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第223章 听说,你们在找鬼?

小说: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作者:坟头老树 更新时间:2021-07-20 12:43: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大蛇丸没有机会与黑绝交流,否则行业前辈一定会用罄竹难书的血泪教训来规劝他,永远不要打这个危险的念头!

  大蛇丸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啊,玩火自焚都不足以形容他现在的操作。

  一个被编设好命运的棋子,竟然也异想天开的想要自己编设剧本,来反向操纵真正的幕后黑手了?

  这不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了么!

  头顶的云霾在悄然间降低,树林间阴潮生长着苔藓菌斑,将蜘蛛山里的画面直播向天空深处。

  辉夜奈见看着镜子里直播的画面,不知不觉陷入了沉思,喃喃自语道:“大蛇丸这是来找我了啊!”

  “这是要上赶子来还利息吗?”

  “人品可真好,搞得我都无法拒绝他的请求了....”

  身后并排坐着椅子,安静观看着直播画面的几位番队长,听着奈见会长的小声嘀咕,一个个正襟危坐,眼观鼻鼻观心,全当听不懂这话里藏不住的阴阳怪气。

  “会长,他这是打算来干什么,把自己的脑袋献上您的餐桌吗?”涅茧利挤眉弄眼的问道。

  辉夜奈见感觉涅茧利这是在暗示自己啊,让自己杀掉大蛇丸,涅茧利就可以抽出大蛇丸的魂魄给其换具义骸,然后,发配到技术开发局每天准时打卡上班了。

  自从隐匿机动处被解封投映入现实,且是满员编制后,涅茧利就动起了攀比的小心思,时不时在辉夜奈见耳边嘀咕,想要让其将完整的[技术开发局]也从静灵庭搬运到现世来。

  辉夜奈见颇为无语的瞥了一眼涅茧利,涅茧利见小心思被洞穿,很熟练的避开会长的目光,就仰着脑袋黑白面具怔怔的望着天空假装发呆。

  “大蛇丸当然不是来送脑袋的,他是想跟我玩一出忍界版的无间道!”

  辉夜奈见眯着眼睛,看着画面中冷酷森森的君麻吕,嘴角勾起一抹诡谲的弧度,“也罢,那我就下场陪他演一下。”

  辉夜奈见起身,轻轻揉搓了面颊,瞬间就切换成[鬼舞辻无惨]的仪容气质,他换上英伦范儿的西服。

  一步迈出,[鬼舞辻无惨]飘浮在云霾中,无声无息的隐匿入夜幕,飘落降临向蜘蛛山最深处的真实裂隙中....

  黑暗幽邃的裂隙,如虚似幻,两侧的树木仿佛受到污染,都凋零腐朽,枯败的树干形状可怖,乍一眼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个死人尸体倒插在地面上,脱水阴干的躯干肢体露在外面冷风中,发出呼呼的呜咽声。

  一些枯褶的蛛网缠绕在肢体上,随风飘荡却不飘落,简直如同披散打结的白发在倒竖狂舞。

  幽冷的月光从顶端洒落,却像是隔着一层厚厚的纱网般,月光被筛漏过似的,在地上映出颗颗粒粒的斑点,拉近距离再细看,那些斑点中分明飘洒着无数的灰尘大小的蜘蛛虫卵。

  “空气里都是蜘蛛卵。”照美冥脸当场就绿了,只觉得鼻腔和嗓子眼儿里都痒痒,裸露在衣服外的肌肤都黏了一层白灰。

  她连忙从其他暗部手里要过一张面具戴在脸上,总算觉得呼吸稍微顺畅了一下,但心里依旧发毛。

  “山顶的重影彻底凝为一体了!”自来也一路都在警惕观察着,他看着眼前这道幽暗虚幻的裂隙,就仿佛一条通往山背面的隧道。

  “这后面是鬼的世界!”

  稻早一瘸一拐的止步在裂隙的入口,脚下和腰肢不动,只有一颗脑袋僵硬的朝后转动,惨白的黏满血污的脸在月光映衬下像鬼一样,声音也说不出的怪异瘆人,

  “你们真的要进去吗?进去了会被鬼吃掉的!”

  寂静中是风声呜咽,夹杂着稻早的声音,气氛阴森而恐怖。

  照美冥瞳孔收缩,有些狐疑地看着稻早,后者的表情很诡异惊悚,让她眉头微微蹙起:“鬼,你在说什么呢?是那些蜘蛛怪物吗?”

  自来也瞳孔同样收缩,他一路都在假意“色眯眯”地偷看照美冥,感觉其不像是在演戏,好似当真不知道也不迷信鬼的存在!

  难道,

  真的是自己多心了?

  但,

  自来也清楚稻早说得八成是实话,这裂隙后面恐怕真的有鬼,且不是外面那种能被杀死的人蛛杂交的伪劣[鬼]。

  “稻早可真是被吓傻了,连鬼这种胡话都搬出来了,还反复不停的强调!”雾隐村暗部工具人叹气道。

  “可是,你有没有觉得气氛很阴森,这座蜘蛛山的确很诡异啊!”又一名工具人暗部狐疑道。

  “不要自己吓自己!”工具人暗部瞥了一眼照美冥,鬼灯满月,以及叛忍再不斩,和木叶三忍之人的自来也,就这阵容,莫说不可能有鬼,就算真的出现了鬼,那也应当是鬼害怕啊,他狠声道,“我们的任务就是探查蜘蛛山的真相,现在真相就藏在那后面,无论如何我们都得进去!”

  这话在理,

  忍者本质上就是执行任务的工具人,

  尤其在血雾之里的政策下,

  可断没有自主放弃任务的自由。

  雾隐暗部工具人说话的时候,木叶根部面具下的表情都极为古怪,自来也的眉心也是狠狞成疙瘩。

  “哪那么多废话啊,立刻进去给本大爷带路啊!”再不斩挥刀抵在稻早的喉咙,声音中蕴含着阴森的杀机.。

  白低着头,手中的冰晶折扇在轻轻摩挲,鬼灯满月同样发出阴仄仄的冷笑声。

  “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稻早脸上浮出一抹狰狞的怨毒之色,扭头转身朝幽暗的裂隙隧道中走去,转身的刹那,嘴角勾起了一抹诡谲的弧度。

  月霜洒落下,裂隙如幕布荡漾出水波状的涟漪,稻早的身影穿透涟漪,在幕布上折射出虚幻模糊的影子。

  再不斩与白紧随其后跟入进去。

  “进!”

  照美冥深吸一口气,带着暗部工具人同样迈步而入,鬼灯满月舔了下嘴唇,发出意义不明的阴森冷笑,同样穿透入涟漪幕布之后。

  场间瞬间空空荡荡,只余下木叶的队伍。

  “应该是我猜错了吧!”

  自来也向根部比划了一个注意警惕的手势,然后咬牙,也跟着穿入进山的背面。

  漆黑诡秘的雾气笼罩着裂隙,像是通过一条深邃不知距离的甬道,山背后的景色映入眼帘,惊悚陡然间侵入占据活人颤栗的眼球。

  “听说,你们在找鬼?”

  阴冷戏谑的声音像冰碴子般剜入耳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