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胸膛被贯穿,心脏爆碎....结果,愈合反杀?

  脑袋被砍断,浑身炸碎成渣滓,却如粉尘般原地重组,复活?

  自来也一对眼睛瞪得滚圆,差点从眼眶里掉落出来,内心升腾浮出无数个问号!

  这,都没死啊!

  都不是人类了吗?

  复活的波风水门与那个看不清楚身形的黑底红云袍激斗,打的好一片惨烈,残肢断臂乱碎,但偏偏最终都是完好无损般的愈合或复活,简直就浪费感情啊!

  都是鬼了?

  所以,未来是鬼的内战!!!

  自来也后脊背发寒,浑身毛孔颤栗收缩,脸上直冒虚汗,他心底掀起惊涛骇浪,在天空中到处寻觅真相的线索。

  树根缠绕,干尸吊挂,崎岖坑洼的地面铺满碎肉尸块,鲜血像是河流一样遍染大地,天空是深沉绝望的黑暗,连月亮都在映染晕红的光,闪烁着妖异邪恶的光芒。

  遍地是死亡!

  遍地是血腥!

  一片人间地狱,鬼怪乐园!

  自来也心脏不断坠沉,双眼不自觉的染满血丝,呼吸急促沉重。

  坐在后面眼皮耷拉的大蛤蟆先知,褶皱沧桑的面皮也在微微抽搐,虽然作为放映员,提前偷看是它的专属福利!

  但,哪怕已经偷偷看了许多遍,大蛤蟆先知依旧受到震撼,然后就是渗入灵魂的绝望!

  因为,他知道真正的未来,只会比这放映出的更恐怖!

  这个世界真的还有未来吗?

  自来也死死瞪着眼睛,他不相信未来会是如此恐怖,他希冀于在这天空中找到更改未来的答案!

  他看见.....

  那座狰狞恐怖的巨树顶端,有几道恐怖的身形凌空踩踏着,在他们的脚下,无形的空气恍惚变成了透明的阶梯。

  他们浑身浸染在缭绕的黑烟中,那黑烟从他们身上逸散出来,像是呼吸的触手在张牙舞爪的撕扯着周围的空气。

  鬼气森森!

  都是鬼!

  自来也心头明悟....

  14道身形!

  凌空踏立的身形恍似一体,但又好似彼此以树干为分界线对峙着,其中六道带着鬼月面具,体态站姿各异;

  另外六道则排成一列,看不清面孔,但每人脸上都生出一对圈纹状的眼睛,宛如神祇般漠然的俯瞰着一切!

  鬼月?

  还有轮回眼?

  为什么会有六个有轮回眼的人?长门呢,长门在哪里?

  自来也曾经在游历中收过三名弟子,其中一名弟子就有传说中的轮回眼,他曾经一度以为那名弟子就是大蛤蟆仙人口中的救世主,可惜,某次分别后,他再也没有见过这三名弟子。

  他几经打听,得到的却是他们都已经死掉的信息!

  自来也使劲眨眼,仰起僵硬的脖子,朝那对峙的12道身形更上方望去....

  六道鬼月与六道轮回眼对峙之上,

  是两道屹立在天空最高处的[人]型,其中一道身材削瘦,走路的步伐沉缓僵硬,似乎刚刚蹒跚学步,还未适应一般,他浑身都隐匿在黑烟中,只有一对暗紫色的轮回眼露出来,在其身后的空间似乎被某种诡异的引力拉扯,环绕在他周身静止;

  另一道身形高挑优雅,手中捏着华丽的手杖,头戴一顶高礼帽,面容精致的不似人类,一对猩红如渊的眼睛森寒冷漠,周身环绕的黑烟宛如沸腾般,好似有一个世界的恶鬼在那些黑烟中,随时准备扑杀出来!

  鬼舞辻无惨!

  还有那道轮回眼是....长门吗?

  他们要干什么?

  从场面来看,他们好似是联手的,又似乎隐隐在对峙忌惮....

  自来也貌似分析出来了一些什么,但更多的还是疑惑和费解,这种诡异惊悚的未来,每一个画面都透出匪夷所思,就算窥见了一些结果片断,也根本逆推不出来之前的过程啊!

  未来,世界走向终结?

  怎么走的啊....

  不是自来也不相信蛤蟆先知的预,而是眼前的画面太过离奇荒诞,与其说是未来,倒不如说是一个虚幻的噩梦吧!

  大蛤蟆先知似有所觉的瞥了一眼自来也的后脑勺,如果它能开口解释,它一定会告诉自来也,如果未来只是眼前的这样,那就好了!

  树巅顶端还在网上生长,似乎无穷无尽般直插入天幕的最深处,那颗猩红的眼睛缓缓的闭合,恍似变成了一个蠕动的花苞。

  鬼舞辻无惨和疑似[长门]的[人],快步连踏一左一右的站在花苞两侧,在对峙警惕着,也在等待着,而他们则不时的仰头望向头顶。

  明明已经站在天幕的顶端!

  为何还要频繁的抬头仰望,

  他们在看什么?

  自来也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片断,他死死地盯住那个蠕动的花苞,只觉得毛骨悚然!

  那个花苞里在孕育活物!

  巨树扎根在地面,将无数的人类吸成干尸,源源不断的养分被吮吸运输向树顶的花苞!

  所以,那颗花苞是生长在人类的尸骨残骸上,用近乎全人类的养分孕育出的....

  那里面,孕育的究竟是什么?

  投映在天空中的画面是没有声音的,像一出震撼人心的默剧,全程推断都得靠自我迪化和脑补。

  地面上还在激战,那些死不掉的鬼和死而复生的[人]在激斗不休,除此之外,真正活着的人越来越少,树上吊挂的干尸越来越多,一眼望去恍似整个世界都被吊挂在了树上。

  自来也的目光在那些激斗闪烁的画面中追寻,忽然目光一顿....

  一条巨大的蟒蛇干尸躺在地上,一个阴翳如蛇的男人站在蟒蛇尸体的头上,围绕他周围一圈是矗立的棺材,棺材板都是打开的,里面空空荡荡的。

  站在大蛇丸身后的还有纲手和一些或熟悉或不熟悉的身影,他们仿佛在听从着大蛇丸的操控和指挥,在与地面的人奸鬼物战斗厮杀着。

  大蛇丸!

  纲手!

  这是无数惊悚画面中,唯一令自来也感受到温暖的,他一直苦苦追寻的同伴,似乎终于在世界终结的时候,又回到了正义的阵营里!

  那些棺材和那些死而复生的[人]是大蛇丸搞得鬼吧,也是,以他的天赋和才情,搞出什么匪夷所思的研究都不令人奇怪啊!

  自来也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些所有的画面中,独独根本没有露出过他的身形....

  天空轰然暗沉,

  那朵树巅顶端的花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