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剪刀布 第20章 第20章

小说:石头剪刀布 作者:confidant 更新时间:2022-08-05 08:48: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简慈一这个暑假过得津津有味,长达近三个月的假期,平日里得空就往酒吧跑。

  现在成年了,也终于喝到酒吧第一任调酒师林哥调的酒。

  也看见了几次郁意姐和她的男朋友,郁意姐看上去真的很懒散,但她也真的爱针织衫,她好像不太喜欢露胳膊。

  她也爱吃糖,听说前几天因为吃糖长了蛀牙,她男朋友就开始严格管控她了。

  我和意姐已经混熟了,现在已经不需要小姨帮忙从中调和了,我已经提前向那位骆老师预定了座位,希望到时候可以保住那个座位吧,听说郁意姐每年都会去听课的。

  诶,感情真好。

  今天天气不错,心情也很好。

  落款,2018731

  她的假期生活过得如意,a大那边的每年的大一开学会提前两天,学生报名,然后九月一号直接开始军训生活。

  常乐和纪洲也提前到a市来,她们也要去奉川报道,只可惜时间撞上了,她们那天只得分开。

  简慈一不住校,她的家就在a市,而且离a大也不太远。

  三个月的玩乐,除了被她刻意想起的人,异常开心。

  其实也还是有可能他也会报考a大的吧?毕竟听常乐说,他不是已经到a市生活了吗?不过也不一定吧,他成绩那么好,有京大的分数,又为什么要报考a大?那几个好学校都在争着抢着要他吧?

  她或许还在抱着一颗心,但这颗心在开学军训的十天里,彻底破灭。

  简爸简妈送她去学校报名的时候,顺带领了军训服,然后逛逛这个a大,a大特别漂亮,路两边不知道种的什么树,宿舍楼后面居然还有一条清水河。

  九月一号那天上午十点,所有大一新生全部在操场集合。

  简慈一在这里遇到在这所学校的第一个朋友覃醒,是一个很漂亮的女生,听说她报道那天就把这a大之前的校花干下去了。

  不过覃醒好像和我们连的教官有仇?

  因为哪位教官总是鸡蛋里挑骨头,明明覃醒已经做的很好了,他还是偏偏数落覃醒的错,我们只是学生,又不是部队里他的兵。

  不过那教官挺帅的。

  十天的军训,覃醒受到了“非人的虐待”当然这是简慈一单方面的想法,因为覃醒好像是平足。

  比如什么,军姿站的不行,踢腿踢的不行,敬礼敬的不好,蹲姿蹲的不好,没多长时间她就开始有点微微摇晃。

  简慈一都觉得这教官就是在针对覃醒,在心里默默记住了这个教官,以后避着他走。

  终于,在军训第八天时,覃醒爆发了。

  简慈一不懂她们之间的“爱恨情仇”,不过以她站在覃醒的角度,那个教官真的很坏!

  对她们连的每一个人都特别凶,板着一张脸的,全连每天至少都会被凶一次。

  覃醒最惨。

  第八天的上午,在覃醒第三次被凶时,那位教官把她叫到前面,而正巧简慈一由于身高一米七的缘故,她站在最前排的角落,而教官正好把覃醒叫到了她面前。

  教官板着一张脸“学了这么多天,你就学会了这个?你觉得你做的好吗?等下训,所有人解散,你加跑十圈”

  简慈一无声的瞪大眼睛,十圈?覃醒是平足啊大哥?十圈这不是要她命吗?

  覃醒看着教官的眼睛回应,“好”

  所以等下训之后,覃醒真的一个人跑十圈,教官好似怕她偷跑一般,就在操场某处太阳光底下等着她跑完十圈。

  简慈一原本觉得可以找教官求求情的,但是覃醒不让,反倒让她先去吃饭,别管她。

  简慈一怎么可能真的丢下她一个人在操场上跑?她没法跟着覃醒跑了两圈,但是她的运动细胞真的不行,陪跑这真的是她对朋友的最高浪漫了。

  不知过了多久,覃醒跑完了最后一圈,简慈一急忙跑过去扶她,覃醒差点跪下去。

  也不知道老天爷是不是故意的,每年军训的那几天一定特别热,这次也不例外,覃醒十圈下来,满头的汗,大滴大滴的往下滴。

  覃醒的脸色特别苍白,但她依旧在简慈一搀扶之下,倔强的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到教官面前。

  昂着头“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因为以你的身份,根本不可能来这个地方当个小小的军训教官,应该是祝阿姨和你说了什么,大概是想让你来这边照顾我一下,当然,既然是照顾,那你肯定知道我是平足”

  “你特别讨厌那种走后门的,可以理解,但是这件事我不知情,所以你想用这种方法惩罚我,无所谓,这十圈我跑完了,祝教官还满意吗?”

