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剪刀布 第21章 番外

小说:石头剪刀布 作者:confidant 更新时间:2022-08-05 08:48: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宝贝?你怎么了?怎么这么不开心呀?怎么哭了?”简慈一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从卧室出来,看见的就是四岁的江与裎低着头,耷拉着笑脸,手里好像还捧着什么。

  简慈一和江柏在2022年毕业时领了证,随后一年,她们结婚,就挑的520那天,两人过了二年的二人世界,也正好在2024年520号那天,江与裎诞生了。

  今年江与裎小宝贝四岁啦。

  四年间还顺带参加了干妈常乐和干爹纪洲的婚礼,还有松尔叔叔的婚礼,当了两次小花童。

  “妈妈”江江小宝贝看见妈妈,一下子哭出来抱住她的大腿,那模样委屈极了。

  “哎哟,小宝贝怎么了?受委屈了吗?”简慈一抱着他往他的小卧室走,也发现他脸上的伤了。

  江柏也闻声出来“怎么了?”

  “不知道,要不然你打电话问问老师吧?我来问问他怎么了”

  江柏点头出去打电话了。

  “怎么了小宝贝?受什么委屈了?跟妈妈说说好不好?”简慈一温声细语。

  江与裎抽泣两声,眼泪就从脸上掉下来。

  “妈妈,放放把我的玩具摔碎了”说着江与裎更委屈了,眼泪啪啪往下掉。

  “诶哟,什么玩具呀?妈妈看看,能不能让爸爸修修好不好?”

  江与裎跪在床上扒拉书包,把里面的玩具拿出来,是一架小飞机,还有一些摔碎的零件被他捧着回来了。

  这个玩具是江与裎和简慈一求了好久,才终于在他四岁生日买给他的,也就是今年2028年五月份到手的。

  简慈一看着这玩具碎成这样,当下脑子一冲,但还是耐着心问“怎么碎成这样了?你有没有问过放放他也不是故意的对不对?你们当时怎么了?怎么会摔玩具呢?”

  江与裎抬手擦擦眼泪“他就是故意的,他把我的玩具摔在地上,我让他给我道歉,他不愿意,还打我”

  简慈一听到这,就知道他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了,略有点惊讶“然后呢?你就和他打起来了吗?”

  江与裎委屈巴巴的点点头“嗯”

  简慈一有点想笑“怎么和你爸一样呢?不过你爸那时候高中才打架,你这怎么从幼儿园就开始了?这……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江柏刚好打完电话出现在门口,听见这句话,咳嗽两声。

  简慈一闻声转头看过去“江江等一下啊,妈妈出去一下,这玩具待会让爸爸修一下好吗?爸爸那么厉害,肯定能修好的对不对?”

  “嗯”江江小宝贝这才止住哭声。

  “怎么回事啊?”简慈一带上门,轻声问。

  “江江带着玩具去幼儿园,不知道怎么回事徐放突然把他的玩具扔在地上,江江很生气,让他道歉,徐放不愿意,江江也是执着的让他道歉,后来徐放大概也生气了,两人就打起来了”

  这是江柏从幼儿园老师说的那些模糊,一件事拐了几十个弯拼凑而来的。

  事实也大差不差。

  简慈一当下脾气就生来了,就在差点要夺门而去时被江柏及时拦腰抱住。

  那架势真像是去找徐放干一架。

  “他什么意思啊?我儿子带着他最喜欢的玩具去和他玩,不玩就算了,还扔在地上?他想干嘛?让他道歉还不道歉?还打我儿子!你放开我,我现在就去让他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打架!”简慈一照顾儿子现在的情绪,也为了在儿子面前的形象,压低声音。

  江柏拦着她,干笑不说话。

  “好了”顺带捋捋她炸开的毛“我给徐放妈妈打过电话了,徐放现在在家里也郁闷着呢,等明天上学我送江江去”

  “哼,算他识相!”简慈一勉强安静下来,转道就去了卧室找江江“江江”

  “江江没关系的,那玩具爸爸说了,可以修的,修好了还和以前一样的,而且刚才放放的妈妈来电话说放放在家里也可难受了,他也知道错了,江江原谅他好不好?”

  江江不说话。

  “老公,到了你们爷俩交流的时刻了,我去给你们做饭”简慈一秉承着,江与裎是个男孩子,就要把他交给爸爸来处理,做男人之间的交流。

  每次都还挺有效果。

  简慈一所有说的做饭就是定外卖,一般以炸鸡为主,等江柏和儿子交流好了,再出来炒几个菜就行。

  江县出来的男人,做饭就是好!她爸算一个,她老公也算一个,纪洲做的饭没吃过,但据常乐所陈述,也还不错。

  现在,她们都结婚了,她们在a大毕了业就直接在a市定居了,常乐为了和简慈一近点,就和纪洲也在a市买了房子。

  松尔毕了业之后也带着他女朋友来到了a市。

  现在所有人又都凑在了一起。

  而当年为了给江柏一个惊喜,简慈一赚的第一笔钱,加上找简妈借了点,买了一个不大的店铺,还是一家书店,不过这家书店名叫“柏”

