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音忍村正在重建,台前傀儡是赤木森,对外宣称则是草忍村遭受了一场恐怖袭击,然后就一路奔逃,碰到了同样遭受恐怖袭击的音忍村,这可谓同病相连,然后顺理成章的就合并了。

  合并后依旧挂着音忍村的招牌,但台面上的领导人则是赤木森,而作为是幕后的实际领导人以及忍界首席科学家的大蛇丸,则闲来无事带着君麻吕来到了水之国。

  大蛇丸是盯上了血雾之里众多的血继限界家族,一方面他们可以成为实验台上的优质素材,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帮助君麻吕狩猎,尽早帮其提升实力,成为十二鬼月的候选者。

  没成想,

  刚一踏入水之国,就在黑市中无意中听到了[蜘蛛山]鬼的谣传,甚至还发现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朋友。

  “十二鬼月候选者竞选测试么!”

  大蛇丸咧嘴露出病态的笑容,他看着君麻吕阴森森道,

  “本来还想着如何把你送到鬼舞辻无惨身边,机会这就自己上门了,呵呵,这可能就是天命所归吧,君麻吕你必然会取得一个名额的!”

  君麻吕擦掉唇边的血液,苍白冷峻的面孔上,眉心黑纹无比的妖异,他点头寒声道:“我一定不会辜负大蛇丸大人的期望,通过蜘蛛山的测验,顺利打入进鬼的内部,潜伏在鬼舞辻无惨的身边。”

  用鬼潜伏入鬼的组织!

  鬼就算想破脑袋,怕是也想不到会有这种骚操作吧!

  “嗬嗬嗬....”

  大蛇丸发出嘶哑得意的笑声,冷邃的眸子里仿佛已经预见到了美好的未来。

  ......

  “最近又有白绝失联了!”

  黑绝眼神古怪的盯着阿飞,冷不丁的突然爆出来一个消息。

  [阿飞]解开身上缠裹的绷带,露出满目疮痍的身体,皱眉看着黑绝,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黑绝最近看自己的眼神很诡异,有一种隐藏很深的觊觎。

  [阿飞]晃了晃脑袋,将这种莫名其妙的念头抛之脑后,问道:“在哪里失联的?”

  “水之国,血雾之里的周边地域。”黑绝神情凝重的给出答案。

  血雾之里是黑绝手中操控的一枚棋子,但,这枚棋子最开始的作用是为了塑造[阿飞]的成型,之后更多的是被[阿飞]泄愤所用。

  可以说,血雾之里已经被折腾的半条命都没了,用处也越来越小了,处于随时都可以舍弃的地步。

  而黑绝的面色之所以凝重,纯粹是因为,血雾之里现在有了更特殊的含义——那里是[护庭十三番]第一次现世的地方。

  至少,

  是他第一次知道[护庭十三番]出现过行踪的所在。

  虽然之后出现了一些误会,和重大偏差的推断,但现在黑绝已然不敢再怀疑[护庭十三番]的古老真实了。

  他反而更在意[护庭十三番]曾经为何会出现在血雾之里了,或者说,与[护庭十三番]有关的任何线索,都会让黑绝心底的神经骤然绷紧。

  但与曾经不同,

  曾经他的神经绷紧,是为了打击同行和清剿,现在,则是为了躲避和疏离,他真的不敢再窥探[护庭十三番]的秘密了。

  甭管有多蹊跷和诡谲,甭管是什么未解的谜团,黑绝都不敢去窥探了。

  否则,

  恐怕都不需要[护庭十三番]降临惩罚,晓组织内部就会有某些成员要教自己做人了。

  “怎么回事?”[阿飞]心头也是悚然,身上的伤疤还没彻底愈合,他可不希望黑绝又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我不知道,我根本没敢查!”黑绝语气有些委屈,“我生怕这背后与[护庭十三番]有关,毕竟,他们第一次现身就是在血雾之里,容不得我不去谨慎对待,万一,查到最后又撞到[护庭十三番]头上,那可就.....”

