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剪刀布 第18章 第18章

小说:石头剪刀布 作者:confidant 更新时间:2022-08-05 08:48: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临近高考了,简慈一全心投入复习,进行最后一轮的自行复习。

  她可能真的学魔怔了,唯一的娱乐不是转书或是五子棋了,取而代之的是发呆,正好上次期中考之后,老班把最两边的两排调换了位置,她现在的座位正是靠窗边。

  也正好外面有颗树,挺高的,足以给她发呆的空间。

  江柏可能发现了不对劲,有时候简慈一发呆看书,他也发呆看她。

  高考前两天,简爸,小姨和小姨夫也来了,说是来给她加油助威,让她放轻松,别紧张,争取发挥超常!一举夺下头魁!

  简慈一信心满满。

  考试前的最后一个周日,简慈一做了一件事,她自己又去了趟山顶看风景。

  原本应该在家里复习的,她那天早起,一个人又去爬了那座山,她自己又去看了一次日出。

  那山挺高的,爬上去真的挺费力的,上次还有江柏拉她一把,这次纯靠她自己,走一段,歇一小会,在继续往上走。

  那天她没看到日出,上帝可能在捉弄她,因为她刚到山顶的时候,天刚好下起大雨,弄的她猝不及防,她急忙找了一处小亭子避雨。

  这雨越下越大,她也没带伞,只能在小亭子里静静避雨,等着雨停,简慈一记得那天风刮的也大,雨下的也大,小亭子里就她一个人。

  可能方圆五里都只有她一个人。

  简慈一随意感叹一声,又要到秋天了啊。

  她乘着夏天的风来,踩着秋天的雨走。

  她在这里待了一个四季啊,认识了好几个朋友呢,放下了许多事情和人,脱敏成效也是肉眼可见的。

  时间过得挺快啊。

  她原本还在等着冬天的风变得温柔的那一天,可能现在暂时等不到了。

  那天的雨来的快,下的大,走的也匆忙,没多久简慈一便踩着雨后的泥下山了。

  常乐约她们高考结束后一块出来玩,简慈一说她不一定有时间,因为简妈妈着急回a市,而且小姨和小姨夫也着急回去上班,可能她们只请了那几天假来给她加油助威吧。

  常乐撅起小嘴不高兴了,却也理解,只能说“好吧”

  简慈一又问“我考试结束后不一定有时间出来,想还江柏一个东西,除了在学校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她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眼前好像出现了一堆凌乱的线条,她从中点播几条暂时能挑出来的线,凑在一起问了个没头没脑的问题。

  常乐没起任何疑问“江柏在一家书店帮忙,书店可能有人,你到时候可以抽个空放书店去,那边应该有人的吧,怎么了?”

  “没什么,你帮我把这个先还给他”简慈一拿出那本物理题递给她。

  “哦”常乐很是无厘头的结果那本练习册。

  这个问题漏洞太多,简慈一得及时阻止常乐在问下去,没什么。

  不过简慈一没料到,事后常乐给江柏传话,传漏了,最后传成了,简慈一考试结束后要去书店找他,让他守在书店别乱跑。

  不出所料,高三三天,江县下了整三天的雨,一天也没停过,倒是第三天考完的那个下午,天变晴了。

  高考的前一天还没放假,学校要做考点,学生们要留下来打扫卫生,每年的高考培正特别重视,卫生要打扫的一尘不染。

  打扫从早上开始,这就是在这个学校待的最后一天了,算半个解放了吧?一条腿即将踏出校门,然后换个校门继续。

  不知道是谁,忽然从楼上开始往外面扔试卷,围在走廊的人越来越多,也不知道是谁,忽然大声喊了一句“我的高中生活结束了——!”

  她们教学楼是正方形的,整个高中部都在一块。

  高三在三层,高二在一层,高一在一层,也不知道这样的安排是不是就为了这一刻,无数的试卷纸张从上往下慢慢飘落,高三的同学聚在一层楼,有人大喊。

  高中部围着三面墙,剩下一面对着办公室,老师们从办公室出来,看着这样的场面,也是有点激动的吧?她们也是从那个年龄过来的,她们也知道高中生活的苦,但是苦中作乐也不错嘛。

  高二的学生在二楼看着那些纸张飘落,意外的很漂亮,像满天飞雪,就是这雪吧——有点大,不够白,各种米黄色,白色的凑在一起。

  这样的场景,明年就轮到他们了。

  简慈一和常乐也抛下扫帚,放下桌子,跑到外面,其他人也在收拾东西,一时间全部放下,抱着收拾好的试卷跑到走廊,常乐最用情,这几个月她是真累,考试结束,她一定要睡上三天三夜!

  她们也开始扔试卷,看着满天试卷,忽然生出一种好想哭的冲动,她带了点哭腔“我的高中生活要结束了!我要毕业啦——!”

  简慈一就站在她旁边,听到她的喊声,看着她笑了一下,转而看向自己的左边,江柏。

  简慈一也忽然大喊“我的高中生活结束了!”

