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滴答!

  鲜血顺着冰冷的金属台滴淌落向地面。

  平躺在上面,一动不动,身体表面浮出丝丝缕缕的黑线,一股邪恶的查克拉从体表每一粒毛孔中渗透出来,旗木卡卡西猛然睁开眼睛,露出一颗猩红诡异的万花筒写轮眼。

  “感觉怎么样?”一身白大褂眉头微锁的纲手站在旁边,身后跟着观测和记录数据的静音。

  “我感觉身体的温度有些低,肌肉有一种撕扯的酸痛,身体内的查克拉在激增。”旗木卡卡西打开衣袖,看着狰狞暴凸的血管宛如一只只蜈蚣在蠕动,沉声道,“查克拉像是被抽水机疯狂地从细胞中吸扯提炼出来,但是身体并未感受到疲惫,这种感觉还不错,实验应该算是成功吧!”

  查克拉的储量一直是卡卡西的短板,这主要受限于卡卡西的体质,但现在,他能够感受锁住查克拉的阈门被打开了,查克拉在激荡狂涌。

  一般而,这种打开阈门等同于自杀,虽说是冲破了身体的桎梏,但同样是在疯狂地透支生命。

  然而,

  卡卡西能感受到有另一股力量被寄入他的身体内,同样在源源不断的补充着他身体的透支。

  那是[虚]!

  之所以称作[虚],而不是鬼,是因为自来也从雾隐村盗取回来的《虚化实验》的相关情报。

  那一天,趁着血雾之里沦陷为鬼窟,自来也找到机会顺利潜入雾隐村实验室,窃取出了一份关于《虚化实验》的报告。

  他当然不清楚这份《虚化实验》报告是他潜入进入前一分钟,才被放置进去的。

  报告有缺漏,很多重要内容都已经被销毁遗失,仅存的内容还有加密处理,被其带回给木叶时简直如同一部天书。

  好在忍者本就是破译秘密的职业,之后4年,在人与鬼频繁的局部冲突中,木叶隐村活捉封印了几个被转化成鬼的原雾隐忍者,从他们的脑海记忆中窥寻到了一些隐秘,相互对照一点点的破译,在奈良鹿久的带队攻艰下,这本加密的报告内容终于完整的呈现在了木叶高层面前。

  木叶隐村由此得知:[鬼]与[虚]是全然不同的两个物种。

  鬼全都是由鬼舞辻无惨转化而来的,鬼是所谓的一鬼即为一族。

  而,

  虚则是人类空洞扭曲的灵魂畸变后的产物,是可以后天人为制造的,雾隐村研究的就是这个实验技术。

  但很可惜,实验技术的相关资料都被销毁了,纲手也没有办法仅从只片语的文字上,逆推出虚化的技术,另外就是,关于雾隐村如何得知[虚],和从何处开始研究虚的,剩余的报告上也语焉不详。

  木叶无法得到虚化技术,但他们手中却有从极乐之匣中,逃逸封印的虚,于是,纲手率领医疗部对此进行了研究。

  然后,

  开发出来了一种类似于人柱力封印寄生的方式,即,把虚进行压缩封印后,再用手术的方式寄入人体内,相当于在人类体内嵌入一块蓄电池。

  这中间还涉及到许多其他的秘术,且尚未完全成熟,是隐藏一定风险的,而卡卡西则执意要求作志愿者小白鼠,纲手原本是不答应的,但耐不住卡卡西的再三请求,才给他做了这个手术。

  目前来看,似乎效果还不错!

  “我还要再跟你说一遍,这个技术很可能存在未知的隐患,你要时刻注意身体的异常。”纲手看了一眼卡卡西的身体各项指标,依旧不放心的叮嘱道,“毕竟我们对[虚]的认知还停留在很浅显片面的阶段。”

  他们唯一清楚的,就是鬼与虚是一同被封印入极乐之匣的,而显然极乐之匣里的虚不可能是人造产物,那么,鬼舞辻无惨为何会与那些虚一同被封印,这就又是一个未解的重大谜团了。

  “我知道,我会注意的!”旗木卡卡西尝试控制着体内的查克拉,他感觉体内的查克拉似乎发生了某种异变,但暂时说不清楚,眼窝中流转的查克拉透出股诡异的阴寒,脸颊上的皮肉也好似有些僵硬,就好似有某种细碎的渣滓要从脸颊表面浮现出来。

  卡卡西摸了摸脸颊,驱散了那种诡异的错觉,控制着体内查克拉的流转,身体表面浮出的黑线隐隐消匿于皮肤之下。

  “卡卡西,其实,你不用如此着急的!”纲手叹息一声,“自来也口中的末日,未必就是真的。”

  猿飞日斩尽管下达了封口令,但眼见血雾之里沦为鬼窟,大蛇丸更是在自己眼皮子下与鬼沆瀣一气,而其他忍村还依旧在勾心斗角,无法团结联合,再兼之《虚化实验》报告里的内容,一桩桩一件件都在敲响自来也脑海中的警钟,他深感留给人类的时间不多了,仅仅凭借自己一人恐难更改未来,所以他将这个秘密私下泄露给了木叶的一些忍者。

  其中有人将信将疑,也有人嗤之以鼻,纲手就属于将信将疑的那类,而旗木卡卡西则是属于被说服相信的那一类,当然,这背后可能还蕴含着他妄想将[阿飞]拯救回正途的执念。

  为此,

  旗木卡卡西需要实力,刀术,写轮眼,查克拉....他都需要,他不能有任何短板,才有可能再下一次面对[阿飞]时,彻底将对方打醒。

  这4年来,卡卡西也从未间断过,寻找晓组织与[阿飞],但奇怪的是,与鬼的高调登台不同,晓组织却好似彻底销声匿迹,从现世消失了,这也是带给卡卡西极大不安和紧迫感的原因之一。

  鬼开始肆虐为祸了,而,鬼的下位组织人奸却销声匿迹了,这显然不合理,只可能是在看不见的阴暗处在酝酿阴谋啊!

  自来也前不久,在[和平协议]签署后,就当即离开村子,孤身上路,去寻找晓组织的踪迹,以及未来所窥见的那位,疑似长门的身影。

  “你最近不要离开村子,我需要时刻观察你的身体状况。”纲手说道。

  旗木卡卡西蹙了蹙眉。

  “正好,这一届的下忍要从学校毕业了,需要指导上忍来带班。”纲手不待旗木卡卡西拒绝,便将猿飞日斩的命令,转述传达道,“火影大人让你负责指导第7班,希望他们能够赶上这一届的中忍联合考试。”

  旗木卡卡西低头接过分班表,瞳孔猛然收缩,盯着上面的名字,缓缓的点头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