  [阿飞]内心松了一口气,揉揉发胀的太阳穴,“你原本怀疑[护庭十三番]会再次降临血雾之里对吧?”

  “嗯!”黑绝点头,那是他把[护庭十三番]当作幕后同行时的推论,现在,他不太确定了,但依旧保留这种可能性。

  灵王与[护庭十三番]或许只是在天空俯瞰地面;

  然而,

  [蓝染惣右介]可就未必了,

  黑绝以一个幕后编剧的直觉发誓,[蓝染惣右介]跟长门透漏的话语中一定蕴含着巨大的谎,他必然对现世有所图谋。

  绝对不是“物种进化论”那么简单!

  甚至,

  黑绝怀疑前几次他发现的[护庭十三番]的行踪,很可能都是[蓝染惣右介]在暗中隐蔽布局,搞不好全是瞒着灵王在行动的。

  [蓝染惣右介]一定是在酝酿巨大的恐怖阴谋,晓组织是被其勾引入漩涡里的,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可能都是[蓝染惣右介]精心策划好的剧本,为的就是让灵王与长门定下“10年期限”的约定。

  所有人,包括鬼和灵王,都是[蓝染惣右介]局里的棋子,而此刻,他们业已彻底入局,无法脱身了。

  可怕的是,

  没有人知道[蓝染惣右介]究竟在图谋什么,黑绝只能肯定,这背后必然是一个惊天阴谋,可惜他无力看清,甚至,当前连窥探一丝一毫的胆量都没有了。

  那天的恐怖,实在是在黑绝心里烙印下了挥之不散的阴影,凡是可能跟[护庭十三番]沾边的事情,他都想尽可能规避着绕开。

  “你做的对!”[阿飞]很满意黑绝表现出来的态度,以前那种嚣张狂妄实不可取,今后做事当稳妥谨慎。

  “凡是[护庭十三番]出现过的地域,都暂时化作禁区吧,等待以后一一排查了危险隐患后,再做规划吧。”[阿飞]又补充了一句,“血雾之里就舍弃吧,水之国那边我们就遥遥观望吧。”

  ......

  血雾之里。

  会议室。

  枸橘矢仓照旧缺席,再不斩与干柿鬼鲛刺杀水影失败,双双叛逃,鬼灯满月请假缺席。

  偌大的会议室只剩下几个孤零零的身影,影射出雾隐村死气沉沉的衰败。

  “附近的荒山最近有了新的名字,一个无稽的恶鬼食人谣传在水之国弥漫,你们都听说了吗?”元师咳嗽两声问道。

  血雾之里虽然施行封锁,但,并非完全不理会外界的事情,尤其蜘蛛山就在村子附近不远,他们就算想置之不理都做不到。

  “恶鬼食人?可笑!”暗杀战术特殊部队队长嗤笑一声,实在无法理解像这种愚昧的迷信传说,是如何在水之国扩散开的。

  “当然不可能有恶鬼,我估计是某些穷凶极恶的叛忍隐藏在里面,抓拿路过的人去研究禁忌实验了。”

  “派出去的两组暗部去探查,结果杳无音信了。”

  一阵讨论后。

  元师拍板决定,由照美冥带领两队暗部去蜘蛛山一趟,务必搞清楚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同一时间,

  人丁愈发凋零,弥漫着阴森气息的鬼灯宅邸里,鬼灯满月推门走进卧室,瞳孔猛然收缩,看向屋子角落里。

  “鬼灯满月?”冷酷森森的声音从角落里传出来,一道阴影缓缓的走出。

  “你是谁?”鬼灯满月双手握向身后的刀柄。

  “鬼舞辻无惨大人邀请你参与十二鬼月候选者的测试,我是来给你送入场门票的.....”黑暗中的阴影露出[人]型轮廓,诡谲阴森的鬼月面具折射出邪恶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