  江柏没什么感觉,她看向简慈一,居然从她的话里解读出了另一种意思——她在江县的生活也结束了。

  江柏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解读的对不对,他看向简慈一的视线也没收,猛然和转过头的她对上视线,她笑了一下。

  他想,他的解读大概对了。

  简慈一很早就说过,她要考a大,她就是a市人,如果不是因为三年前的事,她不会转学,她们不会认识。

  江柏在那一刻,生出一种很莫名的情绪。

  拉回江柏思绪的是有人在这样乱糟糟的情况下大喊“林预,考完试,我们能在一起吗?”

  声音很大,在破音的边缘徘徊,引的那层人都在笑,不过没人高声回应。

  很多人听着那声高喊在笑,简慈一也不例外,她看向江柏“我们玩个游戏,石头剪刀布,最后一把”

  简慈一在这个游戏上没赢过,最后一把,她赢了,和她们最开始的一样,那时候江柏是石头,她是剪刀,这次也是石头和剪刀,只是他们调换了个位置。

  这次她是石头,他是剪刀。

  简慈一笑着抬头看他“啊?嘻嘻,我赢了”

  江柏在那语气里感受到了一种遗憾。

  “最后一把,我赢”

  她们尽情的撒欢,试卷全部扔下去,打扫完教室,还要去楼下打扫那些被他们扔下去的试卷。

  于是就出现,高二和高一生一边打扫卫生,一边看着那些明天即将高考的高三生在一楼的花坛里满地找试卷。

  不知道是谁抱怨了一句“中央为什么要放这么大的花坛啊!前两天刚下的暴雨啊!”

  有人接话“可能是想让你在步入大学生活之前,给你最后一击吧”

  “它也可能单纯是想给我们添堵”

  “但我仍旧热爱我的高中生活!”

  “但我仍旧热爱现在在我身边的你们!”

  “病句!你该用酷爱!”

  “哈哈哈哈哈哈哈”又是一阵大笑。

  上午打扫完,下午她们就要去找考场了,简慈一挺幸运的,她的考点就在培正高中,她下午陪着常乐,纪洲,松尔她们几个人找考场,江柏不知道在哪。

  高考三天,简妈和小姨,还有小姨夫在校门外等她考完。

  简慈一老老实实答题,到点了才交试卷,跟着人流动出校门。

  六月八号上午考完最后一门课,简慈一就跟着爸妈一块回去了,她提前就和常乐她们说过,今天下午可能就要直接回a市了。

  简慈一从校门口顺着人涌动出门,看见简爸简妈她们,一下蹦到简爸身上“我毕业啦!”

  “诶呦,毕业啦毕业啦,可以放松啦!”简妈轻轻拍她的背。

  “诶呀,我们的一一毕业啦!恭喜毕业啊!”小姨也在一旁祝贺。

  “走,庆祝我们一一毕业,吃好吃的去!”

  “go!”

  那顿饭吃的挺晚的,吃完她们又在周边转了转,简慈一又买了几瓶味道好闻的护手霜。

  她最喜欢牛奶味的,每家店的牛奶味的都被她买回家闻了一遍,和江柏用的味道不一样啊,还是江柏用的那个更好闻,更香一点啊。

  她们订了晚上八点多的高铁回去,简慈一吃完饭回家是在下午四点多,四点半最右她出了趟门,大概一个小时她就回来了。

  她出门时什么也没带,回来时什么也没买,就好像就是单纯出门溜达一下。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和江柏断了联系,微信聊天框还在手机里,往下划划就能看见,就是一时间没什么话聊。

  她回a市,江柏在江县,能见到的可能性,很小,何况她还不知道江柏要报的是什么学校,不过等过几个月,常乐和纪洲就到a市去了,以后还能见面。

  回到a市的第一天,她躺在床上睡了一整天,好似要把这小半年缺失的觉全补回来。

  暂时没了学习的压力,她的生活变得单一,和常乐她们在群里聊天,江柏一句话也没说过,要不是群聊上面显示这个群有五个人,不然她还以为这个群只有四个人呢。

  她偶尔也去小姨工作的那家酒吧玩玩。

  “大学选什么课程想好了吗?”

  “还不一定能考上呢”简慈一逗玩小许。

  “一一这么厉害,肯定能考上啊”

  “嗐,低调”简慈一一脸受用“嗯,我想选心理,我觉得这个专业好厉害啊”

  那时正好是下午,店里的乐队也刚巧从外面走进来,听到她们的谈话。

  “一一,你还记得郁意姐吧?”

  “记得”简慈一点头。

  “她男朋友也在a大授课哦”

  简慈一顿时惊讶“什么?!”

  “对哦,不过他的课每年开的晚一到三周,不过每年都是爆满,走廊都可以站满人的那种”

  “这……我还能抢上吗?希望到时候网络可以给力!”

  “他的课不靠在网上抢,要去教室抢座位,第一节课抢到的算数,其他没抢上的就算了”

  “啊?那我没机会了啊”简慈一小脸皱在一起“不对!小姨~”

  她忽然想到什么,转而把目标转向小姨。

  “怎么了?”

  “帮个忙啦~你外甥需要帮忙~”小姨一脸无奈。

  “事先说好,不一定能帮到忙哦”

  “谢谢小姨!”onclick="hui"