  祝教官没回答,只是说“送她去医务室”

  覃醒给他弯腰道谢“谢谢祝教官大人不记小人过,谢谢您愿意放我一马,这十圈我记住了”

  覃醒没撑到医务室就倒了,后来是还是祝教官送她去的医院。

  不过那天,简慈一还是惊喜的,因为她下午军训的时候看到了江柏,穿着军训服的江柏。

  简慈一很诧异,虽然军训是男女分开,虽然大家都穿着同样的军训服,但江柏从她们连前跑过去的时候她依旧认出来了。

  她的视线不自觉的跟着转过去,在那一刻才知道,简慈一对江柏的情绪。

  不知道是不是喜欢,但是那时候真的很想很想见见你。

  后来军训结束后,她和常乐纪洲聚餐的时候才知道,江柏也报了a大,简慈一说不上来什么感觉,但还是很开心的。

  简慈一再次见到江柏就是在军训后的第一节课,还正好是周二,就是哪位骆老师的课。

  简慈一特地去的早,在教室后面遇上了郁意,当然没几分钟她还看见了同样来上课的江柏,就落座在她旁边。

  简慈一憋着不说话,可是常乐不这么想,哐哐在群聊里发消息。

  常乐「jcyj今天江柏回学校了,你们遇见了吗?」

  简慈一冷笑,内心想着,不仅遇见了,他现在还正坐在我旁边呢。

  简慈一「没见到」

  江柏正好也拿着手机看消息,看到简慈一回的那句,他低头笑出声。

  简慈一又回了一句「这个j是谁啊?是纪洲的小号吗?」

  纪洲秒回「不是我啊」

  江柏敛起笑容,在群里回复「我,刚刚见到」

  简慈一装作特别惊讶的表情「原来是江柏啊?这么久没说话,我一直以为是谁小号呢」

  常乐和纪洲还有松尔隔着屏幕都闻到一股浓浓的火药味,恨不得此时可以直接退群。

  不过常乐还是没看下去,在群里问道「j你怎么报了a大?你分数这么高,我们还以为你会报京大呢」

  简慈一内心煎熬的等着回复,却瞥见江柏已经收起了手机,当然他收起手机的那一刻,简慈一看见他的透明手机壳夹了一张什么。动作太快,她没看清。

  后来才知道,是简慈一写的那张纸条

  金榜题名,前程似锦

  平安

  被他夹在了透明手机壳里。

  一时间江柏为什么要报a大的问题被她抛之脑后,她僵硬的转过头,不过这时还没上课,老师还没来,教室却满了一半。

  几乎是在老师走进教室的那一刻,江柏面前的画板正面转向她,那是一个不大的五子棋棋盘。

  江柏轻声说“来吗?”

  回应他的是简慈一抬手在上面画了一个点。

  和之前的一样,简慈一所属的“”方,两条即将成五子。

  于是紧接着出现的就是求和,和同意。

  不过这次不太一样,它没有拒绝这个选项。

  简慈一问“为什么没有拒绝?”

  江柏“没有这个选项”

  “我要是偏选这个呢?”

  江柏看着她,很认真的说道“我的目的是求和,如果你想选拒绝,就说明我没有做好,这个留着下次再选”

  江柏想,以前在江县的时候,即使简慈一人在江县,可她终究还是a市的人,她会回a市,她们俩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所以寒假那一次他没有跟着常乐她们一块来。

  简慈一说她要考a大,他不担心成绩,可他苦恼“门当户对”这四个字,门不当户不对,两人之间的爱走不了多远,再说,他也不可能让自己爱的人受苦啊。

  简慈一家庭美满,相貌漂亮,温柔善良,正直。

  可他呢?家庭不好,相貌说得过去,不温柔也不善良,更不正直。

  她们俩简直一个南一个北。

  所以那时很长一段时间,江柏在挣扎,所以简慈一在发呆走神的时候,他也跟着发呆。

  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喜欢简慈一的,其实也说不上是喜欢,可能是想见她,每天都想见到她。

  所以后来,小姨找到他的时候,他满脑子都是他和简慈一之间的差距,他得想办法把这点差距一点一点缩短。

  简慈一笑了一下“求什么和?”

