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绝747藏在地底游动,豆腐脑一样惨白的脑浆里都是迷茫与费解。

  这里是哪?

  这不是自己监控的区域啊!

  明明刚才还是的,怎么一眨眼就换了一座山,简直就离谱啊!

  地底弥漫着一股阴森陌生的气息,那感觉就像是,从一个恒温的游泳池掉坠到了冰冷的臭水沟里,一股腥臭的恶寒涌入鼻息,钻溢入全身每一个毛孔,都让白绝747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陌生和恐怖!

  泥土中有腐朽的霉味儿,一粒粒蜘蛛卵密布在土壤中,密密麻麻的让白绝747视网膜发麻,他看着一颗颗虫卵忽然爆浆似的裂开爬出小蜘蛛,浑身都凸起鸡皮疙瘩。

  他是能在地底蜉蝣,但,这种地底他真的一步都不敢游,感觉稍微一动,就会有米粒大小的蜘蛛被吸入鼻腔,钻入耳朵,然后在自己的身体里扎堆结网。

  还这还不是最恐怖的!

  最恐怖的是这片[臭水沟]里没有查克拉的味道,这是他漫长生命中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没有查克拉?

  怎么能没有查克拉呢?

  在这个世界,查克拉就如同空气里的成分,无孔不入,无论有形或无形都会蕴含或沾染上查克拉的味道,区别只在于浓度和性质差异,但绝不可能没有,除非,根本就不在这个世界了!

  这不忍学!

  白绝747小心翼翼的将猪笼草伸探出地面,一颗光秃秃的脑袋刚伸出去半截,整个人就陡然一轻,像是被蛛丝黏住头皮拖拽,瞬间吊拽出地面,吊挂在半空中。

  白绝747下意识的呼吸,空气中果然没有一丝一毫查克拉的味道,只有一种阴寒森森的陌生气息。

  “你是我在这个世界见到的第1个活人!”

  纯真稚嫩的声音传入耳中,白绝747低头,看见自己脖子以下都被蛛丝缠裹成茧,一个只到自己胸口的少年正仰头看向自己,正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

  “我叫累,你愿意成为我新的家人吗?”

  “.....”白绝747看见累眼瞳中浮出的诡异字体,嘴巴张开成鸡蛋状,一颗脑袋高频的摇头道,“不可以的,我的脑子里没有背叛的念头,虽然,我也非常讨厌那个浑身漆黑的家伙。

  “脑子里没有这个念头吗?我喜欢不会背叛家人的亲人!””

  累双眼放光,将攥在手中的针头对准白绝747的胸口,针管里虽然已经空了,但针头上还挂着一滴鲜血的残余。

  “放心,你很快就会重新意识到,谁才是你真正的家人!”

  幽幽阴森的声音中,白绝747双瞳中逐渐被血丝吞没,半晌后,他解开蜘蛛茧,嘿嘿直笑着挠着脑袋,

  “你说的对,你们才是我的家人!”

  累的身后,蜘蛛鬼家族的成员都从树林中走出,全部露出阴森冷厉的笑容接纳了新的家庭成员。

  “我们需要食物,这些食物都已经馊臭了!”累看着白绝747请求道。

  “好的,交给我!”白绝747咧嘴露出尖利的牙齿,“我会将外面的食物带回家里来的!”

  ......

  首先是荒山附近的白绝,很轻易的就都被诱骗过来,大呼小叫的看着荒山夜晚出现的重影,然后就彻底安静留宿在了这里。

  接着,是荒山里的山贼和盗匪也被肃清一空,甚至有沿途路过的忍者会无故在夜晚消失,很快一个关于荒山的诡异传说逐渐弥漫开,这背后少不了白绝747的推波助澜。

  有着变形和伪装的能力,在欺骗和散布谣言的方面,白绝向来是非常擅长的。

  于是,

  2周后。

  原本无名的荒山,不知从哪里就被叫作了蜘蛛山,而每当夜晚的时候,无数的蜘蛛就会从阴暗中钻出来,满山的寻觅迷路的人类作为食物和孵化虫卵的巢穴。

  黑市中也出现了“调查蜘蛛山”的任务悬赏,前后有几波赏金猎人和独行忍者前往了蜘蛛山,但之后就再未有消息汇报回来,显然,他们都葬身在了蜘蛛山。

  蜘蛛山内有恶鬼的谣言传说,逐渐弥漫向整个水之国,当自来也乘船抵达水之国靠岸时,几乎没用两天,就从黑市打探到了这个情报。

  蜘蛛山疑似有食人恶鬼?

  难道,

  就是那田蜘蛛山?

  从黑市打探购买到情报的自来也,脸色极为古怪,原本以为会苦苦寻找,没想到这般轻易就得到了线索,顺利的简直就像是开了“导航”一样啊。

  但,

  自来也自然不会认为是鬼在设计自己,

  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因为鬼舞辻无惨的解封,那些原本伪装藏匿,或者在现世中沉睡的鬼,一个个都正苏醒或褪去伪装,露出了凶残的本性,开始变得猖狂起来了。

  蜘蛛山的谣传,会否是一种信号,是鬼舞辻无惨在召唤藏匿在现世中的鬼?

  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征兆啊!

  黑市里的情报,其实只是把这依旧当做谣传,至多认为蜘蛛山有不为人知的凶险,恶鬼食人不过是一种夸张的说法而已,但清楚内情的自来也,不会这般愚蠢,他怀疑那座山恐怕已经是一片阴森的鬼蜮了。

  “自来也大人,我们是要去这座蜘蛛山吗?”这一次随行的还有两名根部的上忍。

  当然,根部除了跟随自来也调查蜘蛛山外,还身负一个重要的任务,是要想办法潜入血雾之里的实验室,搜集有[虚化]实验的信息。

  自来也从妙木山看见的那个投映画面,已经单独汇报给火影猿飞日斩了,被后者下达了封口令,列为了绝密情报。

  猿飞日斩对妙木山窥探的未来,表现出将信将疑的态度,主要原因还是因为那画面太过惊悚和匪夷所思,而且,也没有人会愿意相信那未来是真的。

  “嗯,去蜘蛛山!”自来也面色凝重,对于猿飞日斩的做法,他表示理解,但是他并不赞同。

  因为,

  人类很可能已经踏入灭绝的倒计时了,

  再温吞吞的试探和谨慎根本就是在慢性自杀,

  现在,

  人类需要的可能是莽啊!

  同一时间,

  黑市的某个角落里,一身黑袍兜帽藏匿在阴暗角落里的大蛇丸,正用隐蔽的余光看着自来也急冲冲的冲出去。

  “君麻吕,你觉得蜘蛛山有鬼吗?是鬼舞辻无惨召唤你们的信号吗?”大蛇丸收回目光阴仄仄的问道。

  同样一身黑袍兜帽,全身都散发着阴森寒意的君麻吕舔了下湿润的嘴唇,在他脚边一名流浪忍者被吸干血液坐在椅子上。

  “我聆听到了召唤!”

  “十二鬼月候选者的竞选测试开始了!”

  君麻吕按捺住内心嗜血的冲动,寒声道,

  “蜘蛛山是祂特意为此搭建的舞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