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黑霾笼罩下的草忍村寂静,阴森,没有活物的呼吸,是一座空城,但有一种沉闷、无形的压抑,渗透在雨幕中。

  就仿佛有某种恐怖隐匿在无人的雨幕里,在这座空寂的村子里有看不见的危险在等待着他们。

  一片黑底红云袍散在雨幕中。

  “太安静了,不对劲!”

  凉靴踩在水泊上,猪笼草被雨水浸透成湿,黑绝很警惕的顿住脚步,他已经吃过亏上过当,这一次绝不会再贸贸然的踏进陷阱中了。

  “你们有没有觉得天上的云落的太低了,就好像要坠落下来似的。”

  [阿飞]抬起螺旋纹面具,猩红的单眼珠狐疑地仰望头顶的黑霾云层,简直像灌了铅块一样厚重凝实,飘动的黑云叠加飘荡,像极是一条条狰狞的虬索在云间翻滚。

  “你们俩不会是怕了吧?”迪达拉调焦机械眼,语气带着丝嘲弄不屑,一座空村有什么好警惕的。

  说不得,

  就是护庭十三番提前撤离了呗!

  “我从空气中嗅到了死亡的气息!”信奉邪神的飞段,吸吸鼻子面色一肃,空气中的确有一种非同寻常的不祥,但,他脸上下一秒就露出猖狂的大笑,“但是我无所畏惧啊!”

  说着话,飞段知行合一,第1个无所顾忌的脱离队伍,冲入进空村里。

  “这个白痴!”角都紧随其后,跟入进村子里。

  忍界天团不死二人组率先进场,下一刹,空气中荡起阴风阵阵,一段诡异的音符跳动,幽扬的响起传入进空气中。

  先是急促而沉闷的鼓点,然后是婉转清扬的口琴竖笛,伴随着某种铮鸣的弦乐....

  空寂的草忍村里,不知从何处传来了曲乐声,像是从空气中浮出震颤着雨幕,又像是地底深处回荡不教,或是从天空云霾后飘荡落下,一时间,恍似从四面八方弥漫而至。

  “这音乐是在迎接我们进入!”迪达拉是有艺术细胞的,他能听出曲调中的幽扬,甚至能在脑海中幻想出一幅画面,“你们听出来了吗?好像是一只青鸟在挣脱地面的牢笼,飞向云霾高空!”

  “.....”众人完全听不懂迪达拉在表述什么,只是蹙眉听着放奏的音乐,内心感受到了一丝邪门儿。

  他们都是身经百战之人,但,从未在任何一场战斗中听闻有音乐伴奏,这,护庭十三番是在等着他们来啊,甚至精心准备着把草忍村当作舞台布置了吗?

  何其嚣张!

  何其优雅啊!

  迪达拉心潮激荡,护庭十三番这种精致的艺术做派,真是太对他的胃口了,他迫不及待的冲闯进入草忍村的舞台,而且心底那股叛变另投的心思,这下子真的是怎么都压抑不住了。

  赤砂之蝎冷哼一声,不疾不徐的爬动身子,往村子里走。

  哗啦啦的洗牌声,西索随手抽出一张扑克牌,脸色微变继而露出病态的亢奋:“占卜的结果很凶,搞不好会死在里面呢,真是太令人激动了呦~”

  死亡,

  是西索的终极追求!

  西索脚尖点地,原地妖娆的转了一圈,整个人顿时如断线风筝般朝后倒射,兴奋不已的闯入进舞台里。

  “这个疯子兴奋起来了!”

  宇智波鼬瞳孔微微收缩,他深深地看了一眼草忍村敞开的门,身形消失在原地,进去了。

  “曲子很好听!”小南面色凝重,护庭十三番精心布置了舞台,还配了乐,这说明对方非常有底气啊。

  “这是他们给自己选的送葬曲!”[佩恩]面无表情,眼神漠然而冰冷,“在他们选的曲子中,杀掉他们,就当作我作为神的慈悲吧!”

  “是舞台也好,是陷阱也好,都不重要,在我的这双眼睛之下,一切最终都会走向尘埃。”

  淡漠的声音中蕴含着睥睨一切的霸道。

  [阿飞]与黑绝对视一眼,强自压下了心头的不安,进入草忍村。

  小南对着[佩恩]点了下头,带着自始至终不发一的干柿鬼鲛走入进草忍村舞台,外面独留[佩恩]一具身影。

  宛如置身在舞台外的神,淡漠的观看着这场演出的开始....

  激昂的音乐旋律忽地戛然止住,一道苍茫、冰冷的声音透出来,回荡在天地间,

  “世界弥漫着焦躁不安的气息,因为每一个人都急于从自己的枷锁中解放出来,所有人都渴望挣脱地面飞向天空!”

  天空中黑云滚滚,像是一道道虬结的黑索封锁住天幕,接着那黑霾下压坠沉,翻滚的黑索寸寸断裂。

  从地面往上仰望,就仿佛看见——

  天,

  在崩塌!

  苍茫却冷漠的声音恍如高居云端的神明在俯瞰大地,漠然的审判宣告着,

  “但天空的背后是远比大地更深邃的黑暗,这层天幕对于人类而从来都不是笼罩的囚笼,而是一层屏蔽的保护!”

  忽然间,

  风起云涌,隆隆的雷响声震撼天地,一道恐怖的闪电撕裂黑云,一道狰狞巨大的龙头从黑云中钻探而出,像是缠裹旋转的巨蟒在黑霾中若隐若现。

  “而现在,人类开始妄图追寻窥探天空的真相,我赞美你们的勇气,也震惊你们的无知!”

  “我要最后告诫你们一次!”

  “天空背后不是自由,而是绝望的深渊,人类,你们现在退去还来得及,因为,当你们窥见深渊时,深渊也就窥探见了你们,一切终将不可逆改!”

  黑霾坠沉裂断,巨龙咆哮嘶吼,一座庞然的阴影逐渐露出轮廓,似乎是一座隐藏在云端与天空之间的陆地。

  无数身影绰绰,似人非人,一身漆黑如雕塑漠然的站在陆地边缘,似乎在朝云端之下俯瞰。

  而在那云霾深处,陆地中心有一座耸立的高塔恍如插入天幕的另一面,有几道隐匿在黑暗中恐怖身影正在缓缓地走出来。

  晓组织众人全部仰头,目瞪口大的看着天空上倒坠浮空的陆地,看着那些漆黑的身影似乎无边无际,俱都单手抚刀,漠然俯瞰,就仿佛在窥见另一个阶级森然,恐怖未知的世界。

  而那高塔之上,天的另一端里,似乎正有恐怖从天空的背面在走入此间的天空。

  一道,两道,三道,四道,五道!

  有五道身影正在徐徐走出,而中间则是一个在黑暗中飘浮前进的王座,王座上端坐一道身影,看不清面容轮廓,但透出一股恐怖如渊的晦涩气息,似乎如同天倾一般盖压下来。

  那道身影坐着,单手倚在王座的扶把上,单手撑着下巴,漠然的声音自是从其口中吐出。

  “人类,你们真的准备好,窥见天空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