  “求简大人不要生气的和”

  “你大概是求不到了”

  江柏求到这个“和”是在2019年的寒假。

  这小半年里,江柏好像已经进入了简慈一的生活,除了松尔不在a市,她们四个人又凑在一起,还时不时给松尔打个视频,撩拨一下,看他们四个人在干嘛。

  有一次视频打过去不凑巧,看情况松尔应该是在外面,身上挂着一个女生,看上去应该喝醉了,匆匆接了电话,又匆忙挂上了。

  事后松尔说,他扶着那女生在路边等着辅导员过来,老师没来之前,那女生像烂泥一样挂在他身上,老师一来,她的酒竟然意外的醒了几分。

  这事一直被纪洲和常乐调侃。

  国庆的时候她们三个去了一趟京大找松尔,晚上几个人凑一起吃饭,等上菜的时间,简慈一摸摸手,有点干。

  江柏特别自然的把手伸进口袋,抹了护手霜,然后蹭点在简慈一手上。

  她现在还是没办法完全接受护手霜,但是江柏抹在自己手上,再往她手上蹭,这是简慈一目前对护手霜最大的宽容了。

  大概是被纪洲看见了,多少有点酸“诶诶诶,干嘛呢?简慈一自己是没手吗?还是她拧不开盖啊?还需要你抹在自己手上在蹭点给她?这还不如不抹呢”

  常乐也是眯着眼睛看她们“这里还有人呢,注意点行吗?”

  江柏不说话,等于默认。

  简慈一的脸红了,江柏面不改色的回答“下次注意”

  好像那次之后,江柏的“和”就求到了一半。

  也是后来才知道,江柏为什么刚开学的那一周里没来,那是九月初是他奶奶的忌日,他和学校请了假,这也就是为什么高三第一学期的那三周里他请假的原因。

  也因为这一点,江柏狠狠的拉了一波同情分。

  寒假的某天,简慈一在a市去爬了山,依旧是和江柏一起。

  她们穿着羽绒服,带着手套上山,江柏手里提着一个袋子,不知道装着什么。

  她是上山之后才知道的,江柏告诉她,冬天的风也会有温柔的那一天。

  简慈一双手搭在栏杆上“江柏,找时间,你再弹一次钢琴吧?”

  “一一”江柏转过脸来看着她“那天你为什么要走”

  他说的是,毕业典礼那天。

  “因为我担心我会走不掉,你去找我了吗?”简慈一也觉得好笑,转过头回应他的目光。

  果然,江柏点点头“我那天不知道你会不会来,更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来,我想在门口等你,后来被老师拉走,直到我上台才得空,我下台之后立刻去找你,可是常乐和我说,你已经走了”

  “啊?好可惜,我当时还想,你要是追出来了,我就勉为其难在哪里多留一天”

  “就多留一天?”江柏挑眉。

  简慈一想了想,回“你会希望我留在那里吗?”

  江柏摇头“不会,我会追着你过来,但我不会让你永远留在那里”

  看到江柏这么严肃的表情,她想笑,可猛然间刮来一阵风。

  简慈一冷嗖嗖的来一句“冬天的风还是没有变的温柔啊,吹在脸上还是很疼啊”

  江柏履行承诺,袋子里装着围巾,拿出来给简慈一戴上。

  “原来你袋子里装的是这个啊”

  江柏不可置否,没说什么,把自己的羽绒服帽子带上,一把拉过简慈一的帽子拉向自己,两人之间的距离迅速拉近。

  他给她来了个帽子吻。

  好一会,江柏才放开她,两人依旧闷在帽子里,江柏的呼吸她都能听得见,他说“还冷吗?”

  “你就是这样让冬天的风变温柔啊?”

  “我没说把风变温柔啊”

  简慈一才反应过来“你骗我?”

  “没骗你,你现在不就挺暖和的吗?以后也不会让你冷”

  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的时候,江柏再次吻上去,顺道问了句“这和求到了吗?”

  那天下山之后,江柏得到了简慈一手写的一张「同意」,后来也被江柏夹在手机壳里。

  还被简慈一调笑过“还好我以前练过字,要不然写的丑了,夹在手机壳里我都觉得尴尬”

  江柏“我的手机壳放我女朋友写给我的纸条,他们只能羡慕”

  这话被简慈一写在日记本上。

  这个日记本跟着有四年的时间了,从15年开始,到现在的19年寒假,以永远的失去一位朋友,和被另一位朋友背叛,不好的事情为首,到以江柏的话收尾,断断续续写着日记,时隔四年,这个日记本终于用完了。

  在最后一页,她写到:

  冬天的风也可以变得温柔

  我们来日方长。

  (完)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