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第215章 上弦之伍!

小说: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作者:坟头老树 更新时间:2021-07-16 12:32: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上弦之壹?!!

  鬼?!!

  猩红邪恶的写轮眼幽幽的转动着,印有字体的双瞳闪烁着阴森的光芒,黑死牟低头对视向鬼灯满月,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弧度:“我是鬼舞辻无惨大人座下,十二鬼月上弦之壹,黑死牟!”

  “.....”鬼灯满月依旧听不懂,但鉴于那柄嵌满眼珠子的怪刀正瘆人的插在自己胸口,他此时的心态与刚才截然不同,只觉得黑死牟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名词,都充满居高临下的逼格。

  “你说你是鬼?”鬼灯满月原本不信,但刚才黑死牟眼目脑袋炸开又愈合的画面,带给他极强的冲击力,由不得他不信啊!

  “不!”黑死牟抽出刀刃,飙射的鲜血成线从鬼灯满月胸口滋射出来,喷洒在他的剑袍上,将蛇蟒纹晕染黑红。

  鬼灯满月瞪大眼睛。

  “是,我们,是鬼!”黑死牟停顿一下,才从齿缝中迸出冰冷的后半句,“没有人类可以拒绝鬼舞辻无惨大人的馈赠,能够被转化成鬼是你的荣耀,你不可拒绝,并当感激!”

  鬼灯满月浑身僵硬住,就看见黑死牟手中打开一个盒子,挑选取出一根针管悍然顺着裂开的刀口,刺穿入自己心脏,推射注入。

  “你往我身体里注射了什么?”鬼灯满月摩擦着尖利参差的牙齿,如坠冰窟。

  “仔细的感受吧,你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愉悦的颤栗!”黑死牟把刀轻轻插回刀鞘,六目宛如看死人一般注视着鬼灯满月,“这是鬼舞辻无惨大赐予你的一滴鲜血,里面可是蕴含着一位上弦鬼所有的力量!”

  心脏在剧烈的跳动,仿佛下一秒就会爆炸,全身的血液都冻结似的,刺骨般阴寒,骨骼和肌肉像是被注入进诡异霸道的力量,在改变着内在的性质结构,身体好似被撕裂重组一般,每一个毛孔都在刺痛。

  脑海中,某个陌生残忍的声音在疯狂的咆哮,诡异的玉壶画面浮现出来,一只浑身通白,头顶长着鱼鳍和异形手臂的恶鬼从玉壶中钻出来,愤怒的缠裹向自己,似乎要将自己活生生吞食掉。

  “会是谁,最终活着呢?”黑死牟漠然的盯着鬼灯满月身体化作一滩液体,在地面蠕动,阴森邪恶的黑气从液体中逸散出来,蓝色的液体逐渐被染成漆黑如墨的色泽。

  一刻钟后,

  漆黑的液体停止蠕动,一碗玉壶从水面中浮现出来,接着玉壶炸碎,喷溅出的黑水逐渐凝塑成人型。

  “我可不喜欢鬼鬼祟祟的躲在玉壶里啊!”

  鬼灯满月晃动脖子,发出金属和液体杂糅的怪异声音,隐约中可见液化的身躯里仿佛隐藏着某些阴影在游动,他低头看着赤裸的胸膛,下一瞬身体恢复苍白的皮肤色泽,脑海中多出的恶鬼记忆也被他消化完毕,感觉就仿佛是自己多了一个恶鬼的记忆,并继承了那只恶鬼的全部能力。

  而那能力和自己身体融合的时候,似乎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和原本记忆中的画面有些许的不同。

  那只恶鬼叫作上弦之伍——玉壶!

  不,

  现在应当叫作上弦之伍——鬼灯满月!

  鬼灯满月转动着眼珠子,两颗眼球表诡异的浮出字体,邪恶森森的幽光在瞳孔中闪烁着。

  鬼灯满月活动身体,看着站在跟前的黑死牟,他单膝半跪向地面,喉咙中吐出的声音沾着一丝金属的质感,“感谢鬼舞辻无惨大人的馈赠,上弦之伍鬼灯满月参上!”

  “鬼舞辻无惨大人在那田蜘蛛山等你!”黑死牟转身走入消失在黑暗中,只余下一句阴森森的话语飘入鬼灯满月的耳朵里,“一场盛宴正在准备开场!”

  鬼灯满月眨眨眼睛,将字体隐匿入眼瞳背面,换上一件新的衣袍,将黑死牟留下的鬼月面具揣入怀里。

  他走到窗边,拉开窗帘的缝隙,正好看见照美冥带着两队暗部,步履匆匆的朝村子外走去。

  雾霾笼罩,暗无天日,就很适合鬼的孕育与滋生!

  “渴血啊~”

  鬼灯满月咬破嘴唇,用舌尖舔舐着伤口渗出的一滴血,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跟上了照美冥的队伍....

  .....

  距离刺杀枸橘矢仓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再不斩心有不甘的还未离远,尚还停留在水之国境内逗留。

  一想起那天的事儿,他内心就愤懑抑郁,一肚子怒火无处发泄,而静下心来细想,更是感受到毛骨悚然的心悸。

  自己被干柿鬼鲛设计了!

  但是干柿鬼鲛到底在搞什么?

  还有,

  四代目水影枸橘矢仓又是怎么回事,他是在配合干柿鬼鲛演戏吗?

  可是,

  干柿鬼鲛也跟自己一样叛逃了啊!

  越想越气,越气越想不明白,越想不明白,越不愿意走,再不斩觉得自己好似发现了村子里某个惊天隐秘。

  水影枸橘矢仓施行血雾之里,可能不单是残忍暴虐的原因,这背后难道还有更深层的阴谋啊!

  再不斩雾里看花,一脸雾水,但他决定要找机会潜伏回雾隐村,探查并揭露这背后的真相。

  外人都称呼再不斩为鬼人,

  但他们都错看了再不斩,

  在他冷酷的外表下是一颗火热的心脏,

  他一直都想改变和终结血雾之里的政策,

  他对雾隐村爱得无比深沉!

  刺杀枸橘矢仓是出于这个目的,准备再次潜伏回去揭露真相,同样是为了这个目的。

  再不斩小眼瞳中满是凶光,而静悄悄跟在他身后的,则是被他从路上捡来的工具人——水无月·白。

  瘦弱的身躯缩在宽大的衣服里,脸上有些脏污的灰尘却不遮蔽那张苍白干净的面孔,一对眸子澄澈剔透,宛如雪花一般。

  他默默的跟在再不斩身后,不发一,于他而将其捡回的再不斩赋予了他生命存在的意义,所以,无论再不斩要去哪里,他都会跟随,哪怕是去往一条可能通往地狱的死路,他也会沉默而坚毅的绝不掉队。

  在他柔弱温暖的外表下,是一颗冰冷坚韧的心脏。

  鬼人与雪花的组合,在这个肮脏丑陋的世界,竟然透出一股异样的美丽,但说到底,就是两个无家可归的人在路上游荡,彼此偎依着淡淡的体温来取暖。

  雾陡然间扩散,变深了。

  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儿从雾霾中飘了过来,一道漆黑的身影正从雾霾中缓缓走出....

  黑色礼服,漆黑手杖,优雅的步伐,一对殷红狭长的眼睛从雾霾中望过来,“无家可归了吗?不如跟着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