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第218章 夜幕降临

小说: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作者:坟头老树 更新时间:2021-07-17 12:26: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昏黄的余晖照在寂静的蜘蛛山,像是流淌的汁液在漆黑的山表上披上一层浣纱。

  嘎吱!

  一截干枯的木枝被踩断,几道戴着水波纹面具,穿着紧身作战服的雾隐暗部忍者,在树杈枝丫间快速的跳动着,灵巧的像是一群没有重量的猴子。

  其中有一道身影并未戴面具,穿着一身蓝色的抹胸连衣裙,系白色腰带,红棕色长卷发垂落至腰,随着跳动在轻轻摆动,前额右眼被遮住,只露出碧绿色的左眼,细长的眉毛轻挑微皱。

  “不对劲啊!”

  “这山里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危险啊!”

  照美冥脚下一停,身后的暗部随之急停,她站在树杈顶端,从高空俯瞰整座荒山,实在不明白那些蜘蛛与恶鬼的传说究竟藏在哪里?

  名不副实啊!

  不要说食人恶鬼了,便是连一只蜘蛛,一张蛛网都没有看见到。

  就这也配叫蜘蛛山,是哪个混蛋到处散布谣传播虚假广告么?

  “很奇怪,但村子里的确有忍者在蜘蛛山附近失踪了,陆续收到了蜘蛛山里有恐怖蜘蛛的情报也不少,总不可能都是假的吧!”暗部·工具人·甲沉声说道。

  “也许是所谓的[恶鬼]和蜘蛛都害怕躲藏起来了?”暗部·工具人·乙挠了挠头发,语气中是漫不经心的不屑。

  “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有鬼呢,肯定是某些流浪忍者在装神弄鬼罢了。”暗部·工具人·丙冷笑一声,“总有一些流浪忍者脑子坏掉了,喜欢组建恐怖组织,到处散布恐慌和谣,来抬高他们在黑市的悬赏金额。”

  黑市的悬赏金额,一方面是催命符,一方面也是知名度,对于某些忍者而,那个悬赏金额就是他们的身价榜单。

  总会有籍籍无名的忍者想要搞出些事情来扬名,从而快速的跻身于榜单之上,而散播恐怖永远是最快也最见效的方法!

  照美冥抬头望一眼天色,落日的余晖降落地平线,漆黑的夜幕如约而至,山表笼罩的薄纱从暗红色的浣纱诡异的换成了漆黑的绸缎,像是晕染出一层重影一般。

  “光线折射造成的视觉欺骗吗?”

  照美冥狐疑的挑了下眉毛,刚准备开口,忽地,就听到一个慌乱急促的脚步声从斜角的林子里传出来。

  空气失去了阳光的晕染,逐渐被夜幕融入,陡然间,一股阴森森的气息从空气中弥漫开来。

  “山里的气氛好像正在发生诡异的变化?”

  照美冥低头朝脚步声传来的方向望去,林间的树影在黑暗中映成的宛如幢幢鬼影,夜风吹拂发出恍似鬼怪呜咽的声音。

  一道踉跄的身影跌跌撞撞的在奔逃着,脚步姿势怪异,一瘸一拐的,手臂摆动间有血液滴溅,那人影传出沉重的呼吸,不时的回头张望,就好似身后有什么恐怖的东西正在追他。

  “好像是稻早!”暗部甲惊呼了一声。

  稻早便是前段时间,在蜘蛛山附近失踪的雾隐村暗部的一名成员。

  照美冥瞳孔微缩,踩树跃下,快速的朝斜角林子里跑去,跑进一看,竟然真是稻早。

  浑身衣着脏乱,全身都是凝固发黑的血污块,左脚裂开一条狰狞的伤口,形状诡异,是一道粗窄不一的尖槽,两侧是细密的小口子,看上去就像是被某种长满倒刺绒毛的节肢动物的足肢插了一下。

  头发和脸颊上更是沾着透明腥臭的黏液,眉毛和头发上缠着一圈圈黏腻的蛛丝罩着,一双眼窝凹陷,双瞳惊惶颤栗,显然是遭遇过什么可怕之极的事情,精神临近崩溃,呼吸更是急促焦喘,口齿打颤发出无意识的摩擦声。

  这可是血雾之里培育出的忍者啊!

  得是什么样的恐怖,才能把稻早吓成这种模样?

  照美冥从稻早身侧擦肩而过,面露狠厉,直冲进树林里的黑暗中,她倒要看看是什么鬼东西在追着稻早。

  几分钟后。

  照美冥眉头紧锁的回来,她没有在黑暗中发现有东西追杀稻早,不过,她手中倒是捏了一粒指甲盖大小的蜘蛛。

  一白天都没有找到一粒蜘蛛的踪迹,这会儿,就突然捏住一只活蜘蛛,照美冥脸上露出凝重。

  事情不太对,

  这蜘蛛山里透出股邪性的气息!

  几名暗部围在稻早旁边,后者的伤口进行了简易的包扎,情绪似乎从崩溃惊恐中缓缓平复下来一点,一对眼窝深凹,缠满血丝的眼球惊惶不安的看着众人,嘴里齿缝间含糊不清的重复着几个单词:“透,块透,又贵!”

  “逃,快逃,有鬼!”暗部甲对照着稻早的口型,脸色古怪的将这句话翻译过来。

  莫名的,

  一股阴森的寒意忽然弥漫在空气中,几名戴着面具的暗部包括照美冥的瞳孔都齐齐一缩,诡谲的气息悄然涌上众人心头。

  “鬼?开什么玩笑?稻早是被傻了吗?”暗部·工具人·乙双手捏住稻早的双肩,然后嫌恶的松开手,手上沾满了湿腻腻的液体。

  “别动!”

  照美冥厉喝一声,一把抓起暗部暗部·工具人·乙的手,在那些是透明的黏液中隐藏着一些灰尘颗粒大小的白色虫卵,不仔细看根本看不见。

  暗部·工具人·乙瞳孔收窄,他看见那些虫卵悄然无声的破裂,一只只幼小的蜘蛛爬钻出来,正在顺着自己的掌心纹理,埋头使劲的往毛孔里钻,好似把他掌纹内里的皮肉当作了温暖的产房。

  暗部·工具人·乙毛骨悚然,隔着面具下的肉脸都僵住,他猛然甩动手掌,将手里的黏液和蜘蛛甩落在地上。

  照美冥口中吐出一口浓酸溶液,弹溅在地上,将到处乱爬的小蜘蛛给腐蚀溶化掉。

  “这是....蜘蛛卵?”几个暗部同时勃然色变,扭头看着浑身沾满黏液的稻早,心里不约而同感觉怪瘆人的,齐齐倒退一步,离开稻早身边。

  照美冥口中喷吐出一团灼热的蒸汽,笼罩住稻早,将其身上湿腻的黏液烘干,一粒粒密密麻麻的蜘蛛幼虫被高温蒸死,浮现在稻早的皮肤表面,风一吹,就像是一层厚沉的霜底般脱落下来。

  “鬼,蜘蛛是鬼!”

  稻早受惊,猛然从地上跳起来,发出凄厉的尖叫,尖利的声音在寂静的夜色中尤为刺耳。

  几个暗部嗓子微微发干,猛然朝四周看去,突染感觉黑暗中,仿佛有无数颗怨毒死寂的眼珠子正在盯着自己等人。

  那不是来自活人的窥探,而是来自死人的注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