  是她给江柏的偏爱。

  以前她以为那家叫“木白”的书店是用江柏的名字拆开的,后来发现不是,所以这家书店就是给他的明晃晃的偏爱。

  明目张胆的偏爱。

  书店和以前的不太一样,除了门口两边的玻璃墙放着的那两条长桌和以前的一样,其他的全部都是简慈一重新布置的。

  十年前拍的那两张照片被她打印出来,买了个相框就挂在书店里,后来她们又去两趟江县,把那两张的照片也补上了。

  简慈一给江柏惊喜的那天,正好也是江柏像简慈一求婚的那天,简慈一给了江柏惊喜,她自己同样也收到了惊喜。

  书店平时有常乐纪洲松尔她们帮忙,倒也不用雇员工了。

  平时几个人有时间就往这凑,顺带还能看看店。

  最开始的店铺有点小,简慈一学的心理,江柏学的建筑,后来有钱之后又买了两个店铺,扩大了书店,这次是由江柏设计的,当时简慈一正怀着孕,书店的后续全是江柏盯着的。

  时不时纪洲和松尔也会过去帮忙。

  生活过得平淡,但开心。

  某天,江柏和简慈一吵架了,那天正好还是周末,江与裎小宝贝被送到了外婆家。

  江某人生起气来一般是闷着头不说话,自顾自的做家务活,化悲痛为力量,这个时候简慈一有极大的可能性是坐在沙发上嗑瓜子,当然,良心她还是有的,那毕竟是她明媒正娶回来的小相公,她也会心疼的。

  但是她会叫那些平常江柏不让她吃的垃圾食品,尤其是那些油炸食品和碳酸饮料,但无奈简慈一喜欢啊。

  这天,闷头苦干的江相公在客厅拖地,简慈一就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嗑瓜子,因为江柏正在拖地的原因,垃圾桶被他放在另一边,总之,沙发这边没有垃圾桶,于是简慈一只能把瓜子皮放在手里。

  正好等着江柏拖地拖到茶几内侧的时候,很自然的伸手接过她的瓜子壳,当然简慈一也很自然的把壳放他手上。

  而这时,简慈一的手机铃声刚好响起,外卖到了,当她这边挂了电话,江柏那边的电话就响起来了,纪洲来电问常乐在不在这?

  江柏刚想回答不在,简慈一的电话再次响起来,来电人当然是常乐,常乐大概已经到了小区门外,电话里还能传来风声“宝贝,我离家出走了”

  “哦豁你等下,站在原地别动”

  “怎么了?”

  “是不是在小区门口?”

  “对啊”

  “你找一下门外是不是有个外卖?报一下我手机号,名字江百色”

  常乐那边大概还没抓住重点,一声怒吼“简慈一你还是不是人啊?我都离家出走了你还要我给你拿外卖?”

  “哎呀,刚好赶上了嘛,就顺带拿上来一下下呗~宝贝我在家等你哦~”

  电话在常乐的骂骂咧咧中挂断,江柏原本正在拖地的动作也停下了,缓缓抬头道“江——柏——色——?”

  “你自己都承认了?”简慈一感叹一声。

  江柏盯着她看,把拖把慢慢放在一边,走向她“我得有所行动坐实这个称号”

  “你给我站住!我没有原谅你!江百色的百是个十百千的百懂?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你往后退”简慈一坚持自己的阵营,从沙发上站起来,双手放在身前做了一个大大的。

  江柏还想有什么动作时,门铃响了,应该是常乐到了。

  简慈一对着江柏冷哼一声把常乐迎进门,常乐坐在沙发上一边吐槽常乐,一边和简慈一一块吃快乐炸鸡。

  江柏就这么看着简慈一一口又一口。

  “怎么了?你和纪洲吵架,冷处理了?”

  “没有”

  “那你怎么能离家出走?”

  “他一生气就闷头做家务,我出来时他还在洗手间洗衣服呢,他还不知道我出来呢”

  简慈一顿觉好笑,这江县的男人生气都喜欢干家务吗,这个品质好。

  “哦豁,我估计他现在是知道了”

  “为什么?”

  “就在你给我打电话的那一刻,他给江柏打电话了,估计现在正在来的路上”

  “我今天是不会回去的!”常乐抱胸坚决自己的决定。

  “为啥吵架了?”

  常乐给简慈一使眼色,某人秒懂,这是上次去酒吧被人逮着了。

  江柏刚好从书房出来接杯水,听完这话,却没了下文,他正在给纪洲通风报信,好让他早点把人弄走呢,没听到后续,于是好奇的转过头看向两人,就看见常乐挤眉弄眼的情况。

  有事。

  他当即就给纪洲打了电话问了情况,这不问还好,一问要命。

  那天两人去酒吧,遇到了两人前来要微信的男生,两位已婚带娃的女生怎么会同意?

  当即坚决表示了拒绝,就在两人想解释已婚的时候,那两位男士不知怎么回事,打起来了,这两人越打越凶,最后闹到了警察局那去。

  两人死死瞒着这事,结果今天常乐在家里不小心说漏嘴了……

  纪洲当下生气的事不说,这么大的事都闹到警察局了还瞒着?纪洲又不可能和常乐心真生气,只能自己闷头做家务,衣服洗完晾好发现人不见了?

  后来等纪洲赶过来把人强硬的带回家最后,双双……

  嗯……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