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你会认为活着是一种残忍吗?

  你会渴望死亡吗?

  曾经,

  角度和飞段从不会有这种哲学思考,

  但3分钟后....

  他们对生与死有了新的感悟认识!

  身体被缝合又被斩断,再被缝合再被斩碎,一开始还只是两截,后来就变成4截,8截,16截....

  哪怕角都的身体可以分裂出无数的触手来缝合,但,也永远赶不上飞段身体被分尸的速度。

  碎蜂的速度,太快了,快的空气中到处都是残影,密密麻麻的让角都和飞段产生了密集恐惧症。

  当然视野是不同的。

  飞段是单手在地上爬行,只剩一个脑袋,脖子,连着半截胸和独条臂膀,其他的身体部件儿都被砍成了零碎,玩具一样的洒落一地。

  一柄修长的镰刀,被倒插在路旁的电线杆顶端,那是飞段永远爬不上去的高度。

  作为邪神的不死信徒,飞段现在是真的卑微如蝼蚁,体会到了什么叫想死不能的痛苦。

  “接着爬,不要停,你敢停下来,我就....”

  碎蜂娇小的身躯就踩在飞段身上,就像是踩在一个滑板上,至于,邪神的祭典仪式,已经彻底从飞段的脑海中剥离了。

  他根本没有机会能画出那副祭图,或者说,在飞段往后余生的认知里,如果邪神有具体的长相,那她恐怕应当以碎蜂的面貌出现了。

  角都是在平地狂奔,根本不敢回头,不跑不行啊,简直太离谱了,后面那个女性太恐怖了。

  速度快的跟毒蜂一般!

  心眼儿也跟毒蜂的尾后针一样,又细又毒!

  只是,

  拿毒针戳了自己两下,就那么轻飘飘的叮咬,连血都没流几滴,角都体内的一颗心脏就突然爆碎了,胸口浮出一个漆黑的图案,像是蝴蝶,又像是毒蜂收拢翅膀重叠的斑纹。

  总之,

  就诡异的,

  不可理喻啊!

  “跑,跑的再快点啊,太慢了啊,是不想活了吗?”

  碎蜂的身形骤然出现在角都身后,手中的短刀当即变成一截锋利的指刃,套在食指上,轻轻的刺戳过去。

  “尽敌蛰杀,雀蜂!”

  角都后脊背汗毛倒立,背囊古怪的隆起一团触手喷涌而出,同样扎向碎蜂,后者轻笑一声,身若鬼魅错开,指刃轻轻在角度胳膊上碰了一下,像是微风轻拂,只割开一道发丝细的血线。

  然后,

  一个黑色的图纹浮现出来。

  一击浮现黑色图案,称为[蜂纹华];二击[蜂纹华]重叠合拢,则必死;合成二击必杀!

  角都目呲欲裂,盯着胳膊上浮出的图案,心头恍然,只要再被戳中一下,自己体内另一颗心脏就要爆碎了。

  他一共就5颗心脏,哪里经得住这么消耗!

  这就是神的能力吗?

  太作弊了啊!

  角都心头在滴血,他原本想配合飞段取下碎蜂一滴血,来献给邪神,哪成想,甫一靠近,飞段就被大卸八块,自己眼睛一花,身上还没传来痛感,胸口就烙上一个图案,一颗心脏就砰然炸碎了。

  这还怎么打?

  身后那个[神],仿佛浑身沾染剧毒般,触之即死啊,这如果是神,也必然不是飞段呼唤的邪神,而应当是死神吧!

  角都的求生欲非常强,毕竟是从千手柱间手中都能逃掉一命的传奇人物,他还没有放弃一线生机!

  他夺命狂奔,加速狂奔,直线狂奔,冲入进一团樱花笼罩的[幻境]中。

  是的,

  既然飞段靠不住,

  角都决定去和其他的队友会合,求救!

  “.....”飞段还在爬,缓慢而坚定的爬向散落在地上的残碎尸块儿。

  嗤嗤嗤!

  剥皮融肉削骨一般的剧痛覆盖全身每一个毛孔,角都刚踏进去半步,脚下就瞬间回撤,浑身炸开一团血雾。

  惊鸿一瞥中他看见西索和宇智波鼬恍似两个血人,漫天飘零的花瓣像是嗜血的蜂蝶在他们周身围绕了一圈又一圈。

  “这两个死定了!”

  角都心中一沉,转身换了个方向就逃。

  “.....”在绝望中挣扎,浑身若受凌迟剧痛的宇智波鼬和西索甚至没有发现角都来过。

  啪!

  体内又是一颗心脏碎了,却是碎蜂恼怒于他不敢进入樱花海,瞬间又戳了他一针。

  你莫不是以为,

  朽木白哉比自己还可怕,

  该杀!

  角都不明所以的更换第三课心脏,也不敢回头问,只能继续埋头狂奔。

  于是,

  他从外闯入进一团漆黑蠕动的诡异巢穴里,他登时看见惊悚到极点的恐怖景象:

  蠕动的肥硕蚯蚓,猩红转动的写轮眼,结茧的虫子,游荡在半空的蜈蚣,凄厉尖叫的婴儿脸,以及,一动不动,似乎已经失去行动和说话能力,被斑斓的恐怖埋葬半边身躯的迪达拉和赤砂之蝎。

  “我艹!!”

  角都扭头就撤,里面的画风太惊悚,空气里似乎都弥漫着毒气,只是脑袋攮进去吸了一口凉气,就感觉脑壳发麻,浑身腿软,意识迟滞,身体随时都要僵直昏厥一般。

  被菌毯覆盖,被虫子舔舐,被蚯蚓盯住的迪达拉瞪着滚圆的眼珠子看着无数的虫子在往身体里钻;

  脱掉绯流琥,露出清秀红发正太脸的赤砂之蝎,被婴儿脸含在嘴唇边,正在被涅茧利研究着身体构造,一对木然的瞳孔僵硬的转动着;

  他们俩同时瞥见虫巢外撕开了一道口子,一道熟悉的人影快速的探头闯入,又快速的离开。

  速度之快,甚至三人六目都没来得及对视交流。

  砰!

  又一颗心脏突然碎爆,角度默默地更换第4颗心脏,甚至内心有一丝麻木,他依旧不敢,也不愿回头看,只是木然的瞥了一眼地上如影随形的漆黑影子,心脏已经沉坠至谷底。

  前面是一个坑,巨大的长方形坑,一股阴寒森森的气息从里面传出来,角都想了想,很识时务的这次,不管不顾的闭着眼跳了进去。

  无论,

  底下的隧道里有什么恐怖,角都这一次都不会转身就逃了!

  还有两条命,

  绝对不可以再死在碎蜂手里了!

  角都在心里暗暗发誓,这是他最后的骄傲与倔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