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蝎旦那,你感受到艺术的气息了吗?”

  迪达拉目光灼灼的仰望着天空,他喜欢天幕恍似坠落的视觉冲击,喜欢从天幕背后走出的震撼出场,更喜欢空气中传来的激昂旋律。

  仿佛走入的不是草忍村,

  而是踏入进一个恢宏壮阔的舞台。

  他喜欢今天发生的一切,让他对艺术的审美与理解有了进一步的升华!

  ——爆炸就是艺术,但艺术的极致不在地上,而在天空上!

  迪达拉不在意窥见天空的资格,也不好奇天幕背后的景象,他生命中诞生的新追求和渴望,是如此的简单而纯粹——把天幕炸成粉碎!

  赤砂之蝎同样仰望着天空,一对凶狠的眼睛里泛着莫名的光泽,喃喃自语道:“地上行走的是人类,那这天上的是神明吗?”

  声音嘶哑中戴着一丝疯狂,

  “我只制作过人傀儡,而神明....是否也能制作成傀儡呢?”

  两个追求艺术极致的疯子,在此刻,不约而同的在心中对艺术提出了更高的设想和追求。

  该说,

  真正的艺术家的脑细胞都与常人不同,为了艺术,他们甚至敢侵犯天空,亵渎神明!

  “不错的眼神和念头,炸碎天幕和操控神明,真是异想天开啊!”

  黑白面具阴森乖戾,婴儿的啼哭声从天而降,直透灵魂,涅茧利踩在疋杀地藏摇动的蜈蚣身躯上,俯瞰着迪达拉和赤砂之蝎,复眼诡异的转动收缩,似乎能看透人心般。

  “你,能读心?”迪达拉和赤砂之蝎看着扮相妖娆诡异的涅茧利,心里刚刚浮出来一个念头,还未来得及张口。

  “人类的心思,只是一串激素分泌的神经信号,以及脑磁场的波频,只要能掌握翻译的密码,就可以破译。”涅茧利复眼幽幽的转动着。

  “你是人,是鬼,还是神?”迪达拉和赤砂之蝎同时盯着涅茧利脚下的婴儿脸蜈蚣,这恐怖狰狞的玩意儿极具辨识度,黑绝对鬼的情报里,有明确描述过。

  “人不应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见的,你们见到的那个和我一般无二的鬼,不过是以我的模子复刻制造出来的玩具罢了,漫长的时间岁月过去了,没想到这个玩具还存在于现世呢,是鬼舞辻无惨把其改造成鬼了吗?”

  涅茧利极具表演欲望,嘴角夸张的裂开,眼中露出一抹缅怀和回忆,

  “看来,鬼舞辻无惨对我很有感情呐,毕竟,说到底,他是我在实验室里制造出来的第一只也是唯一的一只鬼!”

  “鬼,是实验室里制造出来的,被眼前的....”迪达拉和赤砂之蝎震惊。

  “相对于名称我其实更喜欢用编号来区分物种,不过为了便于你们理解,在人类的语里,你们可以称呼我为神,死神!”

  涅茧利窥视着两人的内心,愉悦的解释道,

  “鬼的诞生是一个错误方向的进化,所以在灵王陛下的命令下,被蓝染惣右介队长封存了,但我一直认为,进化的方向是没有正确与错误之分的,存在即有合理的价值,而现在,鬼的重现似乎正在印证我的理念,这一次,因为蓝染队长的提议,灵王陛下终于同意让鬼也有了自然生命同等的权力。”

  “.....”迪达拉和赤砂之蝎呼吸一窒,没想到啊,黑绝对鬼的推断,某种程度而竟然歪打误撞到了!

  鬼,的确是护庭十三番制造出来的。

  “你们想听这个故事吗?”涅茧利显得很有耐心,只是脸上的笑容无比瘆人,“我对每一个自己制造出来的生命体,都还记忆犹新呐,哪怕时间已经过去了无比漫长的岁月。”

  如果换作黑绝,那他一定求之不得,听涅茧利把这个故事完整的说完,但,迪达拉和赤砂之蝎对这些不感兴趣。

  “你不如告诉我怎么才能把天幕炸碎啊!”迪达拉暗中操控无数的黏土蜘蛛爬裹上蜈蚣的腹足。

  “等我把你制造成傀儡,我就能知道一切答案了!”赤砂之蝎张嘴,喉腔探出机关,细密的毒针瓢泼如飞射向涅茧利。

  涅茧利复眼转动,360度无死角多焦距变幻的,场间没有任何一点隐蔽细节能瞒得过他。

  疋杀地藏甩动身躯,庞大的体型和恐怖的力量,像碾碎渣滓一样将黏土蜘蛛抖飞,空中连续爆炸的焰火只是在它的身体上染上一层微不足道的焦灰。

  涅茧利站在原地不动,澎湃的灵压从体内爆发,疯狂舞啸的寄坏虫透体而出,地面诡异的翻转变成黏腻的菌毯,天空被虫潮遮蔽笼罩成黑色。

  视野陷入无光的黑暗。

  瓢泼的毒针在黑暗中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涅茧利宛如鬼魅一般出现在迪达拉和赤砂之蝎的身后。

  “知道吗?人类千百年进化出来的躯壳和感官,有着太多的缺陷和不足,自然进化是一种要被淘汰掉的方式!”

  涅茧利双手轻轻在迪达拉和赤砂之蝎后背一抹,一层肉瘤蠕似菌毯就黏在他们身上,咕咚咕咚像是活物一般在跳动。

  “和你们讲这些故事与道理,是希望你们愿意死后把自己的身体捐献给实验室,这样你们虽然无法窥见天空,但身体或许会以另一种方式,永恒的在现世流存?”

  “就像鬼一样!”

  肉瘤爆炸!

  在漆黑绵密的黑暗中,光被隔绝,声音被吞噬,涅茧利阴森森的声音像是直接回荡在两人的脑海中。

  鲜血泼溅湿润空气,支离破碎的傀儡身躯洒落一地,地上黏腻蠕动的菌毯疯狂的生长凝聚成一道道畸形的活物,像是巨大狰狞的蚯蚓在地上钻爬着,脑袋上俱都顶着一颗凸起的狰狞的猩红眼球。

  不排斥任何知识,像海绵一样疯狂吸纳消化,一个陌生的新世界,对涅茧利的提升,是其他任何番队长都无法想象的。

  “孱弱的人类是无法窥见天空的!”

  “但,成为被我改造的新生命体,就可以具备仰望天空的资格,你们为什么要拒绝我的好意呢?”

  细菌黏毯和写轮眼融合的蚯蚓在地上蠕动,天空的虫网结出一个个肉瘤坠落砸下,蜈蚣的身躯在半空游荡,婴儿脸发出尖利的啸声,涅茧利的眼窝闪烁着诡异幽暗的光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