒冷厉。

  “尤其木叶根部潜伏过来的老鼠尤其多。”干柿鬼鲛站在一棵树上,肩上扛的大刀用绷带缠裹,鲨鱼似的嘴巴咧张开,意味深长道,“木叶这是想窥探血雾之里的真相啊!”

  “不去追杀村子里的叛忍,你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再不斩凶光毕露,脸上缠裹的绷带还沾染着血渍。

  “邀请你干一件,你一直想干的事情!”干柿鬼鲛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倒悬在树干上落地,慢慢的走向再不斩,声音冰冷酷寒,“我准备离开村子了!”

  “你要叛逃?”再不斩攥紧刀柄,浑身爆发出恐怖的杀气。

  “在离开村子前,我打算刺杀四代目枸橘矢仓,你要一起来么?”干柿鬼鲛说着刺杀叛变的邀请,却好似在说一件无伤大雅的小事,“同为忍刀七人众之一,你骗得了别人,但你眼中的杀意骗不了我,你也想刺杀矢仓大人,没错吧!”

  再不斩磨牙,从喉咙中发出瘆人的冷笑,斩首大刀猛然劈向干柿鬼鲛的脑门,却在开颅前的一寸猛然停止,而后者却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不躲不闪,只是眼神冰冷漠然的看着再不斩。

  “你说错了,应该说忍刀七人众,有哪一位会不想杀死四代目水影大人呢!”再不斩移开斩首大刀,声音中毫不掩饰浓烈的杀机。

  “时间?”再不斩压低嗓音问道。

  “就在今夜!”干柿鬼鲛咧嘴,露出森密尖锐的利齿。

  林间阴风吹散浓雾,两个扛刀的男人,消失在林子里。

  夜晚如期而至,

  枸橘矢仓猛然睁开眼睛,瞳孔底部映照出一轮万花筒写轮眼的幽光,他脸色露出一抹挣扎,然后又重新恢复死寂般的冰冷。

  门被推开,

  一柄刀旋转着劈向过来,同时在他身后的墙壁同时爆碎,蛮横恐怖的力量将墙体炸碎,另一柄刀悍然破墙而入,狠狠的与第一柄刀撞击在一起。

  “....?”再不斩瞳孔骤然暴缩。

  “嘿,你上当了!”干柿鬼鲛狞笑一声,刀锋刮擦着地面,劈砍向再不斩的脑袋,“我的刀可不会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