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野真希茫然的看向客厅,已然没有了长岛冰茶所存在过的痕迹,确认绿川光在家后,清野真希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毫无形象地扑在了床上,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坐起双手抱膝。

  在另一个世界中,客厅好像多了些其他的东西,比如母女二人的合照,但最惹眼的是一副画像,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是年轻时候的母亲。

  在一片月季花丛中,黑发少女迎着光笑着,张着嘴似乎在说着些什么,伸出的手仿佛是想越过画握着谁,画面格外的美好,她就像是一位能将人从黑暗带向光明的天使一般。

  在看到的同时,清野真希对另个世界的同位体产生了嫉妒的心理,拥有着对于她来说最重要的人,她却已经不可能再度拥有了。

  长岛冰茶在说着两位警察在她那里的结局时,最后却闭上了眼睛,根本看不到她眼里的情绪,清野真希完全猜不到同位体是怎么想的。

  如果她的确是想救下萩原研二的,一个小时内做不了什么,那这件事极有可能会成为她心中的一道疤,到了松田阵平时,有了前一次经历的长岛冰茶绝不会让松田阵平走向死亡,可最后松田阵平还是死了。

  这是系统发布的任务,但他们是被世界意识认为不可存在的人,又怎么会要求长岛冰茶让他们活下来?

  亦或者说系统上是故意为之,这些会被画到漫画中,长岛冰茶想救下两位白月光角色未能成功,至少能够拉高论坛的人心中的好感,而后面掩护卧底的举动会让人以为长岛冰茶是一瓶掺水酒。

  那么最后会出现两种结局,一个是长岛冰茶彻底反水成为红方,另一个是隐藏到最后,就像长岛冰茶说的一样,等待时机,将红方一锅端。

  〔清野。〕

  清野真希吓了一跳,看着突然瞬移到她卧室中的齐木楠雄,还是像以前一样面无表情的样子,可她却感受到了这次的气氛格外严肃。

  “怎么了?”

  齐木楠雄看着她,最后暗自叹了口气,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下。

  清野真希会出现在那完全是齐木楠雄没有料到的,在知道齐木空助对清野真希这个幼驯染仅仅只有合作过一两次的印象后,齐木楠雄察觉到这个被改变的世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随即用千里眼找到了清野真希的位置,同一世界内出现了两个清野真希,他所熟识的清野真希被琴酒发现了,即将有死亡的风险。

  因为距离太远,齐木楠雄无法得知所看到的场景里三人的心里想法,瞬间移动又刚刚用过,还没cd好,齐木楠雄果断借用了齐木空助研究的时间机器,回到了过去。

  确认清野真希安全后,想了再想的齐木楠雄还是瞬移到了清野真希面前,听到她混乱的心里想法,齐木楠雄还是将原来打算说的咽了回去。

  〔兄长已经知道你的事情了。〕

  “欸?!!”清野真希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齐木楠雄,只有齐木楠雄知道她有系统这件事,齐木空助会知道也只可能是齐木楠雄告诉他的,可这两兄弟什么时候凑一块去的!

  〔在这个世界上你消失了十八天。〕

  “怎么可能?我……”

  清野真希止住了话头,十八天正好是她兑换易容术花费的时间,她的记忆并没有出现问题,绿川光也没有,而且系统完全没有告诉过她这件事。

  〔对于我们来说,这十八天是凭空出现且其他人并不会出现什么异常,只有你全程不会出现,你拥有的系统就像意念控制,不会产生任何后遗症的意念控制。〕

  “是这样啊……”清野真希垂头,兑换后推理漫却丝毫不受影响,“我知道了,我以后会注意的,那个金发……的空助他有说什么吗?”

  【你刚刚是想说金发混蛋对吧……为了维持气氛刻意改了口。】

  〔他很感兴趣,说下次见面想研究。〕

  那家伙绝对是想把她给解剖了!

  “对了,你们是去英国了吗?”

  〔超能力抑制器坏了,无法找到你的存在,只好去找他。〕

  “那还真是太不巧了……”虽说超能力抑制器是齐木空助制造出来的,但清野真希全程围观,也知道了超能力抑制器的做法,找她一样能修复。

  〔以后不要轻易尝试,你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我知道。”

  齐木楠雄大概没有想到,这个一直对他没有带来多大麻烦的幼驯染,经过同位体的洗礼后,已经变得些许不同,带来的麻烦完全可以将她加入小妖精的行列。

  波洛咖啡厅

  清野真希有些郁闷的咬着吸管,里面的饮品愣是没喝到,刚为一个客人上好餐的安室透走到清野真希身边。

  “怎么了?看起来你好像很烦恼。”

  这次清野真希和绿川光出来,绿川光今天带上易容后就不知道跑哪去了,大概是察觉到了安室透派出来的人的存在吧,现在清野真希倒有些担心,绿川光因为不知道对方的身份而袭警了,不过警察打警察算袭警吗?

  “的确,最近好像被什么人跟踪了……”清野真希终于放过了吸管,皱着眉向安室透说着自己被人跟踪的事,当然,她也知道对方是什么人,齐木楠雄的同学灵能力者鸟束零太。

  “是吗?”安室透收起了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是严肃,他的部下是昨天刚刚派出的,按理来说应该没有那么快被人发现,说明清野真希是真的被人跟踪了。

  “那还真是一件让人很烦恼的事情啊。”

  “啊!清野姐姐被坏蛋跟踪了吗?”吉田步美的表情很是着急。

  “听说这种跟踪狂甚至连被跟踪的人喝过的饮料还要捡起来喝。”圆谷光彦有意无意的看向清野真希还没动过的饮料。

  清野真希一愣,盯着眼前的饮料,随即几下把饮料给喝完了。

  “清野姐姐不用担心!这种事情就交给我们来吧!”少年侦探团三人干劲满满的说道,一旁的柯南,灰原哀半月眼的看着他们。

  “啊……谢谢。”清野真希看到他们表情不觉有些好笑,道谢后,目光稍微在灰原哀身上停顿,她来波洛咖啡厅这么多回,还是头一次碰到灰原哀会在这。

  “清野姐姐找到跟踪狂会怎么处置呢?”

  “处置啊……”清野真希冷笑,这是不带阴间滤镜照样可怕的笑容。

  安室透看向清野真希的表情陷入了沉思,主要是清野真希冷笑起来时,咋一看和琴酒有几分神韵,让他忍不住警惕了起来,愣是把在场的灰原哀因为这组织气息吓到了。

  清野真希换上了温柔的笑:“因为对方并没有对我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谁都没办法对他进行处置。”

  “可以去清野姐姐的家里做客感觉太好了!”柯南突然冒出一句让其他人都看向他,清野真希笑笑,小侦探,演技再高点不行吗?

  为了观察清野真希是不是斯米诺的柯南再一次使用了卖萌攻击,已经知道柯南芯里是个17岁的男高中生,如今卖萌伸手就来,清野真希也感到好笑,最后还是同意了他们要来家里的要求,只要看着他们不进地下室就行。

  “加我一个如何,我也同样看不惯那些偷偷摸摸跟踪人的家伙。”

  清野真希看过去,黑发银眸,最后一个斯米诺的候选人,浅羽柊吾。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