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第232章 四年后,正剧开幕

小说: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作者:坟头老树 更新时间:2021-07-25 16:14: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新时代的恶风席卷地面,鲜血和尸骸染红海陆,天幕也恍似被黑与红晕染,那是死亡与血腥渗透的颜色,而时间的齿轮就在黑暗的乐章中,稳定而冰冷的旋转着.....

  第1年,

  恶鬼覆灭了雾隐村,无限城悬空坐落于雾隐村的残骸遗址上,整个雾隐村都化作了鬼窟巢穴;

  第2年,

  按捺不住的数千云忍跨海而来,刚一登陆就被恶鬼伏杀,血流漂橹,海岸线被碎尸断骨堆满,千名云忍命丧当场,断后的四代目雷影·艾也付出了一条手臂,败退而走,但也同样封印抓走了几名杀不死的恶鬼;

  第3年,

  火之国边境上,旗木卡卡西在某处遗迹中与恶鬼相遇,最终斩杀遗迹中的恶鬼,该名恶鬼眼瞳中烙印有下弦字样,

  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只被杀死的恶鬼,具有非凡的历史意义,对此各个忍村先后探知了这个情报,继而研究探索,最终发现秘密藏在旗木卡卡西的那柄刀里,而那柄刀是在草忍村的原址遗骸被重新锻造的,各忍村在草忍村原址上发现了一块被磨损缺字的生锈牌匾——车鬼?

  各种推断,与秘密调查研究相继展开.....

  第4年,

  各个忍村和某些秘密组织都相继研发除了成果,忍者终于洞悉了鬼的弱点,至少他们自己是如此觉的,

  但云忍村的前车之鉴未远,没有任何一个忍村愿意去进攻孤悬海外的鬼窟巢穴,

  诡异的局势下,人与鬼陷入了某种默契地平静,并在某次彼此的试探后,互相都签署了一份[和平协议];

  世界仿佛进入人鬼共存的新格局,鬼窟无限城自此被忍者被称为鬼隐村,但看似平静的海面下却有汹涌的暗潮在涌动着!

  时间的齿轮终转入一个特殊的时间点,木叶63年,原世界[正剧]的篇章缓缓地拉开帷幕,而与原本不同的是,新时代里却少了雾隐村,而多了鬼的存在,那么故事的线条脉络又将向何处发展.....

  ......

  木叶隐村。

  凋零的树叶在空中飞舞,从窗户边落下,忍者学校的毕业班里,伊鲁卡唾沫星子飞溅地在黑板上,书写着理论课的知识内容。

  无聊,

  枯燥,

  且乏味!

  都是些反复翻讲的时事内容,只有偶尔提到与鬼相关的内容时,底下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学生才会竖起耳朵倾听,但能够在课堂上宣讲的,大都是一些经过层层筛检,没有太大营养价值的东西。

  真正与鬼相关的情报与研究在各个忍村都是绝对的机密,哪怕,因为[和平协议]的签署,鬼窟无限城被戏称作——鬼隐村,但各大忍村关于鬼的信息依旧不会共享,而是愈发的封锁保密。

  人类的内斗一刻都未消停过,尤其是当各大忍村自以为掌握了能够制裁和杀死恶鬼的方法后,每一个村子都心怀鬼胎,一方面对鬼忌惮警惕,另一方面又期待能够借助鬼的力量来削弱甚至消灭其他的村子。

  说到底,

  每一个忍村都有充当救世主的理想抱负,且都在脑海中勾勒出了一出跌宕起伏的剧本!

  毕竟,

  鬼既然能够被杀死,

  那危害性就垂直坠降了,

  而,

  某种可操作性的机会就直线上升了!

  就在这种诡异的默契中,忍界各忍村正在展开新一轮的军备竞赛,木叶隐村时隔四年后,又一次正在着手准备中忍联合考试。

  “明天毕业考试后,你们就会被分班分配带队的老师,能够获得老师认可的说不定就有希望参与今年的中忍联合考试。”伊鲁卡合上书本,停止最后一堂课的教育观书,眼神不由自主的扫量着下面的学生。

  在某个金色短发,脸上生有狸猫胡须的漩涡鸣人身上微微停顿,继而又瞅向斜对角一头黑发,眼瞳黑红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宇智波·佐助身上停顿。

  这两个是他班上实战成绩最优秀的,且是被火影大人交代要特别关注的对象,前者是九尾人柱力,一身筋骨肌肉如钢似铁,浑身毛孔隐约有磅礴的热气喷涌,就像是一座随时会喷发的熔岩火山;而后者则是宇智波的遗孤,一对猩红的眸子底布满森寒,全身都散发出阴森森的气息,就像是一条刚刚吞食掉猎物正在休眠消化的毒蟒。

  而相同的是,这两人在村子里的生活状况都不太好,因为某些历史遗留的问题,二者都是遭受村民冷眼和排挤的对象,且时刻处于暗部的隐秘监控中。

  伊鲁卡默默地移开视线,又在其他学生身上逡巡,将心底杂七杂八的念头,强行压下去。

  值此忍界动荡,暗潮汹涌的时间,也不知道这批学生在离开忍校,几年后还能有多少人存活下来。

  他内心长叹一口气,但丧气话是不会说的,相反还要鼓舞这些学生明天顺利通过毕业考核,成为一名光荣的木叶下忍,在今后的忍者道路上不断攀抵高峰,早日成为木叶的栋梁。

  伊鲁卡实力马虎,但在《火之意志》的熏陶教育上,是猿飞日斩赖以器重的得力下属。

  “伊鲁卡老师,中忍联合考试,鬼会来参加么?”一头乱发,脸颊涂有倒三角面纹的犬冢牙龇牙问道。

  教室陡然安静死寂下来。

  漩涡鸣人脸上的胡须轻轻抽动,这四年来他每天都在经受九尾查克拉的灼烧炼体,为的就是在面对鬼的时候,不会成为对方的食物口粮,而四年前那日的天空直播,他更是亲眼见到雾隐村的人柱力是如何被鬼杀死分尸抽干吸食尽血液,甚至连体内的尾兽都被抽取出去封印入那座恐怖的鬼城中。

  四年来,每时每刻漩涡鸣人体内的神经都是紧绷的,和自以为洞悉杀死鬼的村子不同,漩涡鸣人内心深处的生存危机,一刻都没有放松过,而寄居在其体内的九喇嘛也是一直在督促告诫他。

  漩涡鸣人的呼吸变得有一丝急促,对于明天的毕业考核他没有一丝担忧,他现在的心思已经自动转移到未来的中忍考试上。

  “如果鬼也参加之后的中忍联合考试,那么....”

  漩涡鸣人咽了一口吐沫,内心有一丝恐惧,还有一丝莫名的亢奋,默默忍受痛苦修炼四年,也是该找个机会检验自己的实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