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狂风呼啸,隆隆声如雷!

  海面骤然坍塌凹陷,一个巨大的深坑浮现而出,像是海面被巨手凿挖出一个洞,一圈围绕的海水潮涌贴着洞坑边缘,垂直如瀑朝下淌落。

  附近的海面在垂降,上空则是恐怖的气流倒卷,一座岛屿拔海而起,露出底盘颠倒山似的轮廓,坑洼腐蚀的礁石上黏满绿油油的水草植物,还有一些钻入礁石孔洞里的鱼类掉坠脱落,狠狠的砸向底下深不见底的黑洞。

  岛屿悬空,拔海而起,夜幕笼罩的空气都被震出肉眼可见的龟裂,然后,岛屿垂直的朝上飘浮,诡异而平稳的加速,越升越高,终至浮空穿透云层,才缓缓的停落静止在天空。

  震颤晃动的鬼灯城监狱。

  一间间关押的牢房内,还未遭受市丸银毒手的囚犯,惊恐的扒在监窗上,双眼瞪凸骇然的看着外面,视线竟然在诡异的上升?

  外面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视线一直在上升?

  接着是失重的眩晕感从脚心蔓延至全身,一个个犯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平视的视角里云层快速的袭来。

  云端漫步?

  一个个大脑恍若宕机的犯人,狠狠的抽扇自己的脸颊,以此来确认自己不是在梦境中。

  走廊里巡守的牛头罩狱卒,也是排队冲向了操场,一个个摘掉牛头面具,露出惊疑僵硬的面孔,看着云霾层叠坠落至脚底。

  城主无为站在操场中心,嘴巴张开成窝形,过了一会儿发出嚯嚯嘶哑而癫狂的笑声。

  毫无疑问这是护庭十三番的手笔,实在是冲击着他桎梏的想象力,简直如同是神灵的伟力。

  死神!

  原来真的是神明啊

  “狱长,我们这是....”狱卒舌头僵硬打着结巴问道。

  “你看,我们踩在了天空上!”无为状似癫狂,声音高亢而沙哑,恍如一个狂信徒在目睹主降下的神迹,喃喃道:“应该高兴啊,因为我们跟随在了神的身后,才能一同升到天空上。”

  狱卒们呼吸着高空稀薄的空气,看着云层环绕的壮丽,脸上俱都浮出亢奋的潮红色。

  “把监狱的门都打开吧,那些犯人不需要门来关押着了。”无为哑着声音,“整个天空就是困禁他们的牢墙。”

  鬼灯城顶端。

  阿散井恋次和黑死牟接受着视觉的冲击,震撼无比的看着那个让岛屿浮空,悬浮停滞在云端之上的身影。

  相比于岛屿和天空,辉夜奈见的身躯渺小如同蚂蚁,但此刻看去,就恍惚看见有一道伟岸无边的身影端坐在天空之上,无边无垠的手掌像摘拿玩具一般,将一座岛屿托浮在云层上。

  “脚下的岛,浮空了!”市丸银打破死一般的寂静,说出了显而易见的情况,眯成缝隙的眼皮子在颤动。

  “距离月亮更近了!”朽木白哉仰头赏月,手指轻轻搭到千本樱的刀柄,显示他的内心并不如面色这般平静。

  涅茧利吞咽口水,目光炯炯的盯着奈见会长,能够将一座岛屿悬空托浮到天空,这该如何解释呢?

  神迹!

  云巅之上的风激荡,辉夜奈见双臂横张,四周的云雾仿佛被无形的引力操控,汇拢凝聚铺砌成森白的地面,将浮空岛隐匿在云端背后。

  卯之花烈轻轻捋顺随风舞荡的麻花辫,恬静温柔的目光扫了一眼市丸银,出于番队长的情谊幽幽道:“有时候被束缚与禁锢,未尝不是一种幸运,你觉得呢?”

  辉夜奈见脚下的地面无声的卷动,像是一段旋转蜿蜒的旋梯,将他托起,他抬举手臂,五指遥遥的对准鬼灯城,视网膜上浮出一个虚幻的建筑投影,正在和鬼灯城隐隐的重叠在一起。

  “解封,兑换!”

  “隐匿机动处!”

  声音轻轻落下,随风入夜。

  空间在震荡,天幕无声的撕裂,一缕暗幽色的光从裂口透出,照射笼罩住鬼灯城!

  下一瞬,

  整座鬼灯城诡异的融化,宛如橡皮泥般在变形重塑,短短的数个呼吸后,一座全新的占地广阔,像是蜂巢一般的怪异建筑物取代了鬼灯城。

  阴森,肃杀,冷寂的气息从错杂的回廊结构中弥散出来,一道道穿着黑袍,戴着黑色面罩,腰间挎刀的死神凭空出现在回廊中。

  就像是从遥远的时空长,河中,重新浮现降临在现世,从空气的涟漪中诡异的显形凝聚成人型。

  而在那些惊骇欲绝的囚犯和狱卒眼中,这些黑袍人全部散发着生人勿近的阴寒气息,恍似凭空出现,接着全部齐刷刷的转身,面向对准同一个方向,单膝跪地。

  无声,无,却整齐划一的动作,更令人发自灵魂的颤栗与恐惧。

  隐匿机动处解封兑换!

  扣除成就点13000!

  辉夜奈见脚踩在蜿蜒的旋梯上,看着半跪一地的隐秘机动队,脑海中浮出一串提示。

  隐匿机动处:静灵庭辖属的直属部门,掌管处刑,监察,暗杀,传讯等职能。

  解封隐匿机动处!

  获得隐匿机动处的效忠!

  当前缺失机动处统领二番队队长碎蜂,是否进行解封?

  鉴于隐匿机动处已解封,二番队队长碎蜂解封可抵扣10000点,尚需24000点,是否解封?

  解封!

  夜幕的遮蔽下,隐匿机动处某个隐蔽的房间忽然从里推开门,一道娇小削瘦的人影迈步走出,穿着黑色高领服外披羽织,双臂绑着护袖,前发平整齐眉,背甩挂两条细长如鞭的辫子。

  背上绑着一柄短刀,似乎是被辫子给缠捆住,在黑暗中随着她轻盈的步伐无声的摆动着。

  一阵阴风拂过,两条鞭子甩动间,人影恍如瞬间匿入黑暗,悄无声息的便出现在蜿蜒的旋梯上。

  市丸银,涅茧利,朽木白哉,卯之花烈一早站立在蜿蜒的旋梯上,分散站在左右两侧,同时侧过半边身子,俱都单手抚住刀柄,脸上都挂着淡淡的笑意。

  “我是第五个,看起来也不算太迟嘛!”

  娇小的身影停住脚步,视线如刀从两侧的番队长身上逡巡而过,然后聚焦落在那道顶端的背影上。

  辉夜奈见缓缓的转过身来,飘浮的云雾环绕,夜幕下透射的月光洒落,他背影被黑夜和云雾吞没,脸颊却在月霜的映衬下愈发苍白干净。

  “护庭十三番二番队队长,行军团长兼第一分队队长,隐秘机动总司令官,女性死神协会理事....”碎蜂脸上挂着飒飒的笑容,单膝猝然半跪在地上,张口便傲娇的报上自己的一连串头衔。

  似乎是在暗示辉夜奈见,虽然她是第五个被唤醒的,但....她的分量可是前四位番队长完全比不了的呢!

  “我是辉夜奈见,你可以叫我奈见会长!”辉夜奈见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欢迎你的到来,碎蜂队长!”

  “碎蜂参见奈见会长!”碎蜂起身,傲娇的站在了蜿蜒旋梯的倒数第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