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大蛇丸进来的时间段,比自来也早一点,作为礼物,他是被君麻吕“拴”住脖子走进来的。

  大蛇丸自忖,君麻吕作为第一个鬼奸间谍,是开创历史先河的,所以,鬼舞辻无惨是不可能怀疑君麻吕的忠诚问题的。

  然后,

  他就可以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兜售自己脑海中的知识与科技,让这个据说被封印1000年的旧时代之鬼,好好感受一下新时代进步的思潮与理念,继而顺理成章的,成为鬼的座上宾,另外,君麻吕也可凭借此功劳被鬼舞辻无惨看重,彻底潜伏入鬼舞辻无惨身边。

  诱饵就是自己这颗无人能出其右的聪慧大脑;

  画饼就是替其攻克阳光致死性的缺陷;

  争取索要研发经费和素材那自然是....包括鬼舞辻无惨在内的所有鬼!

  大蛇丸认为凭借自己的能力,若能得到全体鬼的研究数据,解决[阳光致死性]的课题只是时间问题,而依此他也可以秘密研发出成为更优越完美的鬼的方法,乃至取鬼舞辻无惨而代之。

  剧本的编排设计,大蛇丸反复推敲过,不觉得会有问题,但....鬼舞辻无惨全然不安套路出牌啊!

  当君麻吕被请入,大蛇丸刚踩上阶梯,抬头望向那个摆满空置餐盘的餐桌时,鬼舞辻无惨就拿刀叉优雅的敲了下餐盘。

  叮当!

  清脆的开餐声落下,大蛇丸内心忽地一咯噔,就听见鬼舞辻无惨淡淡的命令君麻吕把自己的脑袋摆上餐盘。

  全程根本没有给大蛇丸说话推销的机会,他怀疑鬼舞辻无惨是理解错了君麻吕的意思。

  君麻吕入场时对鬼舞辻无惨的原话是:“这个人类的脑子或许会很有价值!”

  但,

  鬼舞辻无惨似乎会错了意,理解为了——这颗脑袋可以切开食用,很滋补营养?

  “.....”大蛇丸内心抓狂,他是来推销自己脑袋里的知识的,才不是来奉献自己的脑髓的,吃脑补脑是毫无科学依据的啊。

  大蛇丸心头拔凉,他终于明白自己剧本里的重大纰漏了,他没有办法操控一个与时代脱节了1000年的老鬼,他们之间存在的不仅是生殖隔离,还有思想代沟,交流障碍。

  更悲催的是,君麻吕完全按照鬼舞辻无惨的命令照做,倒不是君麻吕背叛了大蛇丸,而是大蛇丸不相信君麻吕临场发挥的演技,所以就只交代了一条——进去后无论鬼舞辻无惨命令他做什么,他都坚决照做就是了。

  于是,

  自来也等人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个剧本还未展开就要终结的尾章,君麻吕钩缠住大蛇丸的脖子,将其脑袋稳稳的贴抵在冰冷的餐盘上,站在鬼舞辻无惨身后服侍的黑死牟,面无表情的走过去,刀锋出鞘就准备斩断大蛇丸的脖子。

  君麻吕此刻终于察觉到不对了,脸色微变,收钩住大蛇丸脖颈的骨链悄然松弛。

  大蛇丸刚准备缩头躲闪,就看见白发狂奔的自来也,震耳欲聋的嘶吼声回荡在每一个阶梯之上。

  那是同伴的急救吗?

  不,

  那是大型社死现场的广播啊!

  大蛇丸这一刻闭上了眼睛,泛着潮红的脸色像极是将死之人的回光返照。

  自来也奔踏如飞,手中秒搓螺旋丸,将攒射而至的蜘蛛丝搅碎,双足蹬地,如同大蛤蟆腾飞般从蜘蛛鬼家族头顶跃过。

  落地一脚踩碎阶梯石台,身体朝前急窜而出,人未至,口中喷吐出的油焰便如同凤仙火般旋转着盖向君麻吕和黑死牟。

  鬼舞辻无惨轻抿红酒,殷红色的眸子深邃幽暗,看不出喜怒。

  “累,这些人是你送给我的食物吗?”鬼舞辻无惨舔了下唇边的红酒滴,幽幽的声音回荡着,听不出任何情绪的波澜,但在场间的所有活人就同时感到森寒的凉意从脚底板直窜上脑门儿。

  “我好心好意派家人领你们过来,可不是为了让你们打扰到无惨大人用餐!”累猛然抬头,少年般的脸孔上露出恶鬼的狰狞与凶残,“你们辜负了我的好意!”

  你管这叫好意?

  为何,

  我觉得你是在想把我们都诓骗到此,一起杀掉作为那位大人用餐时的娱兴表演啊!

  一干活人脸色剧变,心头狂跳,森森的恶意从四面笼罩过来,分别是累,鬼蜘蛛家族,再不斩,白。

  “死吧,用你们的鲜血沐浴我的身体,血鬼术·魈壶地狱!”

  鬼灯满月狞笑着,身躯诡异的液化涌荡,一条条浪花状的触手从液化躯体中伸出,像是无数柔韧的章鱼触手,张牙舞爪的卷动向活人。

  一名雾隐暗部躲闪不及,瞬间被缠绕住,轻轻一拧,整个身体便如麻花状爆碎开,鲜血肉沫爆浆似的淌落,将鬼灯满月液化的身体染成斑点状的红色。

  “还不够,还不够,还不够啊!”

  鬼灯满月疯狂的大笑着,忍刀七人众本就都嗜血好杀,被转变成鬼月上弦后,毫无疑问,鬼灯满月内心中疯狂残忍的阴暗面也被放大了。

  其他人连忙躲闪开,空气中却悄然间围拢上一圈冰镜,层层叠叠恍若一座玻璃冰宫。

  下一瞬,每一个冰镜中都浮出一道白的身形,眼中带着一抹秋意的怜悯,却又夹杂着寒冬般的冷漠,就好似在每一道镜子中的身形背后,都还藏着另一道看不见的影子。

  “我不想杀你们,但,再不斩与无惨大人的意志我不可以违背,所以,我会尽可能让你们没有痛苦的死去的,请不要反抗了!”

  白在镜子中轻轻挥动冰晶折扇,

  “血鬼术·灭杀水翔·莲叶冰!”

  镜子中射出无数细密的冰晶千本,瓢泼如雨倾盆覆盖,忍者们疯狂躲闪,挥动兵刃连绵成刀风将千本击碎,然后,脸上还来不及浮出喜色,就看见碎化的千本诡异的化作莲花状水雾,冻霜皮肤,侵蚀入鼻息。

  “啊!”

  凄厉的惨叫声中,一名木叶根部成员揭掉面具,嘴巴和鼻息溢满冰霜,疯狂的抓挠撕裂衣服,指甲划破胸口淌出道道鲜血。

  明明皮肤上没有接触到冻霜,但就浮出一种冻裂的青紫色,毛细血管爆凸成莲叶的斑纹,却是胸内的肺腔已然被寒气侵蚀冻结,寒意从体内毛孔逸散向体外了。

  挣扎了不消一会儿,那个根部忍者便停下,浑身冻青着惨死当场。

  众人心头发寒,这也叫没有痛苦的死去,还不如被鬼灯满月